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酒女孩

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
搞搞all凯/凯我
很糊√

#王俊凯##K凯# 《罗曼蒂克牢笼》01

罗曼蒂克牢笼01

【王俊凯×Karry】

*水仙向 请勿上升真人

<BGM:《JAM JAM》-IU>

 

这个世界上是否存在一个对你来说意义特殊的人。

如果要问王俊凯,Karry对他来说究竟有多特殊,那么这个拿惯了狙击枪却仍然在某方面格外细腻的男孩子会歪一歪头,上挑着眼尾告诉你:

“那可能就是,无论他去哪,我都会跟过去吧。”

无论Karry去哪里,王俊凯都会不假思索地跟他走。

如鲸向海,如鸟投林。①

即使Karry成为一座监牢,王俊凯也甘愿自投罗网。

 

①:此句非原创,来自网络。

 

-《瞄准镜后的世界》

今夜风刮得太张扬,闭上眼就在耳畔嗡嗡作响,连带着掀起男孩子的刘海和风衣衣角,若是你看到他兴致勃勃地从吉他盒里掏出狙击枪,立刻就会想象得到俊美死神降临凡间收割性命的样子。

这是不夜城一个寻常的夜晚,人们结束一天乏味的工作后归于霓虹灯中,这已经是开始放纵的时间点了。而王俊凯和Karry所在这幢楼的对面,正明晃晃地展现出一个晚宴的现场。今夜,在对面那幢楼的七楼,某个大型企业的高管主办了一场慈善晚宴。然而有趣的是,这名有头有脸的人物在两个月前被人匿名检举,说他将慈善基金所得大部分中饱私囊,真正到基金会手里的根本寥寥无几。

不过这笔生意的委托原因倒并不是因为这个,听说他因为抓住了某位公司股东的把柄,一直借此胁迫对方为自己偷偷挪用公款、修改账面的事情填坑擦屁股。委托人十有八九就是被胁迫的那位,虽然王俊凯不爱听八卦,但是他不得不感叹对方自作自受——没有人是会甘愿一直被胁迫下去的。

他在天台边缘趴好,熟练地固定狙击枪,透过瞄准镜往对面看。满场的红男绿女,推杯换盏。他嘻嘻一笑,像是恶作剧即将成功。“哇哦,真令人迫不及待。”他回过头去看靠墙而坐的那人,“哥,你那边好了没有啊。”

Karry始终在操作腿上那台手提电脑,没有立刻回答,三秒之后他说:“搞定了。”

今夜的目标毕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虽然做了良好的部署,但是为了全身而退,他们还是准备了一些后路。这条路的右端那幢楼有人坠楼而亡,因为现场封锁,导致大规模堵车。Karry一般不来现场的,此番也是为了入侵对面那幢楼的控制系统切断总电源,或者为交通瘫痪做出一点贡献,拖住诸如警察的闲杂人等。

“Eva,Lisa,我是001,那边准备好了吗?”王俊凯拿起对讲机喊了一句。她们俩就在隔壁那幢楼的天台,两幢楼之间相隔不过一条宽巷子。

对讲机响了两下,听见杨清利落地答道。“一切OK,请指挥。”

公司的规矩,在任务开始前,详细内容只有主指挥能知晓,副狙击手到现场再听取命令。相信你也看得出来,一个黑客,一个主狙击手,两个副狙击手——今夜是一场彻底的屠杀。

“今晚目标:在场所有穿西装的,不论性别年龄。”

虽然跟他关系不大,但是Karry听到这个指令,还是懒懒地抬起眉毛远看了一眼,“数目不少啊,为什么?”

