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酒女孩

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
搞搞all凯/凯我
很糊√

#凯我# 《矛与盾 09》

《矛与盾 09》

*伪凯我向 请勿上升真人

08指路

一曲结束好像已经是很漫长的时间之后的事了。点评席会现场决定去留,我的目光总是忍不住越过点评席,看向后面的夭枝他们。她一直在看着我,眼睛亮亮的。

全票通过,晋级。我的心像是一个鼓胀的热气球终于瘪了,慢慢落到地上。我鞠躬,拿着吉他一步步走下舞台,没回后台,径直往观众席去了。

夭枝蹦蹦跳跳地上来给了我一个熊抱,她跟对待小孩子似的,使劲揉我的头发,笑嘻嘻的样子让人觉得她预谋了什么恶作剧,但衣服上的味道很温柔。

“小帅哥你超酷的诶。”她说着,就伸手来拉我。“走,你老板娘今天酒水全包,咱开庆祝趴去。”

我顺从地跟着她的力道走,却忍不住说:“开什么庆祝趴啊——这才刚晋级下一轮呢。”

我这人可能就是这样,换做别人一下台可能就跳起来了,我就不会,总觉得这样还不够。

话是这么说,去还是去了。与其说是给我庆祝,不如说是跟平常一样在酒吧里群魔乱舞。我是不参与的,因为夭枝姐推我上去唱歌。

“以后你的嗓子就越来越值钱啦,不随便开口唱歌了,我趁着机会再听几曲吧。”她拿着酒瓶对我说。明明是一如既往的没心没肺的话,我偏听来有几分惋惜。

不会的。我蹲在舞台上对她说,以后也能听到的。

这里太吵了,不知道她听清没有,仰头朝我笑。就跟上次一样,变幻的五彩灯光不断掠过她的脸,灿烂,年轻。

我直接站起来,手指在琴弦上一挥,就是连串强劲的音符从扩音器里溢出来。我向往唱歌时的疯狂,没有单调和束缚,灵魂永远自由。

——小恶魔并不是想要搞破坏,他只是没那么想守规矩。

 

那天晚上,吉他和我不知疲倦地唱了一曲又一曲,仿佛要将在那个比赛舞台上没来得及全释放出来的激情全挥霍光。我的声带没有疲倦,吉他的弦也没有。

我有时会低头隔着人群找夭枝,她最好认,一手拿两个酒瓶,头发乱甩、摇来晃去的那个就是。人潮像海,她是漂浮于海面上的一片叶子,随着浪潮漂来舞台边,又漂到远处去。

我们一直闹到凌晨,酒吧要打烊了。这是老板娘的原则,她说如果开到早上,肯定会有醉鬼赖在这里睡一夜,一大早再被妻子或女友拎着耳朵拖回去。

我这时才觉得嗓子有点疼了,老板娘拍着我的肩膀说给我加奖金,就把我推出去说拜托我送她的塑料花小姐妹回去。

夭枝居然还没有不省人事。我看她喝得不少,但还能自己走路(虽然是S型),我原本想扶她,又不知道从何扶起,想着打车吧,她口齿不清地说了一堆什么奖金什么省钱,非拉我走路。

我跟在她身后,生怕一个不留神她摔沟里去了。她脸很红,靠近她方圆一米就能闻到酒味,今晚有喜事的好像是我,但她嗨得很用心。她说过她没什么梦想,所以可能是看到我离梦想更进一步就替我开心。

夭枝突然停下来转身盯着我,看不清我似的,过了很久才把手伸进口袋胡乱摸了一同,掏出烟和打火机来。我那一瞬间有一种感觉,她会不会要成仙了。

路上没有车了,风有点大,她怎么点都点不着,急得又跳又叫,露出委屈的表情。我颇无可奈何,伸手围住打火机周围一圈,她这才点燃了烟,又笑眯眯地继续往前走,手高举起来,像只亢奋的雀。

她的头发吹的满脸都是,我真怕她烧掉了自己的头发。也许她才是小恶魔,那种最舒服最放松最不守规矩的腔调,想吵就吵,想疯就疯,一觉睡醒了还是条好汉,这股洒脱劲最羡慕人。

送夭枝到她的店门口,她倒还记得自己家钥匙在哪,在我面前从门口一盆花花盆底下拿出钥匙,开了门再放回去。我说你怎么把钥匙放这种地方啊,她直接瘫到躺椅上,喃喃着答我她身上除了烟什么都不想带。

“那好吧……我回去了。”我站在店门口,路灯照进黑暗的屋里,光线迷离,总让人觉得不自在。

“路上小心。”她越说越含糊,“好好唱歌好好唱歌啊,改天来我给你文翅膀……”她真的一下子就睡着了。本来想帮她盖个毯子,发现唯一一条在她身下压着,只能从收银台后面捡了件外套,走出去前帮她关好门。

我和我的吉他并肩走在空旷的马路边。差不多的情景近来非常多,好像是认识夭枝之后,就熟悉了凌晨的寂静。

现在很累,但是很高兴。

晋级了,可以继续唱歌就令人很高兴。我会觉得我是要上战场,吉他和麦克风是我的武器和战友,不流血不流泪,又胜过流血流泪。

我一直认为夭枝给我带来了什么,但是不知道怎么表达。她为我安上了翅膀,这不仅仅是个形式,带动了内心深处的某种野性。我有了勇气,我自己生出的底气,正来自这种无所畏惧的少年冲动。

我准备回家睡一觉。

 

【视角转换】

我做了梦,但要说我梦到了什么,这恐怕你不信。

我一直梦到有一个圆圆的、可爱的发旋。我回头的时候看到的。但是看不到是谁。

醒来才恍惚那好像是王俊凯。昨天晚上他送我回来的,全程家长无奈脸,我说不定耍酒疯欺负他了。

并没有宿醉的头疼,只是发现昨天晚上妆都没卸,睫毛膏晕满了眼皮。我洗了把脸,正好看到自己手心里的文身。

手心还沾着水,这棵树的绿意险些从我的皮肤里挣扎出来。我知道一日一日过去,它迟早会磨损、变淡,但一定有什么东西存留着。

收到王俊凯的微信。他问我醒了没。

我回复他:醒了,还是一条好汉(微笑)。

他说:“可以帮我文翅膀吗。你说的。”

我很高兴。昨天晚上主持人宣布他晋级的时候我的第一个想法就是这个,可以帮他文一对完整的翅膀了。他唱歌的时候眼尾垂下,像个悲悯众生的年幼的天使。我愿意给他文一大片一大片的云,把他托起来。

 

世界充满了未知的疯狂。比如一个有趣的歌手的成长,和一个酒鬼文身师的迷姐心路。

不说了,他要来领他的小翅膀了。

 

-TBC

越来越接近完结了,可能下一章就END,大家期待什么样的发展呢……请留个评论吧。

评论(3)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