红酒女孩

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
搞搞all凯/凯我
很糊√

这个世界上还有比hjnh更惨的人吗
因为在学校而错过了我哥的生日和生日会
黄河的水我的泪TTTTTTTT

童安 论坛体丨818月亮岛高一化学组的邬童老师

一个很好玩的论坛体kkkk

太长了所以发不出去



石墨走这里

 


-

在学校突然产生的小甜文脑洞

后期会写一个正文

虽然不知道是什么时候TTT

终于能搞小甜文了!!!!我爱师生!!

第一次弄论坛体,如果做的不好请多包涵

【真的好多饭圈黑话,因为我本人张口就来所以没法避免TTTT

突然产生了“如果邬童哥哥是老师的话”这样的想法(我愿意天天被他骂)哈哈哈哈所以写了老师人设

希望大家看文开心!!

留小红心和小蓝手吧,如果写个评论我就更爱你了!!

《罗曼蒂克牢笼》HE版番外


开车,慎入。

未满14岁请不要观看。

不要举报我,蟹蟹辽。

 

 

 

《罗曼蒂克牢笼》HE版番外·车

 

王俊凯一身冷汗地从梦中惊醒。

睁眼就是房间里的黑暗,他下意识去摸了摸身边的人,随即床头的台灯就被Karry打开了。暖黄色的光像是烧开了一个洞,心上腾地升起来一把火,又暖又心安。

“怎么了?”Karry沙哑地出声。

王俊凯喘了几口气才缓下来,听Karry又问:“做噩梦了?”

他缩回被窝里靠着Karry,脑袋蹭来蹭去,像一只受了委屈撒娇的猫。

“梦到什么了?”Karry安抚地拍着他的背,睡衣都被汗浸透了,贴在后背上,能摸到脊梁骨。

王俊凯不说话,黏黏糊糊地凑过去向他讨吻。布料摩擦的声音中掺杂了不易察觉的唇齿交缠声,胡乱拥吻了好一会儿他才算放松下来,安静地趴着。胸膛互相紧贴,心跳的振动传递给彼此。

Karry说:“睡吧。要不要关灯?”

“不要。”王俊凯张开手把他抱得更紧。“这样就好。”

 

三个月前,他们搬来了这座城市,改名换姓,悄无声息地隐匿在人群中。Karry租了房子,找了工作,每天朝九晚五地上下班,养着家里的小祖宗。

插进钥匙拧开门,那人居然没有站在门口迎接自己。他很轻松地在沙发上找到了熟睡的人,头毛炸成一窝,乖巧又安静地蜷缩着。电视里还在放搞笑综艺节目,只是音量调的很低。

Karry的眼神瞬间柔和下来,轻手轻脚地脱了鞋,走到沙发旁坐下。

这一点动静惊醒了小猫,王俊凯睡眼惺忪,含糊不清地喊了他几声,Karry撸了撸他的脑袋,“你继续睡。”王俊凯本来好像也是这么打算的,挪过来把头枕在他大腿上,又合眼了。

Karry有一下没一下地摸着他的头发,王俊凯的头发手感很好,柔软顺滑,发梢从指缝里滑过时在指腹挠一下,痒得人心头乱糟糟的。

猫都是这样,无意识的时候被摸头和下巴都会很舒服,忍不住靠过去再蹭蹭。王俊凯就是猫科动物本性,但相比之下,他更像是暂时藏起爪牙的幼虎。

王俊凯在他身上睡着时极不安分,时不时要动一动、翻个身,就像乳牙在心尖上摩擦,痛痒得酥麻,不自知的勾人。一天没看见这小家伙,Karry丝毫不掩饰自己的目光,直白的近乎灼烧地盯了他一会儿,才心不在焉地抬眼去看电视。

不经意低头,正好抓到王俊凯一只眼睛睁开一条缝偷看他。

“干嘛呢?”他失笑。

王俊凯马上闭上眼睛装死。Karry掐了掐他的耳垂,跟着要去捏他后颈,他才打个滚翻起身来,整个人坐在Karry大腿上。

“不是困吗,怎么又起来了。”

王俊凯笑嘻嘻地露出虎牙,他平常这么一笑格外清爽无邪,可联系此情此景和他手上正在做的动作,就格外像个小流氓。

“你回来就不困了。”

说着,手就从他西装外套里滑进去,隔着衬衫在他腰腹上作乱。Karry眼皮一跳,还没把眼前的奶糖剥开糖纸,手机就很不合时宜地响了起来。气氛骤然僵下来,他难得地有些手忙脚乱,掏出来一接,领导喊他回去加班。

他稍一皱眉,说“知道了”就挂了。这边刚挂完,王俊凯正气鼓鼓地瞪着他。

他深吸了一口气,强压下体内的燥热。“乖,我回去一趟,你自己解决晚饭,行吗?”

