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酒女孩

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
搞搞all凯/凯我
很糊√

#王俊凯##水仙# 《I Am You》

《I Am You》

【王俊凯×Karry】

*水仙向 请勿上升真人

**部分脑洞来源自@丧心病狂的豆腐花饭制视频《∞》,已获授权

 

你有没有想过。

你的身体里,也许寄居着另外一个人。

 

【王俊凯】

最近有些头疼。

迷幻的灯光,糜烂的气氛,热辣的酒精……

这是哪儿……

一晃,似乎是我在与一个女人说话,身体不受我控制,但我能感觉到我露出的浅笑和说话时暧昧的口气。

“你是在邀请我吗?”

这是我?

“好吧,我无法拒绝。”

这好像……不是我的记忆。

早上起床,身上像是散了架似的,我揉着脑袋回忆刚刚半梦半醒间出现在脑海里的画面,还没搞清楚怎么回事,门铃响了,是花生来了。他问我:“昨天怎么找不着你人?上哪儿去了?”

回想起刚刚那些混乱的场景,我反应不由得慢了半拍,但还是说:“我……昨天……在家。”

“可我来你家敲门,没人啊。冬瓜说昨晚在夜店看见你了欸,你小子,是不是出去鬼混,不好意思说啊?”花生调笑着拍了一把我的肩。我的恼火刚从脑子里窜上来,“谁去夜店了?你可不要瞎——”

话音未落,我突然睁大眼睛,呆滞在原地。刚刚那些画面真实得无法用梦境来解释,我甚至还记得酒杯冰凉的触感和音响轰炸耳膜的刺痛感,但是潜意识一直暗示我,那不是我主观做出的行为。

花生见我不继续说,还以为我是默认了,笑嘻嘻的:“哎呀,去夜店就去夜店,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嘛……”

把花生赶跑了,我一个人在家呆坐了一会儿,打电话给冬瓜。

“喂?”我像是被吓傻了,喃喃地问他:“你昨天在夜店看到我了?”

冬瓜一副没睡醒的腔调。“啊?嗯……对啊!我还叫你来着,可是你没理我……”

“你确定没有认错人吗?”

“啊呀,你不相信你哥们儿的眼力吗?那明明就是你,只是样子有点不对劲,你小子,平时一本正经的,看不出来嘛……”

我,好像……

真的去过那里……

冬瓜能证明我去了夜店,我却没法为自己证明我没有去。因为我真的有那里的记忆,人类对自己行为的认定都是借由记忆,可那些东西仿佛是别人硬生生扒开我的脑袋塞进去的,并不属于我自己。

我重重倒在床上,望着天花板。以前……似乎也发生过这种事。

 

大脑千回百转,突然出现了一个最不可能的可能。

我从床上弹起来,下意识捂住心口。

我的身体里,可能有另一个人。

 

冒出这个想法之后,我不可避免地一遍遍心理暗示自己,使我开始坚信这个想法。我必须承认这是最有可能的,我不是一个会浑浑噩噩到连自己干了什么都不记得的人,除非我磕了药。

这实在是,太可怕了。

千万只蚂蚁啃食一样,这种不安吞噬了我。一想到可能有另一个人在我的身体里,无论我逃到那里,都死死地盯着我,无论如何逃避,如何掏心挠肺都无法将他剥离。我对他一无所知,但他也许对我了如指掌。他能操控这具身体……甚至有一天杀掉我,完全霸占。

 

睡梦中,王俊凯时常看到一些奇怪的画面。跟他长得一模一样的男人,无数次对别人自我介绍。

“我叫Karry。”

“我叫Karry。”

“我叫Karry……”

Karry是谁?是他吗?

不,那不是他。

我不是Karry,我是王俊凯。

他用笔在房间的墙上写:你是谁?

王俊凯几乎偏执地认定了有另一个人的存在,他能隐隐约约感觉到。

那天是4月12日。

再有意识,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

“你好,我是Karry。”

他能听到,他能看到,可这具身体并没有按照他的意愿行动。

Karry走进了电梯,摁了6楼,电梯到达楼层以后,他走出去,走进了一间房间,坐在沙发上与人交谈,喝红酒,还签了一份文件。

快醒过来……

“好,下次再见。”Karry微笑着起身,离开了房间,王俊凯能感觉到身体在走动,可是这种被禁锢住的感觉非常之差。然而,Karry路过不知什么地方的大厅时,回了一下头,墙上的钟表赫然显示:4月13日。

Karry回了家。准确地来说,是王俊凯的家。

他倒了水喝,走进了卧室,他看到了王俊凯在墙上写的字。

Karry似乎笑了一声,然后拿起了笔。

 

