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酒女孩

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
搞搞all凯/凯我
很糊√

夜夜笙歌(二)

#王俊凯##凯我#


他的桃花眼在黑夜里深邃而又明亮。


她顾盼生辉的眼睛浅浅望过去。


然后她一如既往地魅惑地勾起唇角:“我的荣幸。”


上了他的车,韶华把安全带扣好,就靠在真皮的椅背上自顾自地从包里拿出发卡用嘴咬开,把乌黑的长发一缕一缕盘起来。


她看起来非常淡定,头发盘起来之后露出雪白的颈后,纤细的线条让人有一口咬上去的冲动。


王俊凯在车外跟几个合作伙伴还多聊两句,那个秃头多看了车里面带微笑的韶华一眼,还故意说了一句“春宵一刻值千金”。他笑了一下,并不回应。


打开车门的时候王俊凯无意识舔了下唇——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竟然还觉得唇齿间留有她的味道。他一边波澜不惊地扣起安全带一边问:“你住哪?”


韶华往窗外看去,灯火阑珊的京城像是不知道疲倦,然后淡淡地说了一个高档小区的名字。


王俊凯打转方向盘:“地段不错。”


她撑着脑袋并不看他:“你的车也不错。”


正好到一个红灯,他踩下刹车,漠然地看着前方:“我以为,你坐过的豪车会更多。”


语气淡到几乎让人听不出是讽刺。


韶华回头看向他,那男人的侧面也非常好看,尤其是随性地握着方向盘面无表情的样子。她倒也不生气,反而笑了起来:“那你还吻过更多比我漂亮的女人吗?”


绿灯了。他踩下油门那一刻斜眼看了看她,女人气定神闲地正盯着他,但她一定不知道自己的眼神有多勾人——好吧,也许她知道的。


一个好看的男人。一个好看的女人。


一个是年轻的商业巨子,一个是资深的坐台小姐。


“呀。凯爷。”韶华忽然笑了一声,“你似乎酒驾了。”


王俊凯不甚在意地挑了挑眉:“哪个交警敢拦我?”


“也是。”韶华倒是不怕死,要死也是同归于尽。王俊凯突然抛过来一个东西,她下意识接住,是一部手机。


她抬头看向王俊凯,对方只说了两个字:“电话。”


韶华打开手机,把自己的手机号存进去。既然这位祖宗要她留电话,估计以后还会找她吧?


虽然只是她的客人,但也是个足够帅气有型还多金的客人。可遇不可求,当然要牢牢抓住。


而顾韶华对自己的脸蛋和身材有着足够的自信。


车开到了她住的小区,王俊凯俯身过去替她解开安全带,两个人的脸又靠得很近了。


呼吸交融,起起伏伏。


“顾、韶、华。”王俊凯低声缓缓念着她的名字,然后,仿佛慢动作一般,邪魅地浅笑起来:


“你很有趣。”


“哗——”莲蓬头里洒出的水一下子淋湿了韶华的身体。


朦胧的水汽中,她修长美妙的胴体宛若精心雕琢的艺术品,像天使般纯洁。


可她却不是天使,而是沾满世俗尘埃的风尘女子。


洗完澡,她穿好浴袍扎了个丸子头敷了张面膜,就坐在床上开始看电视。


其实她只是个普通的女人,用自己挣的每一分钱过着滋润的生活,她没想过自己会遇到什么爱情,只想过好自己的日子。


韶华撑着脑袋昏昏欲睡,却偶然想起,那个人吻她时身上那股好闻的古龙水味道。


王俊凯一回到家,就有人上来汇报道:“总裁,老爷夫人想要见您。”


“有什么事?”他坐在书房的转椅上,随手打开了一份文件。


“……是关于小安小姐的。”


王俊凯一蹙眉,但还是说:“今天太晚了,过两天吧。”


几天后,他回到老宅,父母正一脸严肃地坐在沙发上等他。


“爸,妈。”王俊凯坐下来,喊了一声。


王父喝了一口茶,口气沉重地问:“你跟小安怎么了?你们闹矛盾了?”


