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酒女孩

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
搞搞all凯/凯我
很糊√

#王俊凯##水仙# 《怀中猫 04》

《怀中猫 04

王俊凯×Karry

*水仙向 请勿上升真人 脑洞来自@俊俊牌奶油草莓千层

前文:01 02 03

王俊凯停顿了片刻,目光紧紧锁住近在咫尺的小猫咪,Karry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突然害羞起来,立刻脸红着往后缩。王俊凯哪能叫他逃脱,将人扯回来再度堵住了唇舌。

“唔……”

没有恋爱经验的王子殿下无师自通,温柔地撬开小猫咪的牙关,鼻尖蹭过脸颊,是奶香味儿的Karry。Karry觉得自己就像一座不堪一击的城池,敌人杀到城下,半点抵抗都做不了,只能大开城门,任凭他攻城略地。

不会换气的Karry都快窒息了,从眼角到脖子一片潮红,眼睛水汪汪尤为可怜,王俊凯笑着亲了亲他的鼻尖,“起床啦,我的小猫咪。”

 

早餐是面包和浓汤,莫蒂看得出王子殿下心情不错。一向因为忙碌而没时间和儿子共用三餐的后毫无征兆地出现在餐厅,坐到王俊凯的对面,慈爱地关照起他的生活。

Karry小心翼翼地喝着汤,不敢抬头。后不算年轻,但仍然保养良好,举手投足都是不怒自威的气势,这些天来他也隐约感觉到自己身份微妙,生怕自己给王俊凯添麻烦。

母子俩的谈话停下,后将目光转移到了Karry身上,小猫咪还算聪明机灵,抬头小声地喊道:“您好。”

后点点头,幸好她并没问起他的身份,很快就离开了,临走前让王俊凯有空去见见王,言语间透露出隐约的担忧,显然王的状况已然不大好。

 

用完早餐,王俊凯就先一步离开了餐厅,让Karry待在这里等他。他知道自己不能跟去,可是这几天寸步不离王俊凯,看不到他,有些心慌。

莫蒂留在这里收拾餐具,在Karry的世界里,为他倒过一杯牛奶的莫蒂可以值得信任。他试探地问莫蒂:“殿下是不是会成为,王?”

莫蒂吓了一跳,连忙上来示意他轻声点。

“我的小祖宗,这事怎么能大声议论呢——但八成是了,陛下只有殿下一个儿子。”

“为什么呢?”Karry单纯地仰起脸。“为什么只有殿下一个儿子?”

莫蒂思忖着要怎么说,要是话传到殿下耳朵里,自己到时候就是议论主子,死罪一条。但如果含糊过去不回答,指不定这位小祖宗下一次会去问谁。

她说:“因为王唯一的妻子就是后,后唯一的儿女就是殿下。”

Karry听懂了字面上的意思,但他还不能理解深层含义,疑惑地歪着头。

它没见过自己的父亲,母亲除它以外还生了很多兄弟姐妹,它们从小一起长大。人类难道,不是这样吗?

 

王俊凯推开餐厅大门就看见Karry坐在那托着腮眼巴巴地望着门口的方向,看见他有些毫不掩饰的欣喜。

阳光灿烂,他们出了宫殿,在草坪上漫步。

Karry被王俊凯牵着,他想了一会儿,停下脚步,问王俊凯:“为什么‘王唯一的妻子就是后,后唯一的儿女就是殿下’?”

王俊凯听了,微微一怔,笑着反问:“谁告诉你的?”

Karry不说话,他觉得自己要是说了可能会连累莫蒂,不能干这么没猫德的事。

王俊凯很认真地思考了下,对Karry说:“因为父亲爱母亲,娶其他女子会让母亲难过,他舍不得母亲难过;同理,生孩子很辛苦,他舍不得母亲辛苦,所以只生我一个就够了。”

Karry微张着唇,他不确定自己有没有发对这个音:“爱……是什么意思?”

小猫咪用生涩的口吻吞吐着这个字眼,惹得人心口发烫。

“就是,做我怀中猫的意思。”

王俊凯说这话时,眼眸被阳光照成通透的琥珀色,风拂过他的发梢和身旁盛开的向日葵,与初见时,一模一样。

 

不出所料,几天后,王去世了。

新的王诞生了。Karry站在宫殿的角落里,看着王俊凯戴上那顶看起来就很沉重的王冠,红宝石色的披风拖在台阶上,他精美的靴子一步一步踩上去,手杖是低调奢华的金色。最终,他坐在了王座上。

