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酒女孩

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
搞搞all凯/凯我
很糊√

#王俊凯##水仙# 《罗曼蒂克牢笼》07

罗曼蒂克牢笼07

【王俊凯×Karry】

*OOC OOC OOC 请勿上升真人

前文:01  06

派对九点钟开始,对外宣布的结束时间是午夜十二点,Karry用黑客程序控制了这座大楼的电闸,00:09准时跳电,那就是他们撤退的时间。

因为派对的特殊性,凡是进入的人,无论是客人还是服务生,几乎都无一例外的经过了严格安检。当然,对黄金五缺一来说,要混过安检是轻车熟路。

Karry穿着一身黑西装,站在等待安检的队伍里。他今天的人设是富家公子,特地去买了一套高级定制西装,头发梳得一丝不苟,贴身的剪裁更衬得他长身玉立,风度翩翩。他本就生得修长,常年保持锻炼,身材更是匀称,往那一站格外赏心悦目。

这些受邀参加派对的人都是混一条道上的,不少都是认识或者熟悉的,站在队伍中,正三三两两地说笑着、打招呼。虽然Karry的假身份无懈可击,但是他毕竟谁都不认识,一个人无言地立着,又是这个气质,惹得不少人侧目,窃窃私语。

突然听远处一阵轻微的骚动,只见一个身着黑裙的女人在众人的簇拥下穿过人群,她五官生得极为标致出众,又化了精致的妆,笑起来说不上的娇媚,黑裙又将她衬得仿佛一只高傲的黑天鹅,再加上这招摇的声势,排着队的人几乎都往那边看过去。

她走到安检口边,和监督安检的黑道干部打招呼,颇为熟悉的样子,交谈几句,她朝对方笑着挥了挥手包当作道别,就直接越过安检口从他旁边走了过去。

在这样的场合上,有资格不过安检就进去的人,无一不是颇有身份。人群开始议论起来,Karry却微微蹙起了眉。

既然是刺杀任务,自然要对刺杀对象研究一番。Karry为了心里有个底,派对大部分有分量的人物都摸了一遍,但里面似乎并没有这么一个女人。

他余光瞥到身后排着的女人正在偷偷睨着他,干脆转过身去,大大方方道:“请问你知不知道,刚刚那位女士是?”

像是被当场抓到自己偷看他,女人有些慌张,但还是答道:“那是朱言夕啊,应该是替她老板来的吧……”。Karry闻言,眉间微跳。看来是有一位人物临时缺席,所以派了个女下属代表他前来。希望这不会是这次任务的变数。

进去的时候,凯莉已经换上女仆装,端着托盘立在厅中。她本来就经常穿Lolita小裙子,很会驾驭这种风格,小皮鞋一踩,配上那双矜傲的眼睛,有些说不出的反差萌。她见到Karry,歪头一个不易察觉的勾唇笑,Karry淡然地将眼神移过去作为回应,二人便装作不识地擦肩而过了。

隐形耳机里传来童嘉思的声音:“狙击手Lisa就位。”

长桌上放满了吃食和饮料,Karry拿起一杯香槟在手,装作不经意地转身看向那个目标。他正几个人围成一圈,有这次派对的举办者和另外几名人物,包括那名黑裙女人在内,几个人说说笑笑,看起来轻松随意,实则他们正是派对的核心。

忽听女人娇俏的笑声,只听那几个人那人都对黑裙女人赞道:“小朱,你比上一次见面又漂亮了好多!”

“越来越年轻了,你是倒着长的吧!”

其中一人一边夸她,一边就要去搂她那被裙子勾勒出的纤细腰肢,极为下流。谁知她恰好身形一闪,道了声:“失陪。”就走向最近的长桌去拿酒。

她一转身就不复笑意,眉眼间露出微微的冷厉和傲气,与她脸上的艳妆极为不配。

而她身后的不远处,几个女人扎堆,望着她那边轻声议论道:“你瞧她那个样……”

“不就跟了个好老板吗?有什么可屌的。”

“李总到底是哪里看出她越来越年轻了的?粉那么厚!”

