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酒女孩

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
搞搞all凯/凯我
很糊√

#王俊凯##K凯# 《罗曼蒂克牢笼》04

《罗曼蒂克牢笼》04

前文:03

 【王俊凯×Karry】

*水仙向 请勿上升真人

 

-《晚安,小凯》

酒吧这种地方,Karry的印象就一个字,吵。

在这里,人们似乎不止两只眼睛。明明身旁或许已经有舞伴正火热地跳着贴身舞,却仍然会在其他符合口味的人跨入酒吧时忍不住将眼神黏上去,不动声色一时半会后,再从舞池中抽身出来搭讪。

王俊凯和Karry坐在吧台边的转椅上,透过舞池杂乱的人群看着凯莉。她坐在后面的一张沙发上,别人来酒吧都是什么吊带裙超短裙,她就穿个Lolita小裙子坐在那抽烟,露出脚上的小皮鞋,明明打扮得像个精致洋娃娃,却反差地一脸冷冰冰又凶的样子。

不一会儿,已经看三五个男人开始坐在那张沙发上,有意无意地借着喧闹贴近她的耳根与她说话。他们俩太了解凯莉了,不管男人们说了什么,感兴趣的,她就对对方笑一笑,不感兴趣的,她只施与一个依旧冷淡的眼神,像是杯子里颜色浓烈的威士忌。

这不是太过高尚的地方,但总有人能把这个不高尚的地方混得很高贵。

王俊凯一边看一边向酒保要了一杯酒。他单手抓酒杯,这只是个小动作,Karry却不知怎么的,突然想起王俊凯小时候两只手捧着水杯喝水的样子。也对,他早就过了两只手才能拿稳一个杯子的年纪。

Karry随手替王俊凯拨了拨刘海,王俊凯回头看他。即使是离得这么近,眼神穿过这浑浊的空气到达对方眼里之后仍然变得迷蒙而模糊。王俊凯笑了,仍然是微邪而顽劣的模样,他把手里的酒杯伸过来:“哥,来一口。”

Karry下意识往后躲了躲,他原本是不打算喝酒的——至少要有个清醒的人把这两个人扛回家。但王俊凯不依不饶,颇有些不达目的誓不罢休,他只能就着对方的手浅酌了一小口。很烈,过口是微凉的,入了胃后开始火辣辣地发热。

大部分人都在舞池里,他们两个坐在吧台边实在有些显眼。Karry眼睛尖,只需随便往舞池里看看,就知道哪几个有意无意看向这里的女人们正在把王俊凯当作今夜的目标。他不禁微微蹙眉打量了王俊凯一眼——可能,天生是焦点?

记得某次王俊凯喝醉酒打电话给Karry求救,去时,他被围在一群女人里灌酒,穿一件红色衬衫,领带松松垮垮地搭在肩上,脖子上还有几个蹭上的口红印。一朵迷人的小玫瑰花微醺又迷离地从女人堆里挣扎出来扑到他怀里,像是总算抓住了救命稻草,有些小欢快地喊哥你来啦。Karry那时真是又好气又好笑,却不得不在对方重新明亮起来的眼睛里败下阵来。

王俊凯喝完一杯酒时,Karry刚刚用眼神带过的一个蓝裙姑娘从人群里向他们走过来,倚在吧台边,浅浅地问王俊凯要不要一起跳舞。王俊凯看了她一眼,回头朝酒吧打个响指:“给他,”指指Karry,“再来杯酒。”

说着就长腿一迈从椅子上站起来,边走向舞池还边回头朝Karry眨了下右眼。

王俊凯不在旁边的时候,Karry的眼睛总是很深,像是将一个漫无目的的夜晚亲手埋葬进去。周围的音乐都从耳道里剥离了,他看着王俊凯,在舞池里,自由地、一圈圈地转着。他并不与那个蓝裙姑娘靠的太近,这令他很欣慰,但对方时常从路过的酒保的托盘里端酒灌他,他居然还照单全收。太没有警觉性了。

难得陪他出来玩,要忍住把他从舞池里拎出来的冲动。

 

不出Karry所料,等王俊凯下来的时候已经醉了。脸颊发红,琥珀色在微眯的眼睛里胡乱流动,胶着而透明。从王俊凯学会喝酒开始酒量就不太好,至少远远比不上他和凯莉,自己却还一点13数都没有,不知道节制。想到这,他远远瞪了那个蓝衣姑娘一眼。

“回家吧?”Karry抓住他的手臂,好让他借力站稳。“嗯?”