王俊凯原本就微弱地维持着的意识突然断线了,他再次挣扎着醒来,已经是4月14日的凌晨。

他有些惊恐地抓住自己,意识到身体确实回来了,才刚稍稍安心一些,更加不安的感觉就马上如潮水般涌来。如果像昨天那种情况总是要发生的话,他简直不敢想象。假设Karry的出现是隔一天一次,那他的人生就等于要删减一半。

他不经意地回头,旋即愣住了。他原本在墙上随手写下的那个问句下面,多出了一行字。

那人用与他截然不同的笔迹回复道:我就是你。

那个张扬、飘逸的笔迹。明明主观上从来没见过,他却轰然回忆起Karry昨天使用这具身体时,文件上的签字,赫然是龙飞凤舞的“Karry”。

王俊凯肩膀一缩,仿佛中了魔咒。

他真的在。

是Karry。

 

王俊凯持续这样的生活方式大概一个月。头痛的情况只增不减,他不知道Karry会不会感觉到。

有时候会在记忆片段里看到酒吧和打群架的画面,还有与不认识的人交谈甚欢。Karry用他的身体做了很多他不会做的事情,他真的寄生在自己身体里,生龙活虎地活着。

他在墙上写:你为什么会存在?

Karry后来回复他:因为你。

一个人的身体里怎么可能有两个灵魂?

他不知道该怎么办,与Karry和平共处?除了这个,他别无选择,他什么都做不了,只能任由Karry来去自如。

他几乎开始怀疑人生,把自己从小开始的记忆全都梳理了一遍,只是为了证明一个事实。

这具身体,最开始是属于他的,王俊凯的。

那么Karry是什么时候,又是如何出现的呢?

Karry一出现他就察觉到了,还是以前有着自己没有发现的事情?

这些问题,他没法去问Karry。

他们明明有着最亲密的关系,共享一具身体,却形同陌路。说不上话,见不了面,过着各自的生活,对对方不闻不问。

是啊,要如何见面呢。

 

有时候照镜子,像是看到另一个人。

“我就是你”。

“因为你”。

王俊凯无数次揣摩这两句简短的话,妄图从里面得到更多的信息。

Karry就是王俊凯,王俊凯就是Karry 。

不,他明明不是Karry,他们不一样。

Karry的出现是因为王俊凯。

这几个由Karry的回答创造出来的命题,乍一看都不成立,但王俊凯找不到它们完全不成立的证据,因为只要变换条件,就可以在某个方面上成立。这像是在玩脑筋急转弯。

直到有一天,王俊凯发现自己高中时期的日记本被动过了。

那是个密码本,密码只有自己知道。果然,Karry了解他,非常的。

他翻了翻日记本,对方似乎只是打开来看了,并没有修改或者添加什么。也是在这时候,他发现自己的日记中有长达半年的空白。

在一篇简短的日记之后,下一篇日记的日期直接跨越了半年。他前后两页翻了翻,确定不是自己写错日期。

那半年,他到底做了什么?

王俊凯安静地拿着日记本回忆了很久,可是无论怎么回想,都是一片空白,像是记忆被人格式化过了。

他低头看向在半年的空白期之前,自己写的最后一篇日记。

“如果我爱的人,从严格意义上来说,根本就不是人,要怎么做?”

他愣住了。最开始看到这句话时没有多想,只以为是青春期少男的小文艺,可是细细思来,这句话竟然那么令人毛骨悚然。

王俊凯捂住心口,这是他最近的习惯性动作,只要想到Karry就会这么做,仿佛Karry会活生生从他心口钻出来。

他打开手机,想找个高中同学问一问,可是翻遍通讯录,突然意识到自己和高中同学并不怎么联系密切,冬瓜和花生都是大学才认识的,而自己高中时期最好的朋友,竟然想不起来是谁。

虽然那是中二病发期,但自己有那么孤僻吗?他百思不得其解,决定明天就回高中一趟。现在在放假,学校里不一定有人,但是或许可以回忆起什么。

他隐约觉得自己会发现什么不得了的事情,好奇又惧怕。

 

王俊凯忽略了一件事。

他是没法操纵自己的身体连续两天的,所以第二天,他绝望地发现身体的使用权已经轮到Karry了。

不像他习惯早起,Karry结结实实地睡了个懒觉。起床洗漱之后,骑着自行车出门。王俊凯没想到,他居然回了高中。是Karry能知道他的想法,还是根本就是个巧合?