“人家说,主要目标的一些心腹都参与了这件事,今天的晚宴还有许多他看不顺眼的人,叫我们一起搞掉,他加钱。”王俊凯谈论的好像是清晨菜市场卖的白菜,多了半斤少了八两都不那么重要似的。他调整了一下狙击枪,对面楼的一群道貌岸然的小羔羊并不知道自己已经成为砧板上任人宰割的鱼肉,自己的生命即将结束在这三把沉默的狙击枪上。

隔壁的副狙击手回话道:“OK,你第一枪,把主要目标干掉,我们跟着。”

王俊凯一只眼看着瞄准镜,另一只眼下意识微微眯起,加上唇角的笑,带起脸颊上几道褶子,像只狡黠的猫儿。王俊凯瞄准某个人时往往会露出这样的表情,仿佛一个在玩游戏的大孩子,兴奋又狡猾。忽略那把漆黑挺拔的狙击枪,他能让你觉得他所带来的杀伤力只不过是一个任性的孩子在无理取闹,闯的一点小祸罢了,很难想象他的羊皮下是一头长着锋利牙口的小狼。

城市的霓虹将这个大男孩半揽在怀中,微微打亮他半边脸颊。无论他的轮廓变得多么分明,Karry时常觉得王俊凯是长不大的,至少在他面前是这样。明明已经是个十八九岁的成年人,身量跟他差不多甚至比他更具有爆发力,却还是乐于把他当作他的家长,暴露些孩童时期没有来得及施展出来的那些特性,顽皮任性爱玩,偶尔不动声色地撒娇,好让Karry管管他。

王俊凯的危险众所周知,他唯独将Karry软软地裹起来,谁能想到在他面前总是像块小奶糖一样的孩子,是枪法赛过正规军人的优秀狙击手。

他被枪声打破思绪。今夜的屠杀已经随着这一枪开始了,玻璃破碎,对面的女人们惊恐地尖叫着,Karry随随便便往那边望了一眼,主目标似乎已经over了,王俊凯向来不往人脑袋上开的,个人习惯原因,他喜欢打心脏。这事儿被boss骂过几回了,万一没打中心脏把人救回来了怎么办云云,不过这当然是不必要的,王俊凯是不会失误的。

一共三支枪,像罪犯撕裂少女的衣裳般划破空气,对面楼层不断有人倒下,腥风血雨。说是慈善晚宴,说白了就是一场交际,在场大部分男士都穿的西服,女宾客们抱着头嗷嗷叫了半天也没看哪枚流弹击中她们。

以他们三个人的业务技术,只要不作死,子弹也能长眼睛。

他不断地听到王俊凯拉开枪膛的声音,弹壳掉地发出清脆的声音,开枪那一瞬间的火热似乎能通过风传达一两缕到脸上。他跟王俊凯看过去的角度有些细微差别,而且他没有用瞄准镜,他这个角度刚好能看到一个藏在桌子底下的保镖从腰间掏枪,他回头喝出“趴下”几乎和那人开枪在同一瞬间。

王俊凯狠狠地闷哼了一声,抱着左臂躺倒在地上,爆了句粗口,“TMD,枪法居然还不错。”Karry从地上翻起来扶住他,皱了皱眉,“左手臂?”

王俊凯点点头,还想爬起来继续,但Karry趴了下来,径直挡开他。“一边儿去,哥来。”

他许久不碰狙击枪,透过瞄准镜看向对面时明显地感到血液在燥热地流淌,其他目标基本上都被解决完了,那个保镖原本不算在目标之内,但是子弹长眼的前提是,不作死——

他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去回想那个保镖藏身的地点。慢慢地,一点点靠近、瞄准,他舔了舔唇,扣下扳机。

桌布溅上血,那个人倒下了。Karry的手已经因为太用力地抓着狙击枪而有些僵硬了,他拾起地上的对讲机:“凯莉在楼下待命吗?001左臂中了一枪。”

对讲机响了两下,凯莉毫无人情味地来了一句:“还能走的话我们就不用担架抬他了,下来集合,车里先给他简单处理。”

Karry :“……好。”

整个公司,最不能得罪的,除了顶头上司Boss,恐怕就是凯莉。她分管的是审讯,和医疗。前者倒没什么,主要是后者。做这行,受点枪伤难免,但总不可能堂而皇之地去医院,所以公司有一块地方专门划出来做了个小型的医疗部。麻药打多了会使反应力变慢,对杀手来说还是很要命的,变态的Boss遂规定,所有伤口的处理和缝合都不允许用麻药,缝伤口的时候,下手轻重可都在这大小姐一念之间。