王俊凯点点头,又说:“我去跟凯莉姐打个招呼。”

Karry蹙着眉看他步伐有些不稳地再次穿过舞池,走到凯莉面前蹲下身子来,旁边的男人可能以为他也是去搭讪的,投来一个充满敌意的目光。王俊凯用余光瞟了他一眼,也学着旁人那暧昧的样子凑近凯莉说话,完了还报以那人一个挑衅的笑意。

晕晕乎乎总算是走回来,Karry问他:“说了什么?”

“我跟她说,”王俊凯打了个哈欠,“别喝得太醉,如果有人对她图谋不轨,她的手术刀我帮她放在手袋的第二个夹层里了。”

被Karry扶着走到酒吧门口,车是开不成了,打车一时半会也没打到,“坐公交吧。车站就在附近。”Karry做决定。

王俊凯把头埋在他肩膀上,感觉身子随时会软下去似的。“不行哥,我走不动了。”

一米八的大个子还做出这种撒娇一样的动作,Karry笑着撸了把他的头发。“耍什么酒疯?都这么大了,难道还要我背你?”

Karry最后还是把他架着走了一路。王俊凯喝醉酒既不吐也不说胡话,就是晕乎乎的,手脚都软了。他一路上都很安静地任凭摆布,快到公交车站的时候,他突然很小声地说了一句:“以前都会背我的。”

Karry愣了愣,王俊凯说的应该是有些年头的事了,忘了具体什么原因,他好像曾背着王俊凯走过一段很长的夜路。那个时候王俊凯还小,他背得动,还在他背上睡着了,发出浅而柔软的呼吸声,温热的胸膛紧贴着自己的背脊,像朵从脊梁骨长出来的小花。

他失笑:“可是你长大了呀,小凯。”个子都这么高了,体重说不定还比他沉几斤,他就是真想背也扛不动了。

“我不管。”王俊凯的脑袋贴在他肩上蹭着,“长大了……哥就不如以前疼我了。”委委屈屈的跟个没拿到糖的小孩儿一样,这种三岁小孩说的话从他嘴里说出来自然而毫无违和。

“胡说八道。”Karry无奈地把他拖上了公交。

 

末班车上除了他们没有别的乘客。几乎是一上车,王俊凯就在他肩上睡着了。

Karry默默地想,他肩膀上没什么肉,靠上去肯定硌得很,王俊凯怎么能睡得这么舒服。

肩膀有点僵,Karry看着窗外,深夜不回家待在外面的感觉很微妙,除了路灯,所以的灯都熄了,只有二十四小时便利店还开着门铺,世界一片寂静荒凉。就像,就像被世界抛弃了一样。这种难以扫空的寂寥感,很容易在你今夜入睡前占据你整个鼻腔。

一个猝不及防的急刹车,王俊凯因为惯性向前倒去,一下子醒了。肩膀的重量倏然消失。王俊凯懵懵地左右看看,像一只深夜迷路的小仓鼠,这种茫然又有点可爱的样子跟刚刚酒吧里的浪子反差极大,又好像他天生如此似的。

他舒舒服服地靠了回去,但没有再次睡着,而是把脑袋下移,耳朵贴在Karry胸前。“哥你不要动,”他说,“我听听看你的心跳。”

Karry想,隔着身体组织,就算听到也只是很模糊罢了。心跳这个东西太奇怪了,不能像呼吸一样自己控制,它的反应比他真诚很多,他可真怕它此时陡然加快。

王俊凯可能是喝醉之后化身有猫咪黏人症,一头毛不安分地蹭啊蹭,还起静电炸起了一圈。

“小凯,痒。”他尝试着把对方的脑袋推离自己敏感的脖子远一点,“乖,快到家了。”

“哥。”王俊凯嗓子哑哑的,一开口都是酒气。“你最好了。”

“嗯?”

“你最好了。”又在跟他撒娇。

撑到家,王俊凯倒头就睡,翻了几个身之后可能是觉得不舒服,勉强睁开眼睛抽掉了自己的皮带,之后就彻底睡死,Karry本来想给他喂点解酒汤,现在看来也只能等到明天早上了。他给人盖好被子,在床头放了杯水,怕他半夜醒来口渴。

走出去前,他揉了揉肩膀,然后替他关上灯。

 

晚安,小凯。

你也最好。

 

王俊凯做了个梦。梦见自己身下的床铺长出成片成片的树,无边的深绿森林将他包围,床的边界一直到天边,只有风吹树叶带过的没有尽头的沙沙声,除此之外,就像被世界所抛弃和遗忘。

这个时候,他听到有人对他说,晚安,小凯。

到底是谁这么温柔呢?


-TBC

写完是凌晨2:43,红酒女孩=午夜女孩

不知道有没有表达出温柔的感觉,可以的话请给我一个小红心或者一条评论当作鼓励吧~

评论(12)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