Karry推着车在操场走了一圈。学校翻新过,但是改动不大,篮球架应该不是新的,锈得很厉害,似乎还是当年他毕业时的那一个。王俊凯还能依稀回忆起高中时的场景,但并不是偶像剧里那种阳光地跟兄弟们一起打球的情景,他那时总是一个人,投篮,捡球,再投篮。

Karry又去了教学楼,因为放假,没有人,四处已经开始积灰了。阳光一照,空气里飘浮的尘埃顿时无处遁形,Karry走得很慢,然后缓缓打开了当年那间教室的门。

王俊凯以为Karry是因为看过日记本才知道他的高中和班级的,而且他也去了自己原本就要去的地方。扑面而来一股不见天日的气息,Karry精准地走向王俊凯当年坐的那个座位,拉开椅子,坐了下来。

王俊凯稍微惊了一下,他是不会闲到在自己的日记里写自己是几排几座的。Karry的手指在桌面上一下一下地点着,他突然趴下来,闭上眼睛不动了。

这是要……在这里睡觉吗?

王俊凯还没来得及想什么,就被迫陷入了睡眠。不知道过了多久,在一片安静与温暖中再醒过来,就下意识想起身。

身体在随着他的意识活动。王俊凯愣了一下,把手伸到自己面前。

刚刚……明明还是Karry在用……

难不成,身体使用权的调换方式,是睡觉?

以前也隐约注意到过,只是没深究这事儿。如果只要睡一觉就能切换使用权,那他也就不是完全被动的了,毕竟他用身体的时候,什么时候睡觉完全是他的自由。

学校虽然翻新了,但是这些桌椅都没有换过,以前他刻过的歪歪扭扭的WJK还在上面。王俊凯刚想笑,视线下移,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

离那个WJK不远的下方,与其作出对比,是一个非常端正的“KARRY”。从颜色来看,刻得有些年头了。

在这之前,王俊凯可以确定,在察觉到Karry的存在之前,他从来没有见过这个字眼。

等一下……他真的没见过吗?

脑海里闪闪烁烁,记忆交错,似乎发生过很多事,在“Karry”这个名字下面隐晦地跳动着,但都渐渐被浸湿,难以寻找到原本的轮廓。

“你是谁?”

王俊凯自言自语般念了一句。

没有人回答。

“我就是你。”他自问自答道。

 

离开学校前,在警卫室跟门卫老大爷聊了几句。学生一届接着一届,加之老人家年事已高,自然是不记得王俊凯的。偶然看到角落里摆了一个沾满灰的破破烂烂的纸箱,里面凌乱地塞着东西,就随口问这是什么。

“以前的学生留下来的,不记得是哪一届了,要么是你那一届,要么是你后面那一届,想不起来了。”老大爷抽了口烟,“本来堆在仓库里,最近仓库塞不下了,就先放到这里来。”

“大爷,我能看看吗?”王俊凯不记得自己毕业时留下什么重要东西没带走,这样说纯属好奇。看到这个箱子就有点熟悉感,既然有可能是他这一届留下来的,那说不定真的会有他的东西。

箱子里还真是什么都有,比如已经受潮的看不清字迹的信封(八成是情书之类的),或者无法辨认原本颜色的随身听,许多能勾起记忆的物件,一件件地放在他的手上。虽然这些东西也算是高中生活的象征,但都不是他的。

翻到后面也没有什么新鲜玩意儿,几乎要放弃了——快要放弃的时候看到希望的曙光,这种戏码向来是不厌烦的。他发现了一个铁盒子。

锈得很厉害的铁盒子,不大不小,里面有东西的样子。王俊凯刚要打开,发现是上了锁的。

记忆中自己并没有这种东西,可能是因为打不开,对里面的东西反而更好奇了。大爷这时候走过来:“小伙子,找到了?”

不是自己的,拿走可能不太好,但是他总觉得在哪里见过这个盒子,一瞬间纠结起来。

大爷瞅了瞅那个盒子,感叹似的说:“看到投缘的就拿去吧,放这儿也是积灰,这么多年了,也没人来领过这些东西。”

王俊凯又纠结了一瞬,还是跟大爷告别,拿走了那个铁盒子。

他当时也并不知道,这个盒子里锁着的,是一段尘封已久的昔年记忆,就在险些擦肩而过的那一个瞬间,再度重逢。

 

打开铁盒子的过程有些波折。

回去的路上王俊凯直接在路边找了个开锁师傅,把铁盒子上那把小锁弄开了。王俊凯还没来得及高兴,就发现,可能是因为年代久远,盒子与盖子连接的部分已经锈到一起去了,很用力也打不开。