一上车,王俊凯就瘫Karry怀里了,嚷着自己是伤员,跟碰瓷似的不肯动。凯莉的助理给他止了血,“车里不是理想的消毒环境,弄不好怕以后发炎,公司不远,稍微忍忍。”

王俊凯紧皱着眉,头发在Karry的外套上乱蹭一通,都已经受伤了还不忘撒娇。“哥,疼。”

Karry安抚地拍拍他。“马上就到了。凯莉,开快点。”

凯莉从后视镜里瞄了他俩一眼,将烟夹在指间,车唰地加了速。

王俊凯眼睛半睁,车子快速掠过一盏盏路灯,黄色光断断续续的,隔着窗户,很散地照过来。Karry听见他很轻很轻地呢喃了一句:“哥为什么不做狙击手呢?”

他听清了,但还是顿了一下,鼻音沙哑地反问:“嗯?”

王俊凯睁开眼,抬起右手把Karry的脑袋扯过来一点,声音更小了。

“我是说,哥拿枪的样子比我帅了一点点。”他勾起一点缱绻的笑,像一片无心飘落的樱花。“就一点点哦。”

Karry失笑,小孩儿疼得脸都没血色了,还不忘说俏皮话。这时车停了下来,这一会儿说话的工夫,已经到公司了。

这是一幢普通的写字楼,下面几层是有一个作为掩护的真正的公司在办公,上面也被做成了普通的办公区域,有前台,有保洁,谁也不会想到这里真正的业务是人命交易。

“Karry,把他摁住。”凯莉在消毒镊子,“我知道疼,别让他乱动。”

王俊凯仍然是刚刚车里那个姿势靠着他,顺从地让Karry压住手臂,凯莉拨开伤口取出子弹的时候,他脸色已经有些难看,凯莉把穿上线的针抵在伤口上的时候,Karry适时地捂住他的眼睛。

王俊凯记得,小时候生病,孩童的自己难免有点怕打针,Karry的小秘诀就是捂住王俊凯的眼睛,他说“看不到就不觉得痛了”。在别人看来像是掩耳盗铃的做法,对王俊凯来说很管用。有Karry在的时候,他鲜少感到害怕。

缝合开始了。Karry看着怀里的人疼得脸色煞白,把脸死死地埋进他衣服里,又咬紧牙关一声疼也不喊,浑身都僵硬地绷紧着。凯莉一针一线,利落得很,缝的过程并不大长。缝完、包扎好,王俊凯又把脸藏了半晌缓了缓,才勉强松了牙关,对Karry挤出一个笑。

“哥,疼死啦。”

殊不知在Karry眼里,这笑简直是比哭还难看。

他顺了顺王俊凯的毛。“乖,我知道。”

抬首望向别处时,顷刻消了温柔神色,说不出的阴冷暗沉。

怎么可以有人伤害他的王俊凯呢,不可以的。

如果有,他只能抹杀掉。

 

一个人变得珍贵而不可替代总归是有理由的。

比如说,Karry可以烫伤自己的背脊,给他背来一轮太阳。王俊凯透过瞄准镜看到的那个世界是最贫瘠的,所有人都光秃秃的,只剩下生命供他收割。可Karry不会出现在瞄准镜后,Karry是最富有的,他身上背满了他能想象到的这世上所有的心安和信任,还有他身后明亮的天空。

也许还因为,Karry愿意牵起他沾满血的手。

 

-TBC

 

大家好!本低产写手终于来了!其实这一章半个月前就码好了,因为种种原因搁置,现在才发出来。今后的更新也会比较慢,可能会半个月或者一个月一更,如果大家愿意等我我先给你们么么哒

这篇文的脑洞来源是我经常觉得他像个狙击手一样隔着屏幕就能击中我的心,所以有了这个人设。我私心真的好爱这个设定!!所以想要努力写

标题真的想了很久,想过很多,后来都没有采用。采取连载的形式是不想消失太久(鬼知道我一次性写什么时候才能写完),那些没有用上的标题也会作为每一章的小标题出现。

说了这么多,真的有人在看我的文吗……不管了,希望看到的小可爱可以留评论说说建议和对剧情走向的期待~


评论(11)

热度(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