王俊凯不是三岁小孩子了,必要的时候当然可以自理。只不过现在看来,他那点孩子气又要发作了。

他不死心道:“都下班了,怎么还叫你回去?”

“我得赚钱养你啊,小祖宗。”Karry随手整了整微有些乱的衬衫和外套,低头在他额上吻了一下。极轻,但是微凉的触感就像带来了一道雷电,顺着王俊凯四肢蔓延开来。

“在家等我。”

不知道是被“养你”还是那个吻给取悦了,王俊凯虽然绷着脸,但还是点了点头。

 

Karry原是想尽早解决,好早点回家的,谁知道因为同事出了错,不得不活生生耽搁了一个多小时,开车返程上路时已经接近深夜,又好死不死地遇上堵车。

因为顺路,所以同事蹭了一下他的车,见他难得的焦躁,频频看表的样子,小心翼翼地问:“你有什么急事吗?”

Karry默了一下。“我爱人在家等我。我不回去,他恐怕不会睡。”

“啊……”同事听了这话,越发内疚。“不好意思,如果不是我,你就能早点回去了……”

“没事。”Karry的手指敲了敲方向盘,虽然说的是谅解的话语,这个小动作还是暴露了他的一点小情绪。

同事好奇地从后视镜里窥探他。Karry生得一副好皮囊,只是不爱笑,大多数时候冷冰冰的,工作也很严谨。尤其是他那双眼睛,深不见底,从人身上扫过时像是在看一件死物,与他对视容易心里发毛。虽然平时工作上常常接触,同事们却都不认为他像是有爱人的人。

也就在这种时候,他流露出了一点普通人的人情味。

 

 

车门

 

 

-附赠一个凯莉的番外

 

每次去他们家吃饭,凯莉都忍不住要熟落王俊凯一通。王俊凯评价她“满脸单身狗的愤世嫉俗”——险些被她一巴掌糊过去,可是Karry还在旁边,她不好当着人面打人家老婆,只能磨着牙在心里骂两句。

整天看着王俊凯被Karry养着的那个得意洋洋的德行,凯莉只能忍着,心里默念十遍“我是要自力更生的新时代独立女性”。

她正儿八经找了个法医事务所,开始干自己的老本行。整天跟各种各样的尸体面面相觑,跟以前在组织里好像没什么分别。最主要,以前她想睡到几点就睡到几点,想翘班就翘班,想工作就工作,现在却要忙得昏天黑地,总疑心自己的发际线退后了2mm。

所以当这位身不残志不坚的大姐宣布自己拐了个年下帅哥当对象的时候,K凯二人的表情同样的微妙。

王俊凯憋了半天:“姐,我知道你想报复社会,但也不至于……”

凯莉瞪了他一眼。

王俊凯:“……我闭嘴,我闭嘴。”

 

那是两个月前,同事送给她一张青年组棒球赛的门票,让她下班后可以去看看,放松放松。

那天她难得不加班,本来想早点回家休息,但正好入了一套小裙子还没穿出去过,于是下了班又回家认认真真打扮好出了门。工作的疲惫是不能战胜她穿小裙子出门的欲望的。

当然,如果不是同事告诉她棒球队里有小帅哥可以看,她是不会浪费时间和化妆品去看棒球的。她对体育没什么兴趣。

给她票的时候同事还说:“运气好的话,你说不定能泡一个回来呀~”

凯莉翻了个白眼:“我对还在上高中的小屁孩没兴趣,顶多观赏一下。”

 