生无可恋。王俊凯把盒子往筐子里一丢,就骑上自行车走了。

在学校并没发现什么有用的信息,唯一捡回来的铁盒子还打不开,这给王俊凯的打击倒还挺大的。他有这个念头最开始还是因为自己高中时在日记里写得那一句意味不明的话,现在看来,这仍然是一个谜。回到家,又拿了自己日记本窝在床上翻。

其实会写日记的男孩子还是蛮少的,王俊凯一时半会儿也想不起来,自己当年为什么有这样的习惯。他一直觉得自己的高中时代是浑浑噩噩过去的,因为实在回忆不起什么快乐的场景,关于高中的记忆实在太少了,少得不正常。

中二病时期男孩子的字好看不到哪里去,王俊凯逐字逐句读去,都是一些关于生活的抱怨和无聊的唠叨,不仅有病句,逻辑也不严谨,明明是自己的日记,王俊凯却颇有些摸不着头脑。翻一页过去,下一篇的字迹就明显顺眼了一些,至少工整了,内容也挺好理解的。

看来自己以前真是个怪人,跟人格分裂似的。

王俊凯笑了一下,笑容却一下子凝固在脸上。前后字迹的违和让他有一种不好的感觉,但他似乎在哪里看过这个字迹。仿佛是自己的字,但又很陌生。他下意识抬头看墙面,找到了自己有这种感觉的理由。

很像。他跟Karry的字迹虽然不一样,但是如果让他乍一看,他也没法一下子肯定地说出这是不是自己的字。就像这日记上的字一样,仿佛是不同两个人写的,但是不认真辨认,是找不出区别的。

他趴在墙上,把字迹对比了很多遍,得出一个让他自己都心慌的结论。

日记本上不属于自己的字迹,来自Karry。

人向来是这样的,不管一件坏事有30%的可能,还是有80%的可能,都会一边潜意识已经相信了这件事,一边有侥幸心理,安慰自己这不可能。

他匆匆在墙上落笔:我们以前认识吗?

就算他们以前认识,王俊凯觉得自己也不是一个会让别人写自己日记本的人。不仅如此,还有种种疑点,比如说当时如果日记本上有不是自己写的东西,难道自己没有察觉吗?不行,想不起来。

事实证明,这个世界上最恐怖的东西不是别的,是人类的想象力,你永远不知道会有什么样的想法从你脑洞里钻出来。

如果说……Karry从那时起就在他身体里呢?

而且,他那时就知道有Karry的存在?

王俊凯自己把逻辑推导了一遍,觉得没有比这个更合理的解释了。但是这个结论留给自己一个无法解释的bug:他明明是一个多月前才察觉到Karry的存在的。

就是带着这样混乱的心情上床睡觉,因为他需要Karry在回答他的问题,所以一直在强迫自己快点睡着。

本来以为第二天可以像往常那样看到Karry看到过的情景,然而并没有,王俊凯以为自己是睡了一整天,等醒过来又是隔天了。

迫不及待地下床去看Karry的回答,他说:好久不见。

乍一看前言不搭后语的回答,却让王俊凯沉默了很久。他骑车出门去霍医生家,霍医生是父母的旧相识,自己从小到大的病都是在霍医生这里看的。他语无伦次地跟霍医生说了一堆最近在自己身上发生的事,加上自己的揣测,霍医生却说,你先回去吧,过两天我会再联系你的。

霍医生说这话时的神情很令人不安,王俊凯总觉得他知道什么,但又只是推测,无计可施,骑车回去的路上,太阳穴突然一阵刺痛,眼前模糊不清,就要与迎面而来的汽车撞上,有不知从何处而来的力量驱使着手脚紧急拐弯,堪堪避过。

劫后余生就是这种感觉了。他从车上下来,一路推着回了家。

谢谢你。他在墙上写。

虽然这一切还是如同一团迷雾,但是他知道,刚刚那种情况,八成是Karry救了他。

Karry后来的回答也一如既往地简洁:不必。

一点都不可爱……

 

王俊凯把所有Karry的笔迹写下来的日记都读了一遍,还是没发现什么,可是越往后翻,Karry写的日记就越少,而且也很简短,他发现那半年的空白期之后,一篇Karry写的日记也没有。但是日期却没有间隔。

半年的空白期之后,Karry消失了。出于某种原因。

现在又回来了。

 

本来以为霍医生说的过两天联系他是场面话,没想到隔了几天,霍医生真的打电话给他,麻烦他过去一趟。

“霍叔叔,你是不是知道我到底怎么了?”到了地方,他就着急地问。

霍医生露出慈祥的微笑。“来,小凯,坐。”

王俊凯坐下之后就用热切的目光盯着霍医生,霍医生推了推眼镜,说:“你这种情况,是人格分裂。”

王俊凯愣了半晌,才缓缓松了口气。比起他胡思乱想过的什么鬼上身之类的情节,这已经很好了。至少是科学可以解决的玩意儿,纵使这么想,但他的口气还是有些故作轻松:“然后呢?”

