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酒女孩

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
搞搞all凯/凯我
很糊√

#王俊凯##K凯# 《罗曼蒂克牢笼》02

《罗曼蒂克牢笼02》

01指路

【王俊凯×Karry】

*水仙向 请勿上升真人


-《与狼共舞》

回到家时已经很晚了。

他们俩一同住在市中心一间公寓里,地方不大,毕竟他们并不经常待在家。打扫得很干净,大部分陈设是Karry喜欢的黑白性冷淡风,要是某个细节或摆设特别中二,那八成是王俊凯搞的。

这间屋子的故事挺多。他们两个一起住到成年,Karry本来想搬出去,以为王俊凯能照顾好自己,没想到只搬了一个星期,王俊凯就用泡面盒子和没洗的袜子铺满了整个客厅,对有洁癖的Karry来说,简直酷刑。

王俊凯并不是不修边幅的人,他暗暗琢磨过,兴许这只是对方的变相撒娇罢了。想要继续跟自己住在一起,于是做出生活不能自理的样子来,他也是对王俊凯太不严格了。

王俊凯这又孩子气又霸道的性子完全是被Karry宠出来的。干这行收入丰厚,王俊凯很少有什么想要的东西没有得到。十四岁那年说想要学吉他,Karry挥挥手:买。过了两年迷上游戏,什么手柄啊Karry也不太清楚,只是在小孩儿蹦蹦跳跳地跑过来冒星星眼看着他的时候, 默默叹了口气:买。

王俊凯十八岁生日那天,Karry送的是最新型号的狙击枪。他也是稍有琢磨过的,王俊凯经常抱怨一直用的那把用腻了不好玩,还被他看到过在微博上刷新型号的枪,那眼馋的样子,小孩儿不开口问他讨,自然就是他主动送来的更有意思了。

那天王俊凯就是客厅这张沙发上坐着打游戏,Karry走过去把装枪的包扔他怀里:“生日礼物。”王俊凯看了一眼,兴奋得整个人从沙发上弹起来,笑得像是得到了全世界。“谢谢哥。”

Karry探手打开玄关处的灯,客厅仍然漆黑着,他一眼看到了堆在角落的吉他和游戏手柄,不禁失笑。王俊凯刚缝了伤,澡也不能洗,进了自己卧室准备睡觉,片刻之后在屋里喊他。

“怎么了?”

王俊凯的毛绒脑袋从门缝里露出来,委屈道:“没法自己换睡衣。”

Karry从没想到,王俊凯成人后,他居然还有机会帮他像小时候一样穿衣服。虽然都是男生,但Karry还是顶着罪恶感,将眼睛停留在王俊凯的腰腹上蹭了两下。王俊凯小时候是很清瘦的,随着年纪增长,骨头拔节,不知不觉练出胸肌,腰又细,像一只充满爆发力的小豹子。

王俊凯对别人的视线很敏感,但此刻旁边的人是Karry,他自己又困得不行,在Karry的指令下抬手放手穿好睡衣,倒头就睡。

“半夜别翻身。”Karry扯了被子盖在他身上,“小心扯到伤口。”

王俊凯很轻很轻地应了一声,Karry以为他睡着了,正要转身回房,王俊凯却小心翼翼地往旁边挪了挪,拍拍身旁的床铺。“不行,哥,你不看着我,我怕我翻身。”

这倒是个好理由。Karry叹口气,只以为是对方黏人,脱了外套,无可奈何地钻进被子里。

另外一个人的温度隔着被子传过来,叫人格外安心。王俊凯悄悄地舒了口气,这才完全将眼睛合上。

 

王俊凯对枪支感兴趣是从小就开始的。

自记事起,他就住在阳光福利院。那个时候每年都会有许多善心的人给孩子们送衣服和玩具过来,其中就有几把玩具枪。福利院的玩具是大家轮流着玩的,偏偏王俊凯那时就霸道,谁要是敢抢他的枪,他囫囵就是一顿打,倔强得不得了,谁也拿他无可奈何。

直到有一天,在角落里玩儿枪时,身前突然多了一片阴影。一抬眸,就看到那个男孩儿,个子只比他高一些,表情也不是很可怕,只是平淡地俯视着他,却叫他没来由产生一股压迫感来。

王俊凯对他稍有印象。这个男孩子叫凯利,长他几岁,平常也不跟大家一起玩,喜欢在旁边安静地坐着。“你喜欢枪吗?”当时Karry问他。

他谨慎地点了点头,大眼睛紧盯着面前的人,没来由的紧张。Karry微弯下腰,向他伸出手,仍然面无表情:“可以给我看看吗?”

往常情况下,王俊凯都会坚决地拒绝,他在玩具这方面上是很小气的。但是这次他双手将手里的玩具枪递了出去。Karry接过来,前后仔细地看了看,又还给他。“谢谢。”

于是第一次见面,王俊凯就傻愣愣地抱着玩具枪,看着Karry酷酷地走远了。

第二次是他自己鼓起勇气,跑去坐在安静看小人书的Karry旁边,等对方抬起头看着他的时候,才涨红着脸结结巴巴地开口问,你要跟我一起玩枪吗。

Karry“啪”地一声合上小人书,波澜不惊:“好啊。”

福利院里最孤僻的两个孩子,居然成了对方的玩伴。王俊凯小的时候唯一能感到珍贵的就是抢来的东西,有人陪伴之后,他很难说清楚那是怎样的一种珍惜的感情。这样美好的日子原本应该一直持续下去,他在自己小小的快乐岛上,从没有想过会遭遇飞来横祸。