金碧辉煌的宫殿,给人感觉微的冰凉,坐在尽头的男人高高在上,无比尊贵,像是不可亵渎的天神,光芒铺就千万里。

Karry说不清现在自己是什么心情。王俊凯的视线慢慢转过来,看到Karry,仍然是温柔静和,仿佛蔚蓝的深海。

他们换了一间卧室。是上一任王和现任太后的卧室,要更大一些。Karry还是和他一起睡,只是他不知道,因为这事儿,许多大臣都提出了意见,但都被王俊凯一一驳回了。

在Karry看来,生活唯一的变化就是他不能跟王俊凯一直待在一起了。他总是有很多事要忙,大多数时间都在书房里处理政务或者接见大臣。他并不禁止Karry进出书房,是Karry自己不想去,他怕打扰到他。

Karry就去和莫蒂待在一起。莫蒂仍然在伺候王俊凯的饮食起居,平日也负责进出书房端茶倒水,Karry就搬个小板凳坐在厨房里,跟她说说话,像个有着认真的烦恼的小孩一样,言语中流露着期盼和思念。

莫蒂时常借口自己太忙了,拜托Karry把咖啡和红茶端去书房。这是个名正言顺的理由让Karry能去看王俊凯一眼,也不会有打扰王俊凯的负罪感。她想,自己也算是尽一份小小的力,能让这个少年多笑笑。

 

Karry小心地用身体顶开门,在大臣们的注视下绕过书桌,在王俊凯面前,放下茶杯,加糖加奶,意外地熟练。其实按照职业素养,侍女们在进入书房前都应该先敲门,得到主子的许可才能入内。但是没有人教过Karry,王俊凯也从不提醒。

Karry不会逗留,顶多偷瞄王俊凯几眼,有时候视线还会恰巧在空中撞上,就像个被窥探到卑鄙心思的小贼,红着脸逃跑。

王俊凯满意地挑了挑眉,端起咖啡抿了一口。大臣睨着王的脸色,谨慎地开口:“王,那纳妃选后的事……”

“不选,不纳。”王俊凯淡淡地吐出两句话,翻动着眼前的文件,看不出喜怒。

大臣硬着头皮:“王,您需要尽早诞下继承人,怎能不纳后选妃……”

“我还这么年轻,您就要开始担心我死后谁继承王位,未免太早了些。”王俊凯抬了抬眼,吓得大臣赶紧单膝跪地。曾经温文尔雅的少年如何变得一个眼神便能让人浑身冒冷汗,谁也捉摸不透。

此后,大家都心照不宣:不能跟王提纳妃选后的事。

 

王俊凯揉着太阳穴,轻轻推开卧室的房门。只开了一盏床头灯,被子有一个凸出的形状。他带上门,不自觉放轻了脚步,去关掉了灯。黑暗中,Karry埋在被子里,只露出睡相安稳的小脸。

心底一下就柔软了几分,疲惫也一扫而空。王俊凯钻进被子,把人揽到怀里,满足地睡去。

睡得比Karry晚,起得比Karry早,最近一直是这种生活状态。天蒙蒙亮时王俊凯就转醒了,手臂又麻了。他亲亲小猫咪的额头,就轻手轻脚地起床换好衣服去忙碌。

Karry起得比较晚,但都会在吃早餐之前。今天王俊凯却没在餐桌上看见他,莫蒂为难地说,Karry还没睡醒。他没多想,让莫蒂不要催他,在Karry醒来之后再热早餐给他吃。

到了中午,还是不见Karry人影。

“他躲在被子里,怎么说都不肯起床,问他是不是不舒服也不回答。”莫蒂有些担忧,王俊凯觉得事情不对,大步冲向卧室。

被子乱糟糟的,人躲在被窝里,只看得见一个团,还微微地颤动。他稍微冷静了一点,关上门,沉声问:“Karry,怎么了?”

没有回应,只是被子团缩了一下。他上前两步,听到被子里传出一声低低的带着哭腔的呜咽。

他又问了一遍,Karry还是不说话。王俊凯直接掀开被子,不由得怔住。

睡衣皱巴巴的,头发也胡乱搭着,两只猫耳不安地一动一动,Karry面色潮红,满脸泪痕,眼睛湿润又可怜,看见王俊凯,直接用手捂住脸,隐约发出沙哑的呻吟。

王俊凯把他捞起来,不容置疑地扣进怀里,安抚地拍着后背,急切地问:“发生什么事?”

Karry挣扎了两下想要逃离,但是根本无法反抗,一边哭一边忍不住贴着王俊凯小幅度地磨蹭。“王……王俊凯……”他哆哆嗦嗦语无伦次地喊王俊凯的名字,原本温润好听的嗓子不自觉夹杂着一丝甜腻。

王俊凯眉头一皱,脑子里突然闪过一个想法。

“Karry……你不会是,发情了?”