现实啪啪打了她的脸。

她观赏完,就想拐回家了。

她看错了门票上的开场时间,提早一个小时就到了棒球场。观众席上几乎还没有什么人,但是场内已经有选手在练习。她百无聊赖,下意识开始一个个地打量那些小伙子们。

十七八岁的男孩子,浑身都洋溢着青春的朝气,在阳光下流着汗,精神满满地跑来跑去,让人怀念起自己的学生时代。凯莉虽然从小在组织长大,但学还是要上的,她高中的时候是班里最会打扮、最引人注目的酷girl,嘴巴再毒也挡不住滚滚而来的烂桃花,男孩子们前赴后继地凑上来,哪怕被她怼两句也是幸福的。

她歪着头看了一圈,最终停在场中央的一个投手身上。

他无疑是引人注目的。英俊之中还带有一点青春期的青涩,神情很专注,投出去一个球时,眼中会露出年轻人的意气风发。

 

“喂。”同伴上来撞了下邬童的肩膀,扬起下巴指了指观众席。“那个小姐姐一直盯着你看,不会是你的迷妹吧?”

“无聊。”邬童这么说着,眼睛却下意识往那方向瞟了一眼。别说周围没有人,就算坐满了人,也能一眼看到她。

凯莉化了很精致的妆,大波浪卷的头发也仔细打理过,撑着一把蕾丝遮阳伞,正托着腮往这边看。

与邬童的目光对上,她也不躲不闪,只是挑了挑眉毛。凯莉的眼神自带X光效果,还有一分属于大小姐的高高在上的轻蔑,总令人怀疑她是不是能看穿你的五脏六腑——据热心市民王俊凯先生反映,凯莉盯着你看,要么是在嘲笑你,要么是在盘算怎么解剖你。这个时候就得赶紧跑。

邬童对此一无所知。他愣了片刻,随即反应过来自己已经跟人对视了好几秒,略有些不自在地移开目光,重新把注意力放到手中的球上。

凯莉不懂棒球,单纯围观凑热闹,人群因为得分而欢呼的时候她也一脸事不关己,只不过比赛结束的时候,默默将目光落在了被观众欢呼着名字、被队友围着的王牌投手上。

叫邬童啊。

 

凯莉刚走出洗手间,猝不及防就跟一个刚走出男洗手间的人撞到了一起。她今天这双小皮鞋鞋跟太高了,脚这么一崴,整个人就向后摔去。撞到她的人一把拎住了她,虽然动作粗鲁了点,好歹没摔个四脚朝天。

可即使被拉住了,她也没能站稳。脚腕处传来一阵撕裂的疼,只能半蹲下身子握住自己的脚踝。她张口就想骂人,一个眼刀甩过去,却发现罪魁祸首正是今天场上那个帅哥。

“走路也不小心点?”邬童皱起眉,看向她那双小皮鞋。

对方长得再好看,她这气儿也冒上来了。“到底是谁不好好走路?撞到女孩子你怎么一句道歉也没有?”她说着就装作吃痛地去揉崴到的那个地方,对面的人果然梗了梗,吐出一句有些别扭的“抱歉”。

她找了个地方坐下来,褪下蕾丝边的白色袜子一看,脚踝接近脚背的地方已经红了一片,恐怕很快就会青了。凯莉一边想以后再也不穿这双鞋了,一边抬头又瞪了邬童一眼。

她以为自己很凶,这一眼瞪出去却是娇滴滴的,邬童移开眼睛,“要不要我送你去医院?”

他平时在棒球队那群小子那里是领头羊,拽的二五八万的,动不动神吐槽,令人望而生畏。虽然平时也有不少像小粉丝一样的女同学跟在后面,但他基本上是“不听不看不搭理”,端正自持恍若出家人,所以实际上并没什么跟女生相处的经验。

“不用。”凯莉没好气地说,“拿药酒揉一揉就行了。”

话音刚落,忽然听到外面一声闷雷,跟着就是哗啦啦的雨声。这是一阵夏天的暴雨,毫无征兆,下得格外不讲道理。

他们俩不约而同地看向凯莉那把只有遮阳功能的蕾丝伞,陷入了沉默。

什么叫倒霉?这就叫倒霉。

 

这个时候,邬童的电话响了,堪称救命稻草。

王秘书:“小童,下雨了,要不要我来接你?”

