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酒女孩

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
搞搞all凯/凯我
很糊√

#王俊凯##K凯#《罗曼蒂克牢笼》03

《罗曼蒂克牢笼》03

前文:01  02

 【王俊凯×Karry】

*水仙向 请勿上升真人


-《原始城市》

萧雅芳,女,39岁,本市某大型食品集团董事长,一个星期前,由于旗下某款零食的质量问题,导致数名儿童食物中毒。此事占据各大报纸头版,至今热度未消,萧雅芳本人及公司遭受了极大的舆论压力,导致公司股价大跌,旗下其余食品也被多家超市做下架处理,损失重大。

华灯初上,夜幕降临,萧雅芳此时正踱步在自己位于市中心的一处别墅里。她松垮地裹着浴袍,灯光下双眼浮肿。她原本是个保养良好的贵妇,但由于最近的波折,每天轮番接到记者的骚扰电话和公关部接连的不利报告,甚至因为记者在楼下守株待兔而出不了门,操碎了一颗心,显得一下子老了十几岁。

她正在对着电话那头的人低吼,但她已经没有那么足的底气了:“你们这群废物,这点小事到现在都搞不好。给社会版块的编辑塞点钱,很难吗?!请记者吃顿饭让他们稿子写好看一点,很难吗?!”

电话那头的人卑微而匆忙地解释,这边塞不进钱那边又通融不了,实在控制不了舆论。但她显然听不进去了,不耐烦地打断道:“实在不行就付给孩子家长一点赔偿金,如果明天我还在社会头条上看见关于公司的报道的话,你们公关部就全给我卷铺盖走人吧!”

她利索地挂了电话,抓起桌上的水杯咕嘟咕嘟喝了几口,怒火难平。

她一边骂骂咧咧地收起电话一边转身走向厨房,想再倒一杯水。但在她跨入厨房并且探手打开灯的时候,忍不住浑身僵硬地顿在原地,连呼吸都一窒,清楚的感受到心跳骤然加快。

餐桌上悄无声息地坐着一个黑衣青年。随着她打开灯,青年抬手放下外套帽子,露出一头黑发和俊朗的面庞。他漆黑的眼淡漠而冷冽,如同他身后那扇开着的窗向她吹来的寒风,令她浑身一哆嗦。

他黑色牛仔裤包裹的修长的腿悬空在桌子外沿,满意地端详着她吓到呆愣的神情,好看的嘴唇勾起看似无害的微笑,微眯的眼中却是说不出的邪气,迎面而来,只觉危险。如果忽略掉他手上那把缄默的手枪,这实在是个如画中人般好看的男人。

而他此刻的微笑更令人心脏骤紧,他歪头注视着萧雅芳,像个年幼的小恶魔好奇而倨傲地俯视着众生。他低沉而温和地说:

“你好,我来杀你。”

人在这种情况下,反应力和思考力都几乎被紧张所冻结,更谈不到转身逃跑这种需要极度冷静的操作,她听了这句话,仍然傻站在原地,手脚一点力气也没有。直到男人朝她举起装了消音器的手枪,隔着枪支,她看着这个从天而降的青年,对方的出现是如此不真实,他的英俊、他说的话和他的举动。

从见到他那一刻,她就被击中了。在死前这个瞬间,她仿佛无意间窥见了堕天使的容颜。

事实上她也确实感受到子弹穿透了心脏。她向后倒去,眼前一黑,再无意识。

 

王俊凯把手枪塞进萧雅芳手里,然后把页面显示着“遗书”文档的笔记本电脑放在她旁边,稍微处理了下现场就吹着口哨离开了萧雅芳的家。他带上门时抬头看到走道上的监控录像,摘下口罩朝镜头比了个俏皮的耶。他知道Karry就在那边看着,并且会处理好一切。他走进电梯,点起一支烟。

Karry看着王俊凯走出大楼,蹦蹦哒哒的拉开车门坐进来。“哥,我干得还成吧。”王俊凯笑眯眯地求奖励。

Karry瞅他一眼,从他手里拿走那支香烟给自己吸了一口,淡淡地:“这种简单的任务,对你来说没有挑战性。”

话虽这么说,但看着对方鼓鼓嘴有些失落的神情,还是往口袋里掏了掏,掏出根棒棒糖抛给他。“喏。”

王俊凯转而又笑嘻嘻地拆开包装纸塞进嘴里。“谢谢哥。”

驾驶座的凯莉大小姐颇为不耐烦地踩下油门,从后视镜里瞪了Karry一眼。“喂,你怎么有糖不给我。”

Karry觉得好笑:“你也是小孩子吗?”

凯莉哼了一声,对Karry偏爱王俊凯习以为常。他们三个其实是一起长大的,凯莉是组织里上一代干部中某位留下的孩子,Karry和王俊凯被Boss从阳光福利院带回来的时候,她早就已经在组织里做一些简单的工作。因为岁数差的不大,她也是最经常带着他们两个的人,大部分时间都充当着姐姐的角色。

王俊凯和Karry一起从大屠杀里幸存,到组织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都充满戒心不愿相信任何人,这样相依为命、互相带着重要意义的两个人,任谁都很难插入进去。包括认识这么多年的她。

“喂,我去酒吧,要不要一起?”

