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酒女孩

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
搞搞all凯/凯我
很糊√

#凯我# 《矛与盾 04》

《矛与盾 04》

*伪凯我向 请勿上升真人

前文:01 02 03

<BGM:《Summer Storm》-Jessica>

既然说是私奔,那就要有私奔的氛围。我们一路小跑出KTV,我拽着他蹦上我的小破单车,风风火火地骑上大马路。此时路上的车已经愈发少了,路灯一盏一盏,影子拉长、缩短,再拉长。温热的风不断把我的碎头发吹到眼前来,我却不觉得恼人,反而有些放飞自我的快感。

“夭枝姐,我们去哪啊?”王俊凯在后边问我,声音里是畅快的笑意。要不是我怕骑进沟里,我真想回头去看看他露出虎牙、笑得甜甜的模样。

我突然觉得骑得并没有来时那么吃力了,甚至要轻盈地一路上天去。刚刚在包厢里似乎喝了一两杯啤酒,酒劲有点上来了,脸烫呼呼的。

“管它呢!去哪都好啊。”我心中其实已有目的地,只是此时云里雾里,错觉这车像是左右乱晃,怪不稳的。

我晕头转向地大喊你抓牢啦,我现在可是酒驾。连夸一下都会耳朵红的小帅哥磨磨蹭蹭了很久,才轻轻地把手搭在我肩上。

怕尴尬似的,他开玩笑说:“你别把我拐去卖了。”

于是我一下子加快蹬了几下,车向前直冲。“Wow,偷小孩咯——”

风很响,我的声音也刮了好远的样子,然而夜深人静,狂热的只余尚年轻的人。

 

“原来你要带我来海边啊。”

虽然接近深夜,但海滩上还是零零散散有几个人。凌晨来海边谈恋爱或者喝酒,对文艺小青年来说多有逼格啊。

“走啊。”我将自行车就地停下,弯腰把凉鞋脱掉拎在手上,拉他踩进沙滩。

风带着湿气。很暗,四周那一点微薄的让人能看清脚下的光线不知从何而来,只听见海的声音,沙沙的,一下一下摩挲着耳根。

王俊凯也脱了鞋,我们赤着脚踩在沙滩里,脚背陷进沙子。

“唉,早知道带酒来了。”我遗憾道,“气氛这么好。”

他没讲话,摸了下口袋,翻出耳机来。可能是想听歌,但是没找到手机,说扔在我自行车的置物筐里了。

我说:“你直接唱吧,我听着。”

我们卷了裤脚到浅滩区,海水没过脚踝,很凉。王俊凯真的开始唱歌,我才知道KTV有多low,嘈杂的音效和设备只会埋没他的嗓音。他清唱,只以潮声为伴奏,音调温柔,像是海,清透、简单。

我们就那么站着,他唱完一首,再一口气唱下一首,我冒出一个奇怪的想法,希望夜再长一点,他能唱到天亮——然后我们一起看到天边泛起鱼肚白,海上生日。

我想我即使手舞足蹈、用尽毕生所学的语文也形容不了这样的感觉,喉咙干燥、眼睛发烫,舌尖酸酸的,汇聚在一起,变为一种微妙的感觉。

啊,有点像年轻人说的心动。

他唱完就沉默了,我想夸他一句,但一下子就是说不出话来。过了很久,我转过身,用那种我自认为最容易产生笑纹的弧度朝他笑。

这并不是传统意义上、如青春期般躁动不安的感受,我向来不是会失去控制的人,但你要是遇到过,就知道人为美好的东西倾心是多么正常且容易。

我往水更深一些的地方跑去,王俊凯就跟过来,带起了一片小小的水花。我抬眼看了他一下,他也在看着我。某种默契似的,我们不约而同地踢起了水,深一脚浅一脚,像两条瞎蹦跶的鱼。