“行,你来吧。”他挂了电话,对凯莉说:“我送你回家吧。”

她崴了脚又没有伞,这是最好的选择。邬童把她扶到了场馆外面,准备在屋檐下等王秘书,却撞上了棒球队的其他成员。

男孩子们不约而同地开始起哄,刚刚那个跟邬童指着凯莉的队员不要命地凑过来,贼兮兮地说了一句:“邬童,看不出来啊,你这么速度。”

邬童嫌弃道:“去去去,少瞎说,我只是不小心让人家把脚崴了。”

“啧,那你不得以身相许?”

邬童一个字就打发了。“滚。”

队员笑嘻嘻地跑开了,几个男孩子直接冒着大雨往外冲,还不忘回头喊一句:“邬童,你可别让人家小姐姐淋着了!”

邬童面上控制不住的微微生热,眼珠都不知道往哪转。凯莉毕竟也是个成年人,对小屁孩的调侃没感觉,顶多觉得有趣,可余光瞥到小帅哥那手足无措还强装镇定的样子,不由得心里偷笑。这小孩儿往那一站就比她高大半个头,但心理实在纯情。

一辆车停在了场馆门口。王秘书撑着伞下来,邬童跟他说了下怎么回事儿,在他开始一惊一乍之前抢过伞,把凯莉扶进了车。

那一瞬间,他总有种自己是千金大小姐的司机的错觉。

他是不可能跟凯莉在后座上面面相觑的,只能坐了副驾驶座。可能是车里气氛太尴尬,一路上王秘书各种找话题,他一边嫌烦,一边忍不住侧耳听着。

“对了,王小姐你是做什么工作的?”

“法医。”

前座的两个人俱是一愣,邬童从后视镜里看向她,实在很难把她和这份职业联系在一起。凯莉美得很有攻击性,不笑的时候有点凶,配上精致可爱、充满蕾丝边的Lolita裙子,女人味里掺上一口少女的甜美,是。很难联想她穿着白大褂一脸冷漠地解剖尸体——

邬童一思考就忘了移开眼睛,凯莉一抬眼,正好在后视镜里与他对视。

他马上把头偏回去了,好像有点心虚。凯莉似笑非笑地弯起眼睛,这个年纪的男孩儿真是太好玩了——不懂任何撩妹技巧,青涩得一点点情绪都暴露在脸上,连偷看人都直勾勾的。

她要是再张嘴开开他的玩笑,不知道能不能看到他脸红呢——尽管对方是个挺拔的大男孩,但凯莉那偷小孩的邪恶念头还是默默地发芽了。

 

王秘书把凯莉送到她家小区的地下车库,还非常关切地问了句:“需不需要扶你上去啊?”

“我自己乘电梯应该没问题。”凯莉矜持地下了车,一瘸一拐地走到电梯前,状似无意地回头看向邬童,恰好邬童也在看她。

她眉梢轻轻一挑,笑了。

邬童不自在地低下头,心脏很一惊一乍地“扑通”了一声。

 

回到家,正要下车,邬童一愣。

 

后座上安静地躺着一把蕾丝遮阳伞。

 

-END

我是真的在瑟琴博主的不归路上一去不复返。大家能想象我怀里抱着俊波疯狂飙车时的内心感受吗?

童莉线我觉得还挺好吃的……漂亮姐姐轻易俘获还在读书的小帅哥,年龄差好吃。这个结尾的意思就是伞是故意落那儿的。如果你们还想看我可以再搞一点

第一次写童哥,不知道有没有OOC,大家多多包涵。

 

《罗曼蒂克牢笼》到这儿就算是彻底结束了吧……想传达的其实是类似于“宿命”的概念,对于K凯两个人来说对方是难以逃脱的宿命,爱即“牢笼”。但这种禁锢其实是他们甘之若饴的,两个人用爱紧紧套住对方,我个人觉得这个过程很有浪漫色彩。其实这个标题和人设真的很适合搞病娇,但我不擅长所以……

看文愉快,留个红心蓝手or评论吧~记得看天坑,记得买飘\柔。

还有一些脑洞没写出来,但是马上要开学了所以会变得很忙,更文肯定会比较慢了(像月出那样磨好几个月也说不定)但会一直在写的(不写我手痒),希望大家体谅下~

重复刷了《开门见山》的饭拍
我好想看他演那种雅痞雅痞的流氓😭
痞痞的也太帅了8
《罗曼蒂克牢笼》的人设本来是想写成这样的,但是可能塑造得不是很成功💩哥哥本人消化各种风格的功力就很强,不同造型安上不同人设之后的水仙搭配我能吃一万年。
「握笔的手蠢蠢欲动.jpg」