这件事情他成人后也始终没有过问过。那天,阳光福利院遭到了组织的屠杀——他至今没有想明白,这群个个拿枪的人为什么要对一群孩子和几个只会洗衣做饭哄孩子的妇女下手,他也并不想知道。他和Karry那天仍然待在角落里,福利院里一片混乱,孩子们哭叫着逃窜,他们抱在一起发抖,甚至不敢大声呼吸。

组织一个干部发现他们的时候,王俊凯正篡着水果刀挡在Karry前面,像头警觉的小老虎一样死死地盯着他,额头上全是汗。

那是一把阿姨们用来削苹果的小刀,上面还有hallo kitty的图案,他要踮脚才能勉强从柜子上面够到。那个干部虽然顿了一下,但仍然朝他们举起了枪,而王俊凯当时的身高才不过刚刚到那人的腰腹而已。

当组织其他人赶到的时候,那个干部肚子上被捅了一刀,正躺在地上呻吟。王俊凯仍然在发抖,小小的手握着沾满血的水果刀,旁边的Karry拖着那把属于干部的跟他身量差不多的狙击枪,抬起漆黑的眼睛警示地盯着他们。

两头凶恶的,狼的幼崽。

 

脑回路神奇的Boss想要带走他们,王俊凯并不是很情愿的样子,Karry抬头看了看周围这一圈大人,别无选择,他向王俊凯伸出手,“走吧。”

那把枪被Karry抱了一路,他用那种警惕的眼神看着周围每一个人,并且不允许王俊凯离开自己的视线范围,即使是成年人也不能摆布他。

他们开始被Boss培养,接受大量的高强度训练,包括潜伏、刺杀、收集情报、枪支来源,一切跟杀手行业有关的都涉及过,他们的身份信息和成长轨迹都被Boss伪造的完美无缺。最后王俊凯做了狙击手,Karry留在幕后,负责研究目标,制定刺杀计划,偶尔当个黑客。

对这份行业,王俊凯说不上多喜欢,杀戮本身带给他的快感并不大,触摸枪支时的热血沸腾才更加令他兴奋,用瞄准镜瞄准目标心脏那一刻,他自己也被某种愉悦击中了。

其实也是到了组织以后有一段时间,周围人包括Karry才发现,王俊凯怕黑。

怎样一种怕法呢,不能把他一个人留在漆黑不见光的地方,如果那个地方正好是幽闭的,就更要命了。但是要做杀手,在黑暗的地方潜伏很长一段时间是很难避免的,Boss采取的治疗方法是直接把王俊凯扔进小黑屋里关上十天半个月,食物很少,只给水喝,顺便锻炼一下他的耐饿能力。

结果就是少年Karry一脚踹开了Boss办公室的门,原因是王俊凯还在长身体,怎么能让他饿着。Boss虽然妥协给王俊凯吃东西,但是在王俊凯克服黑暗之前,还不能从小黑屋出来。

Karry想象不了他的小孩儿一个人待在那间小黑屋子里会有多害怕,一个深夜,他踌躇地溜进公司,来到那扇门前。门被特殊的锁锁着,只有Boss能打开。Karry是清楚的,可是那一瞬间,还是会有用狙击枪把门轰开的冲动。

他试探地敲了敲门,耳朵贴在门上,似乎能听到些动静。他继续敲,接着听到王俊凯正在向门靠近,似乎是手脚并用爬的。

门的缝隙里传出一个不甚清晰的奶音:“……哥哥?”

Karry被这一声哥哥叫得心下一颤。“是我。”

“里面是不是很黑?害怕吧。”

王俊凯委委屈屈地“嗯”了一声,听这鼻音是要哭了。

“男孩子,别一下子就掉眼泪。”他话音刚落,就听见王俊凯吸了吸鼻子,乖乖的把眼泪憋回去。其实主要是,他现在没法给人擦,王俊凯自己肯定就是拿衣袖乱抹一通。

“哥,我想回家。”门那边的小孩抽抽搭搭,叫人心疼,Karry叹了口气,就地靠着门坐下。“哥在这陪着你,等你不怕了,老板就放你出来,哥接你回家。”

到后半夜,王俊凯困了,又不肯睡,明里暗里,是怕Karry走。Karry就一下一下地敲着门,各一秒一下,敲木鱼一般,让门里面的人听见。只要敲门声停下来三秒以上,那头的小孩就敏锐地醒来,小心翼翼地喊他。

Karry那时一边心疼一边想,还是要教他硬气点,别总是可可怜怜的。

当然,当他后来发现王俊凯开始上学以后会直接把欺负他的小瓜娃子怼回去之后,他才发现小孩儿只是在他这里从不硬气罢了。

其实男孩子是不必养得太好的,尤其不能过度宠溺,偏要叫他自己吃些苦头。道理Karry都懂,可就是舍不得,只想把这珍贵的人捧在手心里,还怕他碎了。

拥有这样的想法是在十几岁的某个清晨,他在外面出任务出了一夜,又累又饿的归来时,天都已经半亮了。王俊凯就坐在家门口的台阶上,昏昏沉沉地撑着脑袋看着路口的方向,一直等着他。

在一起投身至黑暗的年岁里,王俊凯是他唯一拥有的,那盏守着他回家的长明灯。

这种珍贵,当然不言而喻。

 

-TBC

请大噶给我一点鼓励好吗 哭唧唧

评论(6)

热度(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