怀里人身子一僵,看来是猜中了。他早该注意到的,Karry怎么说也是只猫,只是因为变成人的样子才被自己忽略了这点。

他为难起来。看得出Karry很难受,但他实在没什么经验,也不知道要怎么做。

Karry咬上了他的喉结。猫咪的小尖牙有些锋利,一路从脖子细细啃到锁骨,留下微红的印记,比起疼痛,更多的是刺激。

竖着抱人有点费劲。如果此时有哪个侍女路过走廊,就会看见王抱着少年,一阵风般地走向浴室。

 

王俊凯喘着气把Karry扔进浴池,衣服都没来得及替他脱,丝绸睡衣紧紧地贴在身上,露出少年清瘦的曲线。Karry迷惑地仰头看着站在池边的王俊凯,王俊凯刚解开衬衫的第一颗扣子,Karry已经有些急切地伸手拽了拽他的衣角,眼睛里雾气弥漫。

王俊凯想也不想地跳进水里,Karry抓住他湿透的衬衫,亲吻他的下巴和唇角,柔软的猫耳剐蹭他的脸颊。水声撩动的声音像是涨潮的海水打湿了气氛,王俊凯抹掉Karry脸上的水珠,可能因为热,小猫咪已经有些迷迷糊糊地开始脱自己的衣服,还本能地继续贴着王俊凯。

“王……”

王俊凯很少听Karry喊他,但是冷冰冰的“王”使他不满,所有他的臣民都这么呼唤他。

“错了。”他惩罚性地掐了把人的侧腰,但力道不重,“还记得你在卧室叫我什么吗?”王俊凯耐心地诱导他。

小猫咪被掐得发出一个委屈的鼻音,他很容易上钩,糊里糊涂地搂住王俊凯的脖子,挂在他身上,软绵绵地呢喃:“唔……王俊凯……”

很久没被人喊过名字了,尾音勾人得像是猫爪一下下不轻不重地挠着,充满依赖。得到满意答复的陛下奖励了一个吻,Karry不依不饶,想要第二个、第三个,身体隔着湿润的布料紧密贴合,他用不太灵活的手指去扯王俊凯的衬衫纽扣,但是失败了,急得快要哭出来。

王俊凯被他弄得没脾气,想自己去解,固执的小猫咪非要亲自来,甚至用牙齿咬。可怜那件质地上等的衬衫,鬼知道它经历了什么。

“慢着,Karry。”王俊凯哭笑不得,试探地问:“为什么想脱我的衣服?”

小猫咪不肯回答,仍然在着急地对付衬衫上的纽扣。王俊凯扣住了人的后颈微微摩挲两下,强制性地让他抬起头。

“嗯?为什么?”他的口气很温和,但仍然让人觉得有压迫力。

小猫咪像是被欺负了似的,一股哭腔:“因为……因为想要你……”

王俊凯呼吸一窒,下意识舔了舔唇。他知道小猫咪可能还不太擅长人的语言,表达不清楚,但这种露骨的话还是将心脏狠狠一击。

“为什么想要我?”

他哑着嗓子问。

“不知道……”

Karry闭着眼睛,微微发抖。

王俊凯吻在他眼睑上。“因为喜欢。Karry难道不是因为喜欢我吗?”

事实证明,Karry对王俊凯完全没有抵抗力。

“是……”

他弱弱地应声。

不知道王俊凯是使坏还是真的没听清,“嗯?你说什么。”

“我说,我喜欢……”

话音未落,已经再度被吻住。

浴池里微烫的池水和朦胧的水汽都只不过是催情剂,把坠入爱河的人们淹没过头顶。

 

Karry睡了很香的一觉。睁眼,他第一反应就是去找王俊凯,然而对方就睡在他的旁边。草坪泛着柔软的草香味,天空蔚蓝,远处的宫殿一如头一回看见时那样华丽壮美。

他打了个哈欠,摸到王俊凯的手,习惯性地将五指插入指缝里,却摸到一个硌人的东西。一看,一枚戒指,他第一次见王俊凯戴。

是枚个头不小的绿宝石戒指。Karry从没见过这么漂亮的颜色,透彻而深邃,像是从夏天的森林里摘取了一角,生机勃勃。不知道什么时候,王俊凯已经醒了,只是没有出声,凝视着Karry的侧脸。

他坐起来,看了看戒指,摘下。“喜欢?送你了。”

对他来说正好戴在中指的戒指,到Karry那里就明显松了一圈。Karry不解地望着他,王俊凯笑着捏他的猫耳。

“不觉得很像你的眼睛吗?”

Karry闻言,似懂非懂地低头看向戒指。

 

“我想,做你怀中猫。”

“嗯?”

“你不是说这是爱的意思吗?”

 

-END


想开车还是没能下手QAQ写到这个时间也是很嫌弃自己了  所以希望你们就不要嫌弃了


评论(6)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