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酒女孩

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
搞搞all凯/凯我
很糊√

#王俊凯##K凯# 《罗曼蒂克牢笼》06

《罗曼蒂克牢笼》06

 【王俊凯×Karry】

*水仙向 请勿上升真人

01戳  05戳


-《你以为什么?》

下一秒Karry就皱起了眉。

王俊凯眼睛一眯,叼着烟,伸手勾过姑娘的肩膀。“小江,这么晚还不回家啊?”这种亲近的动作就跟信手拈来似的。他笑嘻嘻地看看一脸懵的姑娘,又看看对面的男人。男人喘着气,阴冷的眼睛紧盯着王俊凯,似乎在判断什么。

Karry默默地想,他跟王俊凯徒手应该干的过这个男的吧。

王俊凯从口袋里掏出打火机点了,吐口烟雾出来,痞里痞气的,对姑娘扬扬下巴,“走啊,我朋友在前面烧烤店,一起吧。”

他仿佛看不懂这诡异的气氛,等姑娘颤颤悠悠地说了声“好”,他似乎是更用力地把她拧向Karry站的那个方向,开始移动。擦肩而过那个瞬间,王俊凯与那个男人短暂对视了片刻,仍然用那双眯起的笑眼。这点距离不长,但他们似乎走了很久。王俊凯很自然,头都不回,小江简直就是在用僵尸的姿势走路,紧张得就差同手同脚了。

Karry一直看着,男人始终没有动,只是用那种瘆人的眼神看着他们两个的背影,于是Karry也盯着他,如果他突然拔出刀冲向他们,他希望自己的反应速度足够快。

等走到他身边的时候,他终于松了口气,伸出手将王俊凯扯得离自己近了些。

真是吓人啊,这个小傻子。

直到拐了一个街角,彻底离开男人的视线范围,小江一下子蹲坐在地上,抽起气来。她说那个男人要她拿出身上的钱,还摸了她,心有余悸地抹了抹眼角。王俊凯安慰地拍拍她的肩膀,没有说话。

他们绕到小区后门进去了,反正就住同一幢楼,就很绅士的把小江送到家门口。她还有些没缓过来,刚要失魂落魄地进门去,突然从门里探出头来:“你们就住在楼下吗?”

“对啊。”王俊凯展颜一笑。

“今天谢谢你了……你刚刚不怕吗?”

“啊?”王俊凯听到“怕”这个字眼,有些玩味似的,“不怕啊,都是男的,他又不比我壮。”他做了个扶腰的动作,实则悄悄地摩挲着后腰藏着的一把小手枪,他其实很想告诉那个姑娘:怕什么啊,大不了一枪崩了他。

他这个人没什么安全感倒是真的,但今天这个活儿因为是跟猎物近距离接触,不像平常距离较远的那些狙击任务,他为了以防万一,才在身上带了个小防身工具。

“快回去洗洗睡压压惊吧,晚安。”王俊凯不再多说,替她带上了门,转身去摁电梯。

他们两个无言的走入电梯,门合上时,王俊凯突然说:“哥。”

“怎么?”

王俊凯盯着他一秒,孩子般的眼睛又笑起来:“哥是不是应该夸夸我,我做了好事呢。”求表扬的样子就差把脑袋凑到他手掌底下去了。

Karry啼笑皆非。“助人为乐是美德,哪有你这样的?”

但他嘴上这么说,还是把手放在王俊凯头上,轻轻揉了揉。

“我啊,觉得有点高兴。”王俊凯诚实地说,“救了人,所以觉得这样很好。”他轻轻道,“虽然我也杀过很多。”

Karry看他垂下细长的眼睫,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的样子,正好电梯此时开了,他收回手,道了一句:“开心就好。”就迈步走了出去。

王俊凯站在电梯里没动,直到电梯门快要重新关上,Karry打开家门发现身后没人,催了他一声,他才忽闪了一下眼睛,往外小跑。

空荡荡的电梯重又合上了门。

他觉得自己像是捡起了什么。

 

结果第二天起床,王俊凯发烧了。

他在床上打着滚喊头疼,Karry看看温度计,将他拖过来严严实实用被子裹成蚕蛹状。“发烧了,待着不要乱动。”

王俊凯的眼睛睁开一条缝,“有没有药啊哥。”

Karry想起王俊凯昨天晚上吹着夜风却不套上他的外套还有诸如“我年轻”的这种没心没肺的话,没好气道:“药有副作用,不许吃。去给你买退烧贴,自己待在家里休息。”

王俊凯委委屈屈,但也明白了啥叫自作孽。等贴好了退烧贴,Karry煮了点东西给他吃,Boss 一个电话call过来,说有任务要给他出。Karry从他手里抽走手机:“他病了,我替他出。”

王俊凯不由分说地被扔在了家,抱着被子哼哼唧唧地打了好几个滚,又不能说什么。

 