#K凯#《罗曼蒂克牢笼》BE版番外

《罗曼蒂克牢笼》BE版番外·小凯


*OOC 请勿上升真人

 前文指路


何谓地狱。

 

死后会下地狱,是Karry在生前在就早已有所觉悟的事。

他被使者领着,从第一层开始一路往下走。他用手碰了碰胸口的血,枪伤还留着,只是没有任何痛感了。他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不是只剩个灵魂,四肢还算有实感,但仍有什么东西轻飘飘的。

好像是心脏。他把手放在胸口探了探,已经感觉不到跳动了。

地狱每一层都有不同的刑罚,惨叫声不绝于耳,他想,如果这里有空气,吸起来一定都是血腥味。

他是个杀手,自然也不惧怕残忍场面,但此时还是忍不住别过了脸。

使者轻轻一笑:“死后下地狱的,都是生前造孽,死后不知悔改者。有些固执已深入骨髓,哪怕受尽千般万般的皮肉之苦也难以拔除,恐怕要到奈何桥上才能够化解了。”

Karry不怕疼,他淡淡地问:“我该去哪一层?”

使者的笑意虚无缥缈,似近似远。

“别急。还有一段路呢。”

Karry一路看过去,他总算明白什么叫“看着都疼”。王俊凯以后下来了,不知道扛不扛得住。他的小孩儿,即使疼也向来咬着牙不说,其实是最怕疼的。

想到那人,他几心口的地方几乎又跳了一下,说不上是欢愉还是痛苦。

走到第十八层,他以为就是最后的归宿了,前面已无路。

谁知使者却道:“前面十八层的人只不过受些皮肉之苦,而你要去的,是第十九层。”

他让开身子,做了个邀请的手势。随着他的动作,原本已经到了尽头的楼梯又往下延伸了一段,通向更深的地方。

 

Karry一言不发,顺着楼梯往下走。他自以为已经没什么可怕,也做好了看到任何场面的准备,却没有想到第十九层有的,只是无尽的黑暗。

他在黑暗中走了一会儿,不得不停下脚步,眼睛也微微睁大。

他看到一个很熟悉的人,坐在那里,一边拍门一边喊,哥。

哥。

一直喊一直喊。

是年幼的王俊凯。

他跟记忆中一样,脸上还带着婴儿肥,眼睛也是纯粹的,身体幼小纤细,简直弱不禁风。

就是这样一个小孩子,正大哭着,无助地拍着门。

“哥,救我出去,哥……”

他来来回回重复的就是这么几句话,哇啦哇啦地哭得停不下来,打着哭嗝,嗓子都有些哑了,还是没有停下来。

门被拍得哐哐响,Karry只看得到门这一头,而那一头的人是不是“自己”,却无从得知。

为什么没有人给他开门。为什么没有人去救他。怎么能放任他一个人待在这么黑的地方——

他最怕黑了。

他下意识向那里走进一步,嗓音微涩地喊道:“小凯……”

那个人没有听到。

他又走了几步,转而变成奔跑,一直喊他,可无论怎么跑,自己和王俊凯之间的距离也没有变短,王俊凯也没有听到他的呼唤。他只能眼睁睁看着他越来越绝望,对着门外说:“哥,这里好黑。你什么时候来?”

不会有人来了。

一个轻飘飘的声音在他身后说:“是啊,不会有人去救他了。”

Karry猛地回头,使者近在咫尺,勾起嘴角,像对他下死亡判决书一样的口气。

“因为本来该去救他的人,是你。”

“可你现在正在地狱里,不是么?他……他就只能永远地陷在黑暗里。”

“不,不……”

“永远地等待你,永远地哭喊,永远地绝望下去。”

Karry一时之间不知道重复了多少个“不”,他急于否定使者的说法,可是回过头,看到那仍然离他有一段距离的小小身影,突然意识到,确实是这样的。

想给他拥抱,想安慰他自己就在这里,想把他从黑暗里拉出去——却无能为力。

使者似乎知道他在想什么,俯下身在他耳边低声地说:“你已经给不了他拥抱,你是个死人,你也不能再回他身边,你救赎不了任何人,包括他也包括你自己。”