踢着踢着就不对劲了,开始下意识地比谁的水花大。虽然很刺激,但是我隐约觉得我卷到膝盖的裤腿已经沾湿了。我们嘻嘻哈哈,推推搡搡,幼稚顽劣得像两个学龄前儿童。

我说我跟你待一起就不是重返十八岁了,是重返六岁。王俊凯哈哈笑,结果突然脚底打滑,“扑通”一声,坐水里了。

他湿透了,包括刘海,坐在原地,张着嘴眨巴眼睛一副傻不愣登的可爱样。我随即仰天大笑伸手拉他起来,他狼狈又不好意思地抓抓头发。我真的觉得特别神奇,什么都是暗的,没有光源,可他的眼睛就是随着海面的波浪,衍生出细碎的闪光,感觉就像是月圆夜将手伸出窗外,接了一捧月光在手。

“你看,你刚刚把手机扔在我置物箱里是对的。”我帮他拧了拧T恤,拧出一串水来。“所以我才能听到你唱歌,这都是因果缘分啊。”

王俊凯听到这里就笑了。“是啊,因果缘分。”他边念边点头,好像想起了什么。

 

我走向几块叠在一起的礁石,有对小情侣坐在那上面接吻。我旁若无人地找个空位置坐下,在那对年轻人惊恐地看着我的时候,淡定地挥挥手,拿出烟点燃:“你们继续。”

王俊凯走到我跟前,坏笑着低声问我:“你报复社会啊?”

“我又不是故意的。”我委屈地耸耸肩,咬着滤嘴。

我们两个大活人待在这,小情侣当然也不可能真的继续,嘀嘀咕咕了一会儿就走了。我把王俊凯往我边上拍了拍,“烟味道呛,你别凑在这。”

没了他挡着,风一下就刮得很张狂,刚刚闹得太凶,我的头发半散不散,肯定像个疯婆子。我干脆把发圈扯了,任由它风中凌乱去。

“你冷不冷?”我问王俊凯。他眯着眼睛,摇摇头。

我们就这样一言不发了很久,我有一下没一下地晃着腿,看着烟慢慢燃烧,他在望远方,侧脸的轮廓忽实忽幻,诗情画意。

过了一会儿,右手腕被人拉住。我抬头,王俊凯弯腰把我的手拉到海水里浸了浸,我说你干嘛呢,他说:“你看你手心里这棵树,要水才能生长啊。”

他说这话时很认真,心思细腻得就像小孩子给玩具盖被子一样。

“那我这就是棵神奇的树了,是浇海水长大的。”

我摸着自己的手掌心,说。

 

如果问我这辈子干过最疯狂的事情是什么,我会告诉你,是和一个帅哥从KTV跑出来,在海边坐到日出。我抽光了我身上带的所有烟。

但我们没有谈情说爱,什么都没有。噢,纯洁得令人难过。

我们看着太阳从海平线上冒出头,徐徐上升,温暖的风抚过皮肤,坐了一夜,王俊凯的衣服都半干了。

我歪头对他说:“早上好啊。是人生第一次夜不归宿吗?”

他笑了。“嗯,我平时可是很乖的。”

“切,我看你骨头里可不安分,乖小孩不会在背上文恶魔翅膀。”

我跳下礁石,边走边回头说。

“那个……是有原因的啦。”

 

回到车那边的时候我还嘚瑟地跟他说:“你看,我锁都不上停在马路边都没人偷我的车,车破的好处。”

他从置物箱拿出手机,打开看了看,脸色有微的变化。我只当做没看见,自顾自跨上车。“帅哥,咱走不走啦,不走我扔你在这了。”

他这才坐上来,我听见他打字的时候手机键盘发出很轻的“嗒嗒”声,可这跟我又有什么干系呢,很多事情都是有界的,过界了就没意思,比如我和他的相处。他不主动说,那我也没兴趣去问。

算命的说长得猫相的人心思细、不想说的秘密比旁人多,未必不是这个道理。

 

有N个来自小姐妹的未接电话,质问我为什么又带人跑了,她本来准备趁机把那个谁谁谁介绍给王俊凯的。

我说你得了吧,我带他开溜就是怕你耽误人家王俊凯大好青年。

她看我义正言辞的,不爽道:“不会是你自己想下手吧?”

我撂了一句你放屁,就给挂了。

 

-TBC

我已经不在乎半夜有没有人看了……昨天没更,迟来的中秋快乐,大家留个评论吧。

评论(3)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