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酒女孩

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
搞搞all凯/凯我
很糊√

夜夜笙歌(三)

#王俊凯##凯我#


“喂?”


她那边很安静。似乎并不在夜总会。


“你在哪?我去接你。”


顾韶华撑着脑袋懒懒地倚在王俊凯车里的真皮座椅上。


“凯爷这么多天没找我,我以为你已经把我忘了呢。”她微闭眼,浅浅地笑。她今天没有特别浓的妆容,眼线描得眼角有些魅惑的上扬,画一个妩媚的咬唇妆,就像罂粟花的颜色那样。


王俊凯看了看她。她的一颦一笑,举手投足,都跟小安差别很大,小安总是秀气柔美的,韶华的美太张扬太诱惑了。


可是怎么,会想到要找她呢。


王俊凯望着前方的红灯变了绿灯,却忘了踩下油门。他忽然发现自己竟然因为被退婚而失神着。


“哟,凯爷。”身边的女人戏谑地开口了,“今天不在状态呀?要我陪你喝酒还是上床呢?”


王俊凯重重地看了她一眼,油门一脚踩下去,冷冷地反问:“你想要陪我喝酒还是跟我上床?”


韶华睁开眼睛瞟他。“你这是,在征询我的意见?”


对方冷笑一声:“我只是想看看,你在我面前究竟敢大胆到什么程度。”


他见过的所有女人都对他毕恭毕敬有求必应,使劲浑身解数想要得到他的关注与青睐。只有这个来自风尘的女人,对着他时永远没大没小,尽管有些不爽,不过他还算充满了兴趣。


当一个男人站到顶峰能够征服世界时,他就会开始饱足思淫欲了。他曾经以为小安会陪他站在那个顶端,可……


如果他另外需要一个女人,不一定要是顾韶华,但最好是顾韶华。一个永远把自己放在尘埃里仰视他的女人他是没什么兴趣。


他自己的别墅里,所有的佣人都眼观鼻鼻观心。虽然听说总裁已经跟小安小姐解除婚约了,但怎么也没想到他会这么快带回来一个女人……


王俊凯坐在沙发上,随手拿起一本杂志开始翻阅。“去洗澡。”


说完这句话以后他就没有任何指示,也不抬头,韶华转身对着一个佣人微微一笑,佣人就自发地毕恭毕敬领着她往二楼浴室去了。


等王俊凯上楼的时候,那个洗完澡的女人把微湿的长发高高盘起,穿了一件浴袍,坐在他的床头轻轻晃着手里的红酒杯。


王俊凯看了一眼她打开的那瓶红酒。眼光不错。


看她悠哉得仿佛是在自己家的样子,他一边脱下外套一边讽道:“你倒是懂得反客为主。”


她卸了妆,却依旧绝代风华,抬眸看了看他,抿了一口红酒。“酒不错。”


王俊凯扯下领带。“你开得这瓶抵得上你一个月的工资,当然不错。”


韶华觉得自己喝进肚子里的都是钞票。“怎么,凯爷心疼了?”


他开始解开衬衫的扣子,一粒一粒,慢条斯理。他回头看了韶华一眼,低声说:“别叫凯爷。”


“啊?”


“喊王俊凯。”


女人轻巧地笑了一声。“我可不敢。”


王俊凯又看了她一眼,虽然她没有表现出丝毫的“不敢”。


不对自己有丝毫恐惧和小心翼翼的女人,喊他凯爷的时候口气总是格外吊儿郎当,还是王俊凯舒服点。


已经好多年没有人叫他王俊凯了。“王总”“总裁”“凯爷”,这些商业化并将他捧得高高的称呼,反而用到的更多。


他开始解皮带,金属轻微碰撞发出的声响在安静的房间里暧昧地回荡着。刚刚一直不出声的韶华抬起头看着他,略带调戏之意地笑:“需不需要我帮你脱?”


真是欠艹的女人。王俊凯臭着脸想。刚刚还是凯爷,现在直接用“你”了。


等王俊凯走进浴室,韶华才收起笑容,冰冷的红酒一点一点流进身体,像是去往一个无尽的黑洞。


虽然知道这个有洁癖的处女座男人绝对不会在洗完澡之前碰她,但对方毕竟不是什么好惹的人物,真的惹毛他对她没什么好处。


她只是想看看,这个深不可测的男人的底线在哪里,被碰到底线,是不是就会像一只被踩到尾巴的猫那样跳起来。


哗啦啦的水声引人浮想联翩,韶华又拿出一个红酒杯,往里面倒了些红酒,等待王俊凯。


不得不说,王俊凯确实有钱有品位。开豪车戴名表,西装是手工定制,别墅是豪华地段,红酒是低调奢华,连这张床特别软特别有弹性的感觉,在这上面做爱一定不会有嘎吱嘎吱的摇床声。


韶华正想着,浴室的门“哗”一下开了。王俊凯也只在身上裹了一件浴袍,却不知道为什么穿得格外好看——刚刚他脱衣服的时候就发现了,腹肌马甲人鱼线,手臂和小腿都修长有力带肌肉,这男人又腿长颜值高,真是造物主的恩赐。


王俊凯注意到她的目光,慢悠悠地将浴袍从身上解下来:“怎么,看得眼睛都直了?”


韶华伸手将其中一个高脚杯递给王俊凯,余光一直偷偷瞟他。他接了杯子将里面的红酒一饮而尽,韶华望着他,忽然笑了一下:“你也不怕我下药?呀,我好像不小心把我自己喝的杯子递给你了。”


果然很满意地看到对方皱了一下眉。他有严重的洁癖,用别人用过的杯子喝酒,能不嫌弃么。


顾韶华用舌尖将杯中最后一点红酒卷入口中,将头发散了下来,托着下巴盯着王俊凯。


她曲起一条腿,浴袍里若隐若现的露出些许雪白的光泽,宽松的浴袍领口隐约能看到不知是有意无意泄露的春光。


韶华的眼睛明亮好看,格外勾人,对于王俊凯而言,这个女人从头发丝到脚底板都在勾引人。


他一屁股坐在床沿,嗓子微哑:“你过来。”


其实两个人的距离很短。韶华迟疑了一下,乖巧地起身爬过去。刚坐到他身边,手臂就被一股大力拉扯,等反应过来的时候已被男人的双手紧紧地桎梏在床上,她连呼吸都有些急促,然后被他吻上。


并不是曾经没找过韶华这一类的女人,而是很少会与她们接吻。但她不一样。不知道为什么,就是不一样。


空气渐渐被燥热与情欲点燃,床铺被弄乱,衣衫被褪下,身体被掌控。心跳的节奏就像不入流的架子鼓手,乒乒乓乓毫无章法,躁动的血液在滚烫中熨平肌肤,紧贴的皮肤又扯开,冒出零星的痛感,再被下一秒的触碰抚平。


接吻的时候口腔中不断被灌入他的气息,然后王俊凯低声地,贴着她的唇说:


“嗯,跟那杯酒的味道一样。”





【纯脑洞勿上升×3,连载文,若有相似,全算缘分】

评论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