Karry到公司的时候,一行人正从会议室里出来。他和王俊凯、凯莉、还有副狙击手杨清、童嘉思是平时出任务的固定搭配,因为业务能力强,王俊凯带头起了个骚气的外号“黄金五人组”。此时从会议室出来的,就是这几个人,还有Boss。

公司的会议室是很少启用的,也就偶尔接接赚得多有风险的复杂差事时,制定个计划讨论一下。Boss向Karry招招手,把笔记本电脑朝向他推过去。

他大致看了看,要在一个社会大佬举办的派对上近身刺杀一个他的合作伙伴,凯莉伪装成服务生,杨清和童嘉思用假身份伪装成赶来赴宴的有些身份的人,按照原本的分配,王俊凯要在对面顶楼负责用狙击枪打乱现场秩序,刺杀由女生中的一个负责,Karry则在结束之后靠电脑操作弄断电闸,然后他们趁机逃脱。

时间就在三天后,“001这三天没法好吗?”Boss问。

Karry淡定地喝一口水。“悬。狙击这个工作本来就需要人注意力集中,他现在头疼得不得了,又不能吃药挂水,到时候就算好一点了也不会好全。”

旁边的几个人对视一眼,都不免忧心忡忡起来。Karry抬起头,“他的工作我来替,我一个人出双份力。”

“你?”杨清看看他。Karry这个人,平时一派寡言,看起来深藏不露,但在场的基本都没见过他狙击或近身搏斗,不敢确认他的实力。

Karry当然猜到她在想什么,眼神中不免带了一点怜悯。实际上他比杨清还小两岁的时候,狙击技术就跟她比肩了。但他不打算说出来,他当初不做狙击手不是做不了,而是因为王俊凯想做,他才自然而然退到幕后去罢了。

人人都只看到一个枪法精湛、草菅人命的王俊凯,自然容易忽略他背后是否站着一个更加阴狠的人物。他不习惯显露,想保护的人只有站在他身边那一个。

于是Karry说:“狙击手的位子我不替,我替Lisa的位子。她来做狙击手,我近身刺杀。”

童嘉思虽然做这一行,但跟略显强势的凯莉和杨清不同,总是很腼腆的样子。她与杨清面面相觑,“啊,但是……”

当初把她们三个女人派上主战场就是因为女人更容易令人放下戒心,计划进行起来也更容易。但Karry比她们年长几岁,说这话时眼神口气都淡定自若,显得无法抗拒。杨清安慰地拍拍她,“没事,Lisa,你的性格本来就不适合浓妆艳抹地贴到猎物身边去让他放松警惕。”

Karry又看了看计划文档,“这个计划有不严谨的地方,这场派对肯定戒备森严,一个不小心容易损兵折将。”他又喝了口水,“我会尽快赶一份更好的行动计划出来,四个人行动,大家还是尽早调整。”

 

王俊凯发现,Karry居然没有及时下班。什么任务能出这么久,这个世界上居然有比回来给他做饭更重要的事?!

这个时候,有人敲门。

他刚想翻身下床,头又是一阵晕乎乎的,忍不住呻吟了一声,慢慢扶着墙走过去开门,居然是楼下的小江。她端着一锅咖喱,显得有些拘谨:“那个,我不小心做多了,你吃饭了吗?不介意的话,帮我分掉一点……”

王俊凯心道真是来得早不如来得巧,闻到咖喱发出的香味,狙击手的警惕天性也因为饥饿暂时抛开,让开身子道:“好呀好呀,请进。”

小江又回自己家打了两碗米饭,把咖喱淋在米饭上,两个人面对面坐着,各自开始动筷子。

看他狼吞虎咽的,她问:“你还没吃啊?”

王俊凯点点头,继续一副大男孩的委屈样子:“我哥就知道上班,都不回来给我做饭了,我饿死了都没人管。”

小江同情又理解地应了声:“啊……你们是兄弟啊?”

“不是亲的。”王俊凯摇摇头,“但跟亲的也差不多,从小一起长大。”他笑着问,“看不出来吗?”

“我看你们说话还有举止,还以为……”小江自己也没想好自己“还以为”后面半句要说什么,于是笑笑噤了声。王俊凯添饭添得猛,一锅咖喱转眼没了半锅,小江有点想要调侃他,正好看到他嘴角沾了一点咖喱而不自知,于是从旁边抽了餐巾纸递过去:“诶,你嘴角……”

她只是想递一下,并不准备做出帮他擦之类的肉麻动作,谁知这时家门突然打开,Karry一进门,就看到小江半起身子举着一张纸巾,王俊凯一脸迷茫地从碗里抬起脸的画面。

他不免皱了皱眉,他是天生有点像狼那种动物一样的人,领地意识很强,被人闯入了领地自然有些不爽,尽管对方是一只没有杀伤力的小白兔。

最主要的可能是小白兔想要做出的那个动作,更令他不满。

“哥!”王俊凯从椅子上弹起来,但是动作太猛,原本就发着低烧,脑浆就跟在颅内炸开了一样,吃痛地喊叫一声又坐了回去,但还是执着地跑到玄关前,眯起桃花眼:“你回来啦。”