“通过你的描述,我暂时没有发现你这种症状的诱因,但是从你已经察觉了另一个人格的存在,甚至与之交流这一点来看,你的情况还是比较特殊的。还有关于你说的高中日记本,你是否有考虑过关于伪造这一点呢?如果你的副人格出于某种原因想要对你进行误导,是很有可能伪造物证让你产生错觉的。”

霍医生喝了口水,接着说:“你的副人格一定从你原本完整的人格上分离了一部分,至于是哪一部分还有待考察。但是你现在的人格是不完整的,他可能会拿走更多,比方说你一共拥有100%的人格,当他拥有的人格大于50%的时候,你很有可能会被他完全吞噬。多重人格会给身体带来很大的负担,所以会引起类似于头痛之类的并发症,这对你也是很危险的。”

室内的冷气似乎并不打得怎么厉害,王俊凯却是止不住地打冷战。这番话,他听懂了,更听懂了霍医生的言外之意——Karry要杀他。他突然想起什么,刚要说话,霍医生已经再度开口:“你考虑一下,是否准备接受治疗。”

王俊凯肩膀一抖,沉默了一会儿,头也低低的。

他想说,不是这样的,Karry救过他。

 

失魂落魄地回了家,看到桌子上放的忘了合上的日记本,又看看墙上两个人简短的对话,突然就有一种说不出的失落。讲真,Karry除了在墙上回答他的话以外,他们没有过多交流,他接受不了霍医生的“误导”一说。到现在为止他找到的大部分疑点,都是他自己发现、自己推理的。

那个打不开的铁盒子还放在床头,王俊凯苦着脸拿过它,摆弄了一会儿,听一声脆脆的“咔擦”,盖子竟然弹开了。

王俊凯在原地愣了半天,才想起来去看盒子里的东西,盒子里放了一叠纸,摆得很整齐,但是因为时间太久,都皱巴巴的,泛黄了。

他一张张地拿出来看,这些似乎都是信纸,但是字迹都辨认不清,王俊凯勉强读了几行,发现这貌似是一盒子情书。

“今天他帮我拒绝了隔壁班班花的告白,听说话说得很狠,还把人家气哭了,他也真是的……”

“今天他打球的时候摔了一跤,看来运动细胞都还在我这里,他半点没拿走……”

“今天他……”

真是虐狗。自己在找什么罪受啊。王俊凯无奈地翻了翻剩下的纸,大概都是这样的内容,写这些的人不厌其烦似的,不仅写满了纸,还都是写鸡毛蒜皮的事,句句不离“他”。

唯独放在盒子最底部的,不是一张信纸。

王俊凯展开来,上面的字都是打印的,还算清晰完整。这是一张报告单。

一份来自心理科的报告单,上面写:患者多重人格症已痊愈,经观察短期内无复发征兆,可以办理出院。

他目光上移,有微的僵硬。

患者:王俊凯。

医生签名:霍。

报告单上,还有另一个人的笔迹。

对不起。

那个人写。

王俊凯的眼泪倏地掉下来。

是Karry。

 

所有甜蜜的抱怨,珍贵的鸡毛蒜皮。

都来自他自己。

Karry抱着怎样的心情写下这些话,那个时候发生过什么,他都不知道。

但他终于明白了“好久不见”的含义,明白了“如果我爱的人根本就不是人”下面覆盖着的辛酸。

王俊凯冲回霍医生的家,在对方诧异的目光下,把日记本和报告单往桌上一摔。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像一只被欺骗的豹子,猩红着眼睛,愤怒得仿佛下一秒会活生生扑上来撕咬你。

“霍叔叔,您一直在说谎,对不对?”

“您说他想要误导我,想要杀我,都是假的,对不对?”

 

Karry怎么可能想要杀他。

 

【Karry】

我永远不会伤害他。

虽然我的存在本身,就是在伤害他。

我理解那个医生的心情,我的存在对王俊凯那么危险,多年前王俊凯好不容易摆脱了我,我的卷土重来,一定让他和王俊凯的父母心惊胆战。

可是我真的……很想他。

好想好想。

 

“我都说了不用你们管我!”