王俊凯沉吟下来,然后说:“不是的,是她不想要我了。”


“不像话!”王父重重地将茶杯放回茶几上。“你们俩还在肚子里的时候就被指腹为婚,是从小一起玩到大的青梅竹马,她怎么会突然不要你了?肯定是你做了不检点的事!”


“没有,爸。”王俊凯有些无奈。


王母这时候开口拉住了王父,“老头子你别激动,也许小凯真的没做什么,你冷静下来听他说啊。”


“我怎么冷静!”王父非常激动,“我和小安她爸几十年的交情,现在小安父母都没了,临终前托付我一定要照顾好小安。可是这孩子……你看看这孩子,人家姑娘都退婚了!”


王俊凯抚额,最后只能按父母的要求,再去约了小安一次。


其实被退婚他也很郁闷。几乎是出生开始就认识的两个人,一起长大,感情一直很好,王俊凯也以为自己的人生就这么顺理成章,会和小安结婚然后白头到老。


大学毕业,他白手起家开公司,她出国深造学艺术。她读书很忙,却也经常给他写信,他偶尔空闲还会飞过去看她。王俊凯不会特别把她当恋人,因为从小时候开始,两个人就不是普通朋友。


可是当她回来的时候。


“王俊凯,我们解除婚约吧。”


王俊凯走进咖啡厅,就看见她坐在一道帘子单独隔开的座位后。


小安跟平常一样穿着她喜欢的天蓝色棉布长裙,静静地坐在帘子后,对他浅浅地露出一个笑来:“你来了。”


“让你等了。”他坐下来,跟服务员点了两杯咖啡。


“没有,我也刚到。找我什么事啊?”


“是我父母,舍不得你退婚,要我来挽留你。”王俊凯抿了抿唇,指尖轻轻敲击桌面。


小安看向窗外,轻声道:“我,已经决定了。”


她这个角度特别美,卷曲的长发从肩膀上垂落下来。小安的美跟韶华完全不是一种风格,她清秀而干净,像一张柔美安静的白纸。


他知道她下定决心的事情是不会改变的。


“为什么……解除婚约?”


那天她开口之后,他只是很单调地说,好的。


小安看着他笔挺的西装,衬出男人修长的身形,能让所有女人为之疯狂的人,就在她触手可及的地方。可她却推开了。


“因为,你已经不是原来的那个王俊凯了。”


因为,你已经不是我喜欢的那个王俊凯了。


王俊凯的眼睛闪烁了一下,“为什么?”


小安的眼睛忽然有些湿润。因为她还记得,那个站在球场上喊她的名字向她招手的少年,那个耐心给她讲题的少年,那个爽朗又阳光的少年……


可时光匆匆流逝,现在他已经被残酷的商场磨砺成了另一种样子。却不是她熟悉的那个样子了。伪装重重的他,就像隔着一层毛玻璃一般,看不清摸不透,如此陌生。


“你变了。”千言万语涌到嘴边,小安只能哽咽着说出这三个字。


王俊凯无话可说。她还是最初的那个她,可他已经不是最初的那个王俊凯了。


即使再冷酷、再无情,他也曾经因为办公的时候想起她而微扬嘴角,也曾经因为收到她的信而心情大好。过去的无数个时光中积攒下来的感情,就像她写给他的信一样,厚厚一叠。


他看着掩着嘴哭泣的她,只能从口袋里掏出手帕递过去,转身快步离开。


深夜,王俊凯心乱如麻地处理着工作,秘书敲了敲门走了进来,把那块手帕递上来:“总裁,小安小姐托我交还给您。”


王俊凯五味杂陈地接过那块手帕,柔软的质地并没有抚慰他的心情,他随手打开一个抽屉,把手帕放了进去。接着打开手机,寻找顾韶华的号码。






【纯脑洞勿上升,连载文,若有相似,算缘分】

评论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