“biao里biao气……”

她们声音已经压得极轻极轻,Karry听力过人才将其尽数听入耳中,谁知朱言夕放下唇边的酒杯,眼眸一转,身子也跟着朝向那边,让她们瞬间噤声。

Karry正要看向别处,忽听一声尖锐的叫声,整个大厅为之一静。

似乎是其中一个女的被朱言夕泼了一脸红酒,正要咬牙还手,被朱言夕一脚踹中,翻倒在地。她踹人的样子不复优雅之态,但踹得极为老练,Karry打量了她的背影一眼,她看起来很瘦,不知道的也许还会以为她手无缚鸡之力,但应该是练过的。

周围人原本都侧目看来,但看到这情况之后,俱默默转回了头。混黑道的,要么圆滑乖张,要么飞扬跋扈,要么老谋深算,要么暴躁易怒,派对上出点大小事也是很正常的,别说这只是泼了杯红酒踹了一脚,就算当场弄死了人,也算不上稀奇事。

这里各人都是有些身份的,极易牵扯到种种势力,也无人敢太放肆。朱言夕来头硬,自然无后顾之忧。Karry听到自己身旁两人道:“……朱言夕以前不是很能忍的吗?难听的话也不是第一次听到,怎么今天这么暴?”

Karry转过身,与另一处餐桌旁的杨清默默对视一眼,将声音压得极低,只穿进隐形耳机的麦克风里。“Lisa,盯好那个女人。”

“收到。”

 

陆陆续续也有人来跟他搭讪,Karry都一一回应。他这个身份的原主人从小就生活在国外,国内没什么人认得他的脸,这两天确实刚刚回国要来代替自己的爷爷参加这个派对,但在半路上就被公司的人绑了。

有位女士掩嘴道:“原来你就是常年在国外那位,怪不得我不知道你们家有个这么帅的小儿子。”

Karry淡淡点点头,并不太为这句赞赏所动。这时,来参加派对的人都差不多陆陆续续安检完了,他一直留着一份余光观察目标和朱言夕的方向,忽然从走进来的人群中捕捉到一个熟悉的身影,不禁瞳孔一缩,但那个人转眼就消失在了女士的珠光宝气和繁乱的人群中,他又默默寻觅了许久,但再无踪影,以为只是自己看错了。

前面一个多小时基本上就是在吃吃喝喝的交际,杨清尽职尽责地凑在目标身边,令Karry意外的是,朱言夕有好几次都将目光向他投来。可能是某种直觉,他总觉得朱言夕跟这里格格不入,刚刚朱言夕转身后那个冷冷的表情,竟然格外眼熟。

毕竟是冒牌货,他不想主动去找人搭话,就始终不尴不尬地站在原地。酒他也不敢喝多,一会儿还要干正事,只稍稍吃了些东西填肚子。

他本人实在觉得这是个很麻烦的任务。这个派对里的人几乎都不是好惹的货色,到处都有保镖。他暗暗逼叨,让童嘉思现在直接一枪爆头多好,非要近身刺杀,平添麻烦危险。

尤其是他今天不得不穿西装,藏武器就很麻烦,出了突发状态还会束缚行动。他今天出门时还答应早点回去,给王俊凯带他喜欢的那家小面。

晚些的时候,灯光暗下来,开始放音乐,餐桌旁另一块空着的区域就是用来当做舞池的。舞池里是刺杀的好时机,混在人群中接近非常简单。杨清业务能力确实强,尤其是色诱这一套,她正和目标在舞池中边跳舞边谈笑风生,极易下手。

“Karry,”凯莉端着托盘走进舞池,供人取酒,她完全没有看这边,声音很低,口型也很不明显,对隐形耳机发问。“现在动手?你来我来?”