王俊凯摔门而去,留下屋内的父母面面相觑。

叛逆是很多人都会经历的心理历程。不过对当时的王俊凯来说,这叛逆的后果严重了许多。

“爸爸妈妈已经办理离婚手续了,你自己决定跟谁吧。”

他握紧拳头,良久之后转身离开,留下的语句铿锵有力:“我谁也不跟。”

然后就有了Karry,有了那荒诞的故事。

“你……你是谁?”

王俊凯在录音笔里,留下这样一句惊慌失措的发问。

Karry说:“我就是你啊。”

明明是同一个人的声带,他的声音却要磁性低沉得多,像是已经跳过了变声期。

那个时候,他们就用录音笔,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说来好笑,明明同是自己的人格,就像是自己在跟自己聊天一样,却能聊得这么起劲。王俊凯那因为家庭变故变得孤僻起来的性子,也因为有了Karry,度过了一段较为开心的日子。

他能感觉到他的存在。他并不是孤单的一个人。

爱上自己分裂出来的人格。世界上也许没有比这个更荒诞的事情了。

 

“你们是谁?!放开我!”陡然冲进房间来的穿着白大褂的人,一边分工摁住他的手脚,一边往他血管里注射不明药剂。王俊凯在失去知觉的那一刻,突然有一种预感。他要失去他了。

王俊凯的古怪被身边的同学发觉了,老师转告给家长后,王俊凯的父母悄悄在他的房间里装监听器,最后发现了这个惊人事实。他被迫接受了心理治疗,把Karry分走的那一部分人格合并了回去。

然而在治疗过程中,王俊凯的反抗出人意料的激烈,导致治疗出现了意外——王俊凯失去了关于那段时期的所有记忆,包括Karry的存在。于是父母和霍医生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刻意隐瞒了他这件事,本想让他顺顺利利成家立业,可是没想到,Karry还是从那桎梏里钻了出来。他不是想要博取存在的机会,他拼命苏醒的目的只有一个。

他很想见见他。

许多年了——

王俊凯会变,可他是不会的。

他始终是他的一部分,从来没想过要占据他的身体,从来没想过要吞噬他。

因为他存在的意义就是王俊凯。

他很感激,他们是永远在一起的。

 

他们反抗过争取过的一切,并不都是无疾而终的。

我还是爱你。

就算只剩下这一点也没关系。

 

剩下这一点就够了。

 

当我出现的时候,王俊凯的人格会处于沉睡状态,但他有时候还是能感受到我所经历的一切,或者在记忆中看到。我也能看到王俊凯经历的一切,而且是百分之百的,就比如现在这个情况——

“小凯,你先冷静下来。”霍医生显然也没想到这种情况,“这是有原因的,你听我说……”

“听你说什么?”王俊凯情绪很激愤,“听你说你几乎没有一句是真话?!还是听你说你和我父母联手隐瞒Karry的存在??甚至栽赃嫁祸他!你们有没有想过我的感受?!我连知道我的另一个人格存在的权利都没有,你们是把我当傀儡吗?!”

我能感觉到他的愤怒,他说这话的时候,紧握着拳头,有一瞬间的哽咽,甚至鼻尖发酸。他因为隐瞒而愤怒,因为没能保护我而愤怒。我和我爱的人共享同一具身体,我了解他就像了解自己。

“小凯——”霍医生不得不用比他更大的声音说道:“他只是你分裂出来的人格,他甚至根本就不能算是一个存在!”

“不是的!”

霍医生话音未落,王俊凯就着急地打断他。

“他是存在的!我知道!他——他是我的——”

我的爱人啊。

 

我听到了他内心的声音。

他没有说出来。

因为他哭了。

温热的眼泪打湿了他的面庞,如果不是在一个这么尴尬的处境里,我一定会很想捧住他的脸,为他将眼泪一一吻去。然而实际上,我甚至没法与他的眼睛对视,只有照镜子的时候,才能仔仔细细地看一眼这副共享的皮相。仿佛是看到我自己,又仿佛是看到他。

 

【王俊凯】

回忆逐一涌进了他的脑海。

遗忘的、丢失的,所有让他想要追回的,终于冲破了枷锁,像是一本快速翻动的书,让他应接不暇。

最先想起来的,居然是导致他失去这一切记忆的那个画面。

 

他从镇静剂中慢慢醒来,躺在一张比起病床形状更加特殊的床上,身上的各种管子连接着机器。他悄悄地翻动眼皮,看了看周围,在众人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猛地掀开被子,飞快拉下身上几个管子就疯狂地往外冲,周围的人追上去架住他的手臂,十七八岁的少年根本没有反抗的余地,只能徒劳地挣扎。