“不……”Karry紧紧地抱着头,眼神呆滞地望着某个方向,想把自己缩得越小越好。他没有察觉到自己在哭,他以为地狱里不会有眼泪。

他所谓的心理防线,在第十九层不堪一击。

使者轻轻地拍拍他。“这就受不了了?抬头。”

Karry心理上是拒绝的,却仍是神使鬼差地依言抬起头。原本坐在那里的幼年王俊凯已经不知所踪,取而代之的是他生前还刚刚吻过的那个成年版。

周围也由黑暗慢慢转变成了今天那个废弃大楼的场景,就像回到了那个瞬间。周围有他的尸体,也有公司众人的。看来是他自杀以后,王俊凯屠杀掉了所有的人。

此时的王俊凯,正遍体鳞伤地跪在地上,怀里抱着一把狙击枪。

Karry一眼就认出来,是那年王俊凯生日的时候他送他的那把。

王俊凯在哭。

不同于刚刚那个幼年版哭得恨不得全世界都听到的哭法,王俊凯的哭只是红着眼圈流眼泪,眼泪顺着脸颊的轮廓流到下巴汇聚在一起,滴下来。

Karry看得心头又涩又软的痛,恨不能走上前去抱住他,可是自己的尸体还明晃晃地摆在旁边。他突然明白所谓阴阳相隔,本身就是一种惩罚。

他死了,王俊凯能抱着的,只剩一把枪罢了。

那人抱着枪无声无息地哭了一会儿,Karry就安安静静地望着他,不知道这多看的几眼,是恩赐还是凌迟。

王俊凯的手指似乎在枪身上摸索着什么。片刻之后,枪响。

Karry呆立在原地。

“不要……”他喃喃了一句,想往前走,不相信眼前的场景一般,将手伸向王俊凯。

除了满地的鲜血,他看起来一点也不像死了,仿佛在安睡。

他手忙脚乱地试图去触碰王俊凯,可他的手指直接穿过了血液和身体,什么都摸不到。

“骗人的吧。”他自言自语着,“小凯,你醒醒,我在这,哥在这里……”

没有回应。

“小凯?”

没有回应。

 

哦,对了。

这里是地狱啊。

 

 

前十八层只不过是皮肉之苦,而第十九层,暴露的却是人格中最大的弱点。简单来说,即精神折磨。

你最害怕的事情,就发生在你眼前。

 

 

小江刷了公交卡,奔下楼梯时见地铁门还开着,连忙匆匆忙忙往里一挤。关上了门,她才抬头去找拉环。

车厢里人很多,但她的目光还是无意中落在一个格外出挑的身影上。那个人穿着黑色连帽卫衣,背着吉他盒,帽子似乎将他整个人都笼进了一层黑暗,他原本是个英俊明朗的青年,现今却有些意外的苍白和憔悴,身上不带一点烟火气,死气沉沉。

她一瞬间以为自己认错了,嘴巴却快了一步喊道:“王俊凯?”

她声音不大,但那人还是很快转过了头,将目光停在她身上。

他的眼睛黑沉沉的,似乎里面倒映不出任何东西,对视时,令人心头一沉。

他抿了抿唇,嗓音沙哑地开口:“小江。”

小江小心翼翼地穿过人群,在他旁边找了一个拉环拉着。“好久不见。”她朝对方露出笑容。

王俊凯轻轻弯了弯嘴角作为回应,弧度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三年前,王俊凯在一个傍晚,突然敲响了小江的家门。

她打开门,看到他也是像今天这样,背着吉他盒,站在门口。

她说不清那是一种什么样的表情,乍一看像是面无表情的冷漠,但是眼角眉梢,每一个细微的地方都透露出悲哀来。

王俊凯也是那样沙着嗓子,对她说:“我要搬走了。”

“啊?”小江一愣,确认他周围没有任何行李箱或者包。“要搬走吗?”

“是的。”王俊凯垂下眼睛,“我……”

他似乎欲言又止,吸了好几口气都没说出下一句话来。

“发生什么了吗?”小江不明所以,直觉他遇到了什么严重的事情。

“我哥他……”

小江安静地等着他说。

“我哥,去世了。”

小江真实地愣住了。“啊,是因为……”

“可以不要问这个吗?”王俊凯抬起头看着她,眼圈好像红了。

小江点点头。虽然说只是邻居,平时接触也不算太多,但是一个之前还活生生地见面、交谈过的人,说没就没了,心里的滋味也不太好受。

王俊凯从口袋里拿出一把钥匙递给她。“我要搬走了,这房子不会卖,一直放在这里。能麻烦你有空的时候帮我打扫一下吗?不用太频繁,别太脏就行。”

“可以是可以,但是……你要搬到哪里去呢?”