Karry将酒杯抵在唇边,掩饰说话的动作。

“我记得你身上只有冷兵器。”

“是的。”

他放下杯子。“那我和Eva来。”

 

刚刚安检排在他后面那个女士进了场之后也一直在他不远处徘徊,此时还没有进入舞池。他抬步走到对方身前,做了个邀请的姿势:“请你跳支舞?”

他忽然感到身后有一道视线,几乎是炙热地射到背上,转身时装作不经意地往那里望了一眼,却什么都没有。

滑进舞池,他一直注意着脚下,顺着舞步滑得离杨清和目标越来越近,杨清注意到了他,二人俱是不动声色。

女舞伴有些紧张地和他搭话,他一心二用,对答如流,但眼睛和大脑却不得不迅速判断周围情况。

此时舞池里的气氛应该是轻松惬意的,谁又曾注意到杨清和Karry的眼神交流,谁预料得到变故就在下一秒呢?

Karry悄悄屏住一口气,此时恰好他与杨清擦肩而过,两对人已经离得极近。

“动手。”他道。

就是一瞬间的事。杨清“唰”地从腰间拔出一柄匕首——女士的礼服里藏不住枪——往前刺去,她动作干净利落,神色也称得上波澜不惊,目标毕竟是道上的,反应极快,堪堪躲过。人群中已经开始传来惊呼。与此同时,Karry将女舞伴手腕一扭,推进相反方向的人群里,空出手来拔枪。

他动作极快地对准目标,却听耳机里童嘉思叫道:“Karry小心身后!”

和Karry的枪声同时响起的还有另一声重叠的枪响以及玻璃被狙击枪子弹打碎的声音,已经有保镖冲进了舞池。童嘉思远程爆了几个头,目标被他一枪打穿胸膛,但那枚子弹恰好冲着杨清的方向,在她肩膀上擦了一道。Karry迅速和杨清并肩,拔出另一把枪扔给她。“抱歉。”他说。

刚刚童嘉思提醒Karry的身后,竟然是离得不远的朱言夕几乎是同一时刻从身上摸出一把枪,但枪口并未对准他,而是冲她的舞伴,今夜派对的举办者而去。只是不巧,他们这两场刺杀竟然都共同选择了同一个时间,杨清拔刀时引起的骚动影响了朱言夕这边,她一下子无法得手,反应微滞,被目标逃脱,平白打草惊蛇。被保镖包围的速度超过预期的快。

他们三人被越逼越近,场面实在混乱。Karry撞到朱言夕的背,她条件反射地就劈手一击,Karry三两下握住她手臂,她又翻转手腕脱出,直接与他过起招来。

他突然想起那种冷冽的神情到底是在哪里见过了。那种充满戾气甚至是阴狠的、只有在人后才会露出来的表情,跟他自己居然有点像似。

“同行?”他蹙眉问。

朱言夕冷哼一声。

他回想起“越来越年轻”“怎么今天这么暴”,微微明了。在外人看来,这个“朱言夕”只是外貌和性格上有细微差别,殊不知,估计是直接换了个人,只是一双双眼睛俱被她的演技骗了而已。

他们三个终于被逼进一个包围圈。保镖都配着枪,此时一连串漆黑的枪口对着他们,令人心生绝望。

朱言夕抹开嘴角上的几缕头发,爆了句粗口。“妈的……真倒霉,你害我目标跑了你知不知道?”

Karry毫无歉意。“你自己业务能力的原因。”

朱言夕差点再骂一句,堪堪忍住。“……总之,今天不杀出去,我们都得死在这。”

Karry:“废话。”

“我今天就一个人,没搭档,你有搭档,帮忙清清场?我任务不完成没法回去。”

“我们不做多余的事,出钱的人不是你。”

“靠。”

朱言夕刚“靠”完,其中一个保镖率先开枪。Karry躲过去后结结实实地还了好几枪,童嘉思开枪开得急,但到底不够连贯,有人已经开始顺着她子弹飞过去的方向往回打——他们人实在太多了。在场的社会人请来的保镖,凑一凑也抵得上几个排。

Karry说:“先冲出去吧。”他抽出一秒看了一眼手表,距离程序启动、自动跳闸还剩半个小时,没有更多时间了。

这个包围圈极难撕开,有时只空出一个小口子也会马上被填上。这样下去只是浪费子弹——怎么办——要怎么办?