江白兔女士终于明白她“以为”的是什么了。昨晚在那种情境下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她虽然很混乱很害怕,但还是能注意到Karry始终用一种略深的眼神盯着王俊凯,只偶尔将眼波从她身上带过。王俊凯也浑然不觉,习惯了的样子,一路上时常蹦蹦跳跳,贴着Karry说俏皮话,像个少年。

他跟王俊凯的肩头挨得很近,但总是嫌不够近似的,还要勾住他的肩膀往他那拉一下,这都是占有欲的表现。刚刚Karry进来的时候,她感觉自己背上被人拿眼刀戳了一下,而王俊凯没心没肺,喜鹊归巢般扑到Karry面前。

她也说不准,毕竟王俊凯都说了他俩的兄弟,她脑子里还想这些……太罪恶了。

Karry看了他一眼,又将目光移向她这里来。她连忙站起来:“我咖喱做多了所以上来想跟他分一点,正好他说他没吃饭……不好意思打扰了。”

Karry在听这几句话时低头换鞋,看不清神色。“不打扰,坐吧。”

“哥!还剩半锅咖喱,你也吃一点吧。”

“好。”Karry抬起来,突然探手摸了摸他的脸,似乎是自言自语:“好像还是有点烫……咖喱属辛辣的,吃了不会不舒服吗?”

小江原本看王俊凯贴着退烧贴,料想他可能有点发烧,但忽略了辛辣这一点,不免又有些惭愧和无措起来。王俊凯挥挥手:“没事没事,挺好吃的。而且你又没有回来给我做饭,我饿死了。”

其实Karry回家就是给他做饭,他抬头看看钟,还没过饭点。不过既然对方有吃的了,他也省了力气再做,转移话头:“我过两天出个差。”他微微垂眸看向他,“不带你,自己在家待着,养病。”

因为有外人在,“出任务”这种词太可疑了,王俊凯嘻嘻一笑,立刻了然:“我就是发了个烧,干嘛不带我玩!”

“不是去玩。”Karry拍拍他的脑袋,明明两人身高相近,他还是做出这种呼噜小孩子毛的动作,看得小江内心闪过一万条弹幕。

Karry打了饭,淋上咖喱,慢条斯理的吃起来。小江小心翼翼地问:“还可以吗?”

未待他答话,王俊凯撑着他的肩膀,笑嘻嘻地凑过来,手上指着自己:“你刚刚怎么不问我啊?”

她被他问得一愣,Karry夹起一块肉塞进他嘴里,脸对着她,说:“挺好的。”

王俊凯被他喂得闭上嘴巴,吃进去之后又跟了一句:“挺好挺好,但是不是我打击你,我哥做饭才是真的好吃。”

Karry低下头吃饭:“半辈子都在给你做饭,能做不好吗?”

王俊凯打着哈哈,小江倒是有些羡慕地看着王俊凯:“真羡慕啊,我很小就自己做饭了。”

王俊凯:“……”

Karry:“……”

小江看气氛不对,茫然无知道:“怎么了?”

Karry叹了口气,王俊凯指着自己,一边憋笑一边说:“我啊,读初中的时候想要自己做饭,结果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把厨房差点烧没了哈哈哈哈哈!!”

小江:“……”

 

Karry这几天都是出门去公司,做计划案,安排分工,王俊凯在家里发着断断续续的低烧,时而活蹦乱跳时而蔫蔫不起。Karry就跟他打微信电话,戴着耳机,边工作边听王俊凯在那边躺着发呆或者是撒娇说不舒服,到饭点就慢悠悠跑下楼去蹭小江的饭,让他在这一头无声皱眉。

“有什么关系嘛,”王俊凯在茶几抽屉里翻找遥控器,“人家也肯给我蹭啊,这么近多方便,还要你从公司跑回来给我做饭,好麻烦。”

王俊凯居然有一天会嫌什么事情麻烦,真是奇闻。Karry在这边无言以对,王俊凯还絮絮叨叨的:“再说你这两天不是忙吗,忙完了再……”他话说到一半戛然而止,Karry问:“怎么了?”

王俊凯看看手里这盒无意间发现的感冒药,好像还没有过期,语气自如道:“啊,没什么,我说你忙完再给我做饭。”

他嘴角微微扬了起来,像是一个小孩子在密谋恶作剧。

 

-TBC

这一章有点长  下一章总算是到我一直很想写的速度与激情了!!最近一直头疼还努力写文  请大家给个小红心或者评论奖励我一下  让我不要糊掉吧

T T

评论(3)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