他嘶吼着被摁在床上,双腿无论怎么蹬怎么踹都不能摆脱现在的状况,医生匆忙又给他打了一管镇静剂,失去意识前看到的雪白天花板模模糊糊,眼泪从眼角掉下来,落进枕头里消失了踪迹。

他只是不希望他们成为砧板上任人宰割的鱼肉,无论别人怎么想,觉得Karry是不存在的也好,觉得他是疯子也好,他是他要保护的人。

可他失败了。

再度醒来的时候,大脑一片空白,好像被人活生生挖走了什么东西。

“这是……哪儿?”

他明显看到自己问出这句话时父母和霍医生震惊的目光,他觉得他遗忘了什么很重要的东西,可是父母再三对他说他只是生了场大病,还安稳他不要胡思乱想。

夜深人静,总觉得心口痛。他失去了很重要的东西,却想不起来。

 

回忆再往前倒,是自己握着录音笔,说:“喂,Karry,你今天是不是把隔壁班班花说哭了?你怎么一点都不怜香惜玉的呢,人家只是跟我告白,你拒绝就拒绝嘛,至于吗……”自己说这话时,明明是抱怨的语气,却忍不住笑着,露出虎牙一晃一晃的。

隔一天,听见里面的新录音,是Karry别扭的声音:“谁让她老是朝你抛媚眼……你舍不得啊?”

“没有没有,只是今天大家看我的眼神都很奇怪……”

要隔一天才能听到对方的答复,一句话也顶多只有三十秒,却乐此不疲地这样聊着,王俊凯那段时间觉得,自己笑的次数可能比自己之前半辈子笑的次数都多,连自己的失眠都治好了。

Karry暗戳戳地想,治好个屁,你睡得着了,失眠的是我。

Karry自己也说不清楚自己分走了王俊凯的哪部分人格,他觉得他可能是王俊凯顽劣和易怒的那一面,把王俊凯的失眠症分走了,可是体育细胞半点都没分到。王俊凯跟他抱怨说,Karry出现之后,隔壁班以前喜欢寻衅挑事的二狗子已经挨了他好几次揍,差点没叫家长。

Karry在录音笔里回复他:“幸好是打架,如果他叫我比篮球决胜负,我就惨败了。”

有次午休的时候说着说着睡着了,把自己睡觉时的呼吸声给录了全程,Karry没告诉过王俊凯,他如果听着那个,就能睡着。

 

再往前倒。

“欸……Karry,你说我是不是太自恋了?”

“你以后问问题能不能说清楚点,我们都是隔一天才能回答对方诶。”

“我是说,如果我喜欢上我自己的话……正常吗?”

“正常啊,你这么优秀。”

“别以为我听不出你在夸你自己。”

告白的过程有些别扭。到最后王俊凯以为他不情愿,假装凶巴巴地跟他说:“你……你要想想清楚哦,要不是我可没有你。”

幼稚鬼。Karry又暗戳戳地想。

Karry问他:“你牵不到我的手,这也没关系吗?”

王俊凯拿自己的左手牵右手,又想起他看不到,于是拜托同学拿拍立得帮他拍了一张,在上面写:“这不是牵到了吗?”

Karry觉得有点酸,又有点感动。

 

让我们回到最开始。

Karry刚出现的时候,还知道隐藏自己的存在,让王俊凯觉得时间过得很快只是错觉,后来发现如果日记少写一天王俊凯就会起疑心,干脆也模仿着他平时写的内容每天写,但他的逻辑绝对比王俊凯严谨多了,字也好看得多,王俊凯很快开始觉得不对劲,自己一个人瞎想了半天,打开录音笔:“你……你是谁?”

特地把录音笔放在显眼的位置,隔了一天果然被动过了,那个人说:“我就是你啊。”

要说第一反应是什么,王俊凯会毫不犹豫地说,新奇。

他并不觉得这是什么可怕的事情,自己的身体里多了一个人格,还能跟自己聊天,多!有!意!思!啊!

Karry知道他的想法后,不屑又困惑地问:“你不怕我把你从你的身体里挤出去吗?”