凯莉躲在人群中,一边躲避流弹,一边已有些沉不住气。她身上只藏了把手术刀,什么都做不了,眼睁睁看着Karry和杨清平添伤痕。童嘉思那头静了一阵,到这个情况了才发现远程掩护有多重要,但今夜的狙击手才她一个,即使看得出她开枪如雨般骤急,也只是杯水车薪。

他们双方虽然杀的是不同的人,但撞上了同一时间点,阴差阳错影响了对方的计划。业务能力再强的人也没法料事如神,此刻困境完全在意料之外。

现在再不想办法出去,一会儿只能等死了,他们却只有后退的余地,明知负隅顽抗,又不知何处寻觅那一线生机。

杨清注意到,Karry从刚刚开始就在喘气——一口一口地喘,他身上许多大大小小的子弹痕,像是随时会倒下去,但杨清看到了,他喘息着,眼睛里渐渐放出一种黑色的光。

那是深埋骨中的血气。她突然想起组织的几位老干部提起过的王俊凯和Karry当年是在什么样的情况下入了Boss的眼,他们所形容的“两头狼崽”。

原来真的是一匹狼。在绝境之下,人很容易被逼得嗜杀。平心而论,大家都想活着出去,但是Karry的这种愿望显然强烈过头了。

他想的是——不能死在这里——有人在等他,有一个人,他现在也许正坐在地毯上打游戏,等着他带回去一份热腾腾的小面。

Karry甩了甩微湿的额发,扯开身上那件惨不忍睹的高级西装,只剩下沾血的白衬衫,他又将领带拉松,崩开袖扣将袖子挽到小臂上,继续喘了几口就稳住呼吸,微微直起身子,甩掉了刚刚的狼狈姿态,甚至是有些居高临下地俯视周围。

虽然刚刚被Karry怼了两句,但大局为重,朱言夕还是摸出身上另一把枪扔给Karry,道:“拿稳了。”

Karry接过,迅速上膛。“谢了。”

仍然不断有子弹射来,简直想把他们刺成马蜂窝。Karry一手拿一枪,连续射击,站在人群里像一个恶魔——他完全不要命,不怕死,这种势头把人吓住了。他眼睛被刘海挡住一些,更衬得眼眸中漆黑如渊。之前枪声还断断续续,但现在几乎是不停歇,他把两把手枪用成了狙击枪在扫射的气势,好像有人在指示他:杀掉吧,都杀掉吧。不要停。

包围圈很快被他的发狠撕开了一点点,但代价就是他持续被子弹刮擦到,整件白衬衫很快沾满血污,眉头仍皱也不皱,他现在的痛觉被心中那团无名的杀欲之火所覆盖了。杨清和朱言夕乘胜追击,准备破出去。

对面,包围圈之外,突然也传来一阵持续不断的枪声。

三人俱抬头看去,都带着几分警惕。

一人,踏着血泊走来。他和Karry一样左右各执一把枪,也是浑身杀意与戾气,脸上是一个浅到令人毛骨悚然的浅笑,嘴角边露出虎牙。与Karry面对面碰上,像是恶魔在照镜子。

 

王俊凯看到他,嘴角的笑转而绽开,在血色和气氛的衬托下犹带凶意,但眼睛跟一下子发光一样,阳光照到了恶魔脸上。

他说:“哥,我来啦。”

“说好早点回家的,你让我等太久了哦。”


-TBC

这么带感的情节为什么被我写的一点感觉都没有……

凌晨三点专业户现在要滚去睡觉了,大家看文愉快~心疼一下红酒女孩吧,被敏感字逼疯了……

我真的超喜欢Alpha风格的哥哥!!(软萌风格也爱,所以两个极端都写了)

评论(4)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