她这次通过后视镜看向的是王俊凯,对方果然将脑袋从主副驾驶座座椅中间挤过来,兴奋地说:“好啊好啊!”

除了杀人,他们都无事可做,因此衍生出不少打磨时间的兴趣爱好。王俊凯刚拿驾照那会儿跟着凯莉玩儿飙车,虽然知道自家小朋友向来喜欢刺激,但他知道之后还是严厉地要求对方戒了。王俊凯喜欢危险,在不超过某个点的情况下他从来不多管,但飙车这个事,实在不是车技有多好就不会发生意外,他不希望有任何事情危及王俊凯的安全。

后来凯莉也经常带他打打台球,逛逛酒吧,只要不出格,他也懒得理会。凯莉原本的专业并不是医生,她是法医专业出身,而且成绩优秀,本硕连读,没带着王俊凯玩解剖就很好了。

直到某天,被凯莉发微信diss了王俊凯一顿——在酒吧有小姑娘跟王俊凯搭讪,说要跟他喝一杯,他出息的弟弟朝人家温柔地一笑:“谢谢,但我不认识你,没兴趣。”

王俊凯总能干些气死人的事。他读初中的时候中二期,打架斗殴无恶不作,经常青一块紫一块地回家,凯莉就边给他处理边骂他。有一回怼了一个欺负小姑娘的胖墩,被老师叫家长,他跑到隔壁高中来把正在上课的Karry拖过去。班主任一看也是个学生,问你爸妈呢,王俊凯打了个哈欠,摊摊手:“老师,我们家就我俩。”和一个暴躁的女人。后面这半句话是他咽回去的。

老师说教期间,Karry一直瞥着王俊凯,目光深沉,阴晴不定。王俊凯在学校里还是拽拽的,一回家就委委屈屈地憋着嘴看着Karry,视死如归:“哥,你是不是要打我。”

Karry刚提起的一口气硬生生压了下去,叹口气:“不打。”怕了你了。

 

其实王俊凯就是任何时期班上大众男神的类型。长得好看个子高,带人打游戏很厉害,运动细胞好,理科总是满分,你要是跟他说话,他也歪一歪头笑眯眯地回应你,却仍能让你感觉到他的疏离。

就算打群架是家常便饭,脸上时常贴着创口贴,让人远远就觉得一股气势,看见姑娘搬沉箱子时仍会不容置疑地主动接过来,说女孩子不适合干粗活,我来吧。

你要是问他数学题,他就趴在桌子上认真地给你讲,你光顾着看他的侧脸什么也没听进去,等他讲完了还是一脸懵,他就笑笑,指间转着笔,“没听懂?那我再讲一次好了。”

你要是让他带你打游戏,技术再菜也不嫌弃你,耐心地指导着,稳赢全局,等你一脸崇拜+感激的时候挥挥手说:“说好凯哥带你飞,不用谢啦。”

撇开狙击手的身份,他其实就是一个大男孩,一股孩子气,有时候又意外地绅士。对女生的耐心是在跟凯莉相处的过程中培养的,他连一个大小姐脾气的姐姐都能泰然处之,学校里含蓄而乖巧的小姑娘们自然从善如流了。

他并不把这些日常的小细节当成是在撩人,更没谈过女朋友,收到姑娘的告白,也是笑一笑。“谢谢哦,不过我不打算谈恋爱,祝你遇到会喜欢你的男生。”之后仍然帮你搬重物、教题目、打游戏,完全不尴尬。

Karry有时将他看作小孩子,有时又不敢小觑他。王俊凯的外表伪装做的无懈可击,骗过了所有人。如果单纯将这样一个校园里的男孩子描述给你听,你会觉得他是一个善于杀人的人吗?王俊凯常年浸染在尸体、枪支和杀戮中,周身却不带着明显的戾气,毫无疑问他是危险的,但从某个角度看过去,他一片纯白。

王俊凯所有的内向都不愿展现出来,他其实没有那么没心没肺。Karry想,也许王俊凯根本就不曾打心底忘记多年前那场大屠杀,他记得很多个夜晚,在王俊凯的童年和少年时期,他会突然在深夜蹑手蹑脚地钻入他的房间,悄悄躺在他的身边和他一起睡。Karry睡眠浅,醒过来问他怎么了,王俊凯说,怕黑。

“不是已经不怕了吗?”

“……今晚突然怕了。”

Karry纵容他这样的撒娇,但是午夜梦回,王俊凯时常惊醒,大口大口的喘着气。他迷迷糊糊地跟着醒来,对方就沉默着一股脑儿钻进他怀里。他一下一下地拍着那稚嫩的背脊,将噩梦怪兽赶回去,别来打扰我的小凯。

王俊凯的顽劣,王俊凯的撒娇,王俊凯的所有乖与不乖,都只是这个小孩寻求安全感的方式。他只想成为他的守护神,让他再也没有从噩梦中惊醒的机会。

 

王俊凯这边激动地说要跟凯莉去酒吧,想想又回过头看着Karry,一脸征求家长意见。Karry没说同意,也没说不同意,抽了口烟,看看他:“想去玩?”

王俊凯捣蒜般点头。

Karry撑着头,看向窗外。“那就去吧,我陪你们。”

窗外路灯一盏盏晃过,像是因为浸染了记忆的颜色而格外湿润,沿车窗无言攀上他的眉梢。

 

-TBC

评论(6)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