王俊凯说:“我才不怕呢。”

 

他都想起来了。

王俊凯一下一下锤着自己的胸口,他说:“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自言自语般地说了无数遍,他知道Karry能听见。当一个人哭到无法自已的时候,反而会一遍遍地去回想自己哭的原因,从而陷入一个恶性循环。他想起Karry在出院通知单上写的“对不起”,他觉得自己很过分。因为自己的任性,Karry才会诞生,因为自己的任性,才会和Karry相爱。可是到头来,明明Karry什么都没做,却成为了被驱逐和需要道歉的那一个。

要道歉的,应该是他。

许多许多需要道歉的理由,每一条都压得他难受。最后他只能对他说,对不起,连爱你这件事,都忘记了这么久。

 

抱着日记本和报告单,王俊凯失魂落魄地走出霍医生家。已经是晚上了,城市的繁华灯火照得他恍惚,他抬起头,没有找到月亮。

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是一种很折磨人的感觉。他已经不是高中时那个莽撞的少年了,至少在对待Karry这一点上,高中的时候觉得喜欢一个人可以什么都不管,只要和那个人在一起就好,可是到了现在,他知道,有些事比自己想象得难得多。

他能跟Karry过一辈子吗,一辈子都在一具身体里,靠在墙上写字交流?他知道霍医生有句话没说谎,两个人格会给身体造成很大负担,他的头一天比一天痛。可是他也没办法像霍医生说的那样,接受治疗再把Karry赶出去,Karry有自己的思想,他们没有权利这么做。

这个世界上最令人无力的感觉就是,爱无法改变现状。

 

他在马路边停下,很想做点什么缓解现在的心情。可是他不会抽烟,也不想喝酒。

他就那么站在那里,什么也不做,即使路人投来异样的眼光也置之不理。

王俊凯不知道在问自己,还是在问Karry。

“……要怎么做?”

他高中的时在日记本上写,“如果我爱的人,从严格意义上来说,根本就不是人,要怎么做?”

多年后,他不得不面临同样的问题。

 

突然听到物体下坠的声音和路人的惊叫,王俊凯的沉思被打断,不解地抬头向上看去——

一个巨大的广告牌正从他的正上方坠落下来,人的本能反应,逃,但他那一瞬间忽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果然,强烈的疼痛袭向了太阳穴,他无法指挥自己的手脚,只能眼睁睁看着那个广告牌砸下来。

真讽刺。那一刻他想。

他们一起迎接上帝扔下来的炸弹,他们无能为力。

 

【Karry】

担架车的轮子发出喧杂而焦急的声音,我的血淌了一路,像是脖子上有一个水龙头,仍然在不停地流。很冷。

我听见王俊凯他妈的哭喊声,很多人跟着担架车一起跑,他们说:“王俊凯,不要睡着,王俊凯……”

到了手术室门口,霍医生突然说:“无法进行手术。”

“为什么?”王俊凯他妈尖锐的嗓子在医院走廊响起,“小霍,我求求你,我就这一个儿子,你救救他……

眼前变得很模糊,我听见霍医生说:“两个人格给他的身体造成了太大的负担,已经到了极限,大动脉支脉出血,他的身体根本挺不过去……”

那一刻我就知道,没有办法了。

我必须把我自己还给他。

“医生,”我虚弱地出声,“请你救救他……”

 

【王俊凯】

我不知道我过了多久才清醒。

身体没有知觉,我睁开眼,第一个看到的是霍医生。

我回想起那个巨大的广告牌,我问他:“Karry呢?”

霍医生仿佛是提前安抚我一样,轻轻握住了我的手。“他走了。”他轻声地说。

“去哪了?”我艰难地拉扯着嗓子,说出这句话,就觉得有东西涌到了眼眶前。我使不上力的手握着霍医生,想要让自己更有力量。

“你的身体进行不了手术,很危险,几乎是在鬼门关走了一遭。只有Karry主动离开,你才有存活的可能。对不起,他已经不在了……不要辜负他。”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比如说,我那滴短暂滑过眼角的眼泪,时隔多年,再次因为同一个人而流,消失在了枕头里,只留下一个圆圆的水迹。

“进手术室前他让我对你说,要带着他的那一份好好活下去,他会一直在你身边。”

我眨了眨眼,睫毛湿得很不舒服。我不想承认,我确实感觉不到他的存在了。霍医生接着说,“还有一句话,虽然当时情况已经非常紧急了,但他还是坚持要写下来给你看。来不及找纸,就写在我手上。”

霍医生摊开手心,让我可以看到。

因为失血过多而使不上力,写得歪歪扭扭的字,却在触及目光的那一刻,就让我哭了出来。

我爱你。

他这么说。

 

你为什么存在?

为了爱你。

 

只要我爱你一天,我就存在于这世间一天。

 

————END————

评论(16)

热度(134)

  1. 脱水西瓜红酒女孩 转载了此文字
    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