小江看得出来,Karry这个哥哥对于王俊凯肯定是很重要的,这么亲的人一下子去世,接受不了想要出去散散心很正常。

“我也不知道。”王俊凯摁了电梯,朝她挥手。“那我走了,再见。”

之后的三年里,小江因为房子问题给他打过几个电话,通话都很简短,她也不好多问。

没想到今天会在这里遇见。

 

王俊凯看着别处,突然开口:“最近还好吗?”

“挺好的。”她举起左手,让对方看到自己无名指上的戒指,“我结婚了。”

“恭喜。”王俊凯颔首。又沉默了一会儿,他问:“你丈夫会介意你陪一个老朋友喝两杯吗?”

小江愣了一下,笑了。

 

王俊凯在舞池里,被人群撞得东倒西歪。

酒精上脑,整个人都混混沌沌,没了力气。这三年,他始终奔波着,没有停下来过。他害怕安稳的生活,因为当安定下来的时候,他就会觉得身边缺了一个人,就开始疯了似的想Karry。

他也哭过,宿醉过,可这点自欺欺人永远是那么短暂,Karry就像是皮肉上的一大片刺青,哪怕是掉色了,模糊了,也难以覆盖和洗刷,只能留在那里一日发痒。

他想他的一切。从他们相识开始,每一个细节都忍不住回忆,可是回忆到最后,眼前出现的,却是那日他死时的模样。

他开始幻听,安静的地方,喧嚣的地方,都好像有人在喊,“小凯”。无数次回过头,无数次被自己欺骗,但也重复中招,甘愿被骗。

他宁可四处漂泊,就是为了不让自己回想起“家”的感觉。

身边的人群和酒吧里的吵闹都格外的远,他在其中糊糊涂涂地转着,跳着,一回头,隔着层层人群,吧台边似乎坐着一个人,穿过灯红酒绿,将深邃的眼睛落在他身上。

就像回到了某个记忆里的瞬间。王俊凯猛地甩开旁边的人,不管不顾地冲出舞池,冲向那里。

走了两步,又硬生生顿住。

没有人在那里。

酒意又上头,腿上一软,险些摔倒在地。小江慌慌张张地扶住他,关切地问:“你怎么了?没事吧?”

王俊凯突然哭了。

他脸喝得通红,眼泪大颗大颗地掉下来,像一个被人抛弃的小孩。他抓着小江说:“我没有家了。”

小江没听懂:“什么?”

他自顾自地低下头,把话小声地淹在了眼泪里。

他说,没人带我回家了。


-END

跟大家分享一下我的朋友看了番外之后的反应

“你是什么魔鬼啊 夜间哭死”

“写得很好 我TM要爆哭了 大半夜吃刀”

(意外的一致的评价)

好8 是我的错

【真的有那么刀吗??

《恶劣》

久等了。

脑洞来源

*14周岁以下心灵纯洁的小朋友请不要观看,我怕被你们的粑粑麻麻举报……

*ABO飙车预警。没什么营养的瑟琴文学罢辽,图个开心,不要深究剧情。

*骨科预警。这只是小说,大噶如果在现实生活中遇到的话请告诉警察叔叔……

*好久没开车所以有点手生,大噶不要嫌弃我的车技哈,我的求生欲已经这么强烈了所以请不要举报我qaq


车门(百度云)

密码在评论。如果翻车了就评论里提醒我一下…

备用车门(分为四张图)

1     2     3     4

匿名提问箱放置顶了,大家可以随便说点什么,找我唠嗑也行,欢迎催更

三轮车预警。未满十四周岁请不要观看。

(是这样,我们圈在写文开车这方面好像没有先例可循,所以我也不确定开了车会不会有问题,毕竟大家还是挺严格的...所以类似于这种开车的情节我都不带标签了,如非必要也不用大名,免得对他有影响...当它原创还是同人你们随意吧,在我首页看看就好。

(我只是单纯发上来看看有没有人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