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酒女孩

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
搞搞all凯/凯我
很糊√

#王俊凯##K凯#《罗曼蒂克牢笼》08

罗曼蒂克牢笼08

【王俊凯×Karry】

*OOC OOC OOC 请勿上升真人

前文:01  07


朱言夕心下微微发寒,隐约生出一股畏惧之感。另一个长腿男人的出现显然成为了最大的助力,最主要的是,Karry和他站在一起,就像两柄天生一对的宝剑。分开来单用已经威力吓人,合璧却是带着股毁灭之感。

原本几乎是等死的局势,被他们两个人生生撕开一条活路。恶魔从地狱爬上来屠杀也不过如此,唯一的区别是眼前的两个男人英俊挺拔,更像是堕天使。

放倒了最后一片之后,他们俩说是用血洗了个澡也不为过。衣衫已看不出本来的颜色,头发湿漉漉地垂在脑袋上,眼神夹杂着俯视蝼蚁般的淡漠和嗜杀的狂热。

他们肩并肩慢慢朝朱言夕和杨清走过去。从刚刚开始,场上就没她俩什么事了。

朱言夕有一种想退后的冲动,但只是听Karry说:“快走吧。”

宾客们逃的逃、死的死,他们五人跨过尸体堆走到大厅口时,正好遇到电梯门开,电梯里站满了保镖。

如此面对面相遇,俱是一怔。

Karry一把捞住王俊凯,转身就跑。这一层楼的地形图他曾经看过,除了晚宴用的大厅,还有几个小厅什么的,找个地方先躲躲……

穿过一条走廊时,突然被王俊凯拉住,“哥,这里!”他因为惯性险些摔跤,王俊凯已经开门,将他塞了进去。

是一件狭窄得难以想象的储物间。门很窄,里面的空间也小得可怜,王俊凯先把Karry塞了进去,他自己进来之后关上门,他们两个就不得不挤得紧紧的。Karry挨墙坐着,黑暗中,他感觉到王俊凯半趴在他身上,胸膛起伏着微微喘息。

鼻尖充斥着储物间里阴暗的霉味,更多的是夹杂着血腥气和汗味的一种微妙气味,他和王俊凯身上的。他手轻轻一抬,指尖落在了王俊凯额上。

他感觉到王俊凯抬头了,因为有炙热的呼吸似近似远的洒在脸上。刚才的有惊无险还存留在极快的心跳中没有离去,王俊凯似乎是换了个姿势,手臂撑着地面,胸膛与他贴在一起,同样剧烈跳动的心脏仿佛互相挤压。

“哥。”

Karry的手指缓缓下滑,落到王俊凯脸颊侧的一处伤口时,无声皱眉。“疼吗?”

“刚刚不疼。”王俊凯轻轻抓下Karry的手,调整姿势,整个人靠在他身上,“哥你这么一碰,有点疼。”他声音压得很低,咬字含糊而柔软。“好黑啊,哥。”

王俊凯这样压着他,靠着他,像是把他当做休息的港湾,又像是完全桎梏住他的一座牢笼。他们这样不知道待了多久,各自平复了因厮斗多时而紊乱的呼吸。王俊凯把耳朵贴在门上,道:“有人来了。”

Karry抓起一旁的枪,门打开,却是杨清。她看了他们俩一眼,皱眉,道:“快走吧,要跳电了。”

王俊凯和Karry翻身而起,刚随她跑到楼梯口,后面就听到保安喝道:“别跑!”

王俊凯刹住脚步,刚想跟Karry说他殿后,就被及其Karry力度极大地推了一把。“走!”

他下意识听从Karry的话,只匆匆回头以余光望了那人一眼,脚步已迈开向楼下奔去。只听到连续几声枪响从上面传来,像是极度遥远又近在耳边,他用胳膊夹着栏杆,边滑边跑,腋窝里摩擦得火辣辣地疼,恍恍惚惚就到了楼下。

另外三个女生已经上了车,杨清看了看表,急得跺脚:“Karry怎么还不下来?!”

“再等等,他一向很快……”王俊凯话音未落,只听“啪”“啪”连续数声之后,身后的大楼已经像一支彻底熄灭的蜡烛,黑黢黢、阴沉沉地伫立在黑夜中。

00:09已经到了。

王俊凯一愣,连带着心跳也漏了一拍,便要冲回去:“我去找他……”

“诶!”杨清拽住他,“里面现在乌漆嘛黑一片,你进去找死吗?!”

王俊凯刚要说话,又听到上面几声枪响,他的心跳一下子被打乱了节奏。他甩开杨清,“难道你叫我把他一个人留在里面?”

他回头吼了一句,迈开长腿冲回大楼。脑子里一片混乱,他暗骂自己蠢:他叫你走你就真的自己走了?!怎么能把他一个人留下来面对危险……

他顺着栏杆一路往上爬,一步几阶几阶往上跨,尽力让眼睛快速适应黑暗。

可是越是努力地这样做,越是有一种被黑暗淹没的恐惧感,像是有一只无形的手拖住了他的脚,阻止他前进。童年时的记忆涌上心头,虽然关进小黑屋那种强硬的方式确实有效,至少他这么多年都挺过来了,但是在某些时刻,潜伏已久的恐惧卷土重来,狠狠压上他的背脊。

尤其是……现在Karry还不在他旁边。

他堪堪弓着背,满头冷汗顺着额头往下滴,竟没有勇气再迈开一步。那些未知的黑暗中仿佛随时会隐藏着无数把夺他性命的尖刀,刚刚周围虽然黑暗,但还没有到完全不可视的地步,此刻在他眼里却是分别不出任何事物了。

都是黑的。

怎么办,他现在会不会在上面等着自己去找他……他会不会已经遇到危险,也许就在他犹豫的这一刻。

来自多年以前的一个声音敲在了脑海里。是Karry敲门板的声音,是他为了让自己安心,而一下一下地敲着门、单调却无比令人安心的声音。

至少……不能在这里倒下。他摸索着抓住扶手,小腿以下已有些微得僵硬,他只想快速逃离,连滚带爬地往上跑。

只要往上就好。只有这么个念头了。

只要往上……就有光。

他已经不记得是第几层了,只是停下来时,已经自然而然站在了楼梯口。

地上应该有某种液体,鞋子踩上去时有点黏腻。因为一直闻到血腥的味道,嗅觉渐渐习惯,反而错觉没有什么味道了。

有脚步声。

视觉开始复苏,借着外面薄弱的光,随着脚步声慢慢逼近,一下一下叩在心脏上,他下意识想去摸腰间的枪,随后想起来那把枪被他用到接近报废之后不知道扔到哪去了。

Karry的面孔出现在他面前时,他连手都在发颤,说不上是之前由于未知的恐惧,还是类似于虚惊一场的庆幸。恐惧带来的沉重感顿时无影无踪,恍若真的有一道光从眼前劈开拯救他。

“有打火机没?”Karry沙哑的嗓音打破了他的思绪。他用一只手扶着墙面,看起来情况不太好。王俊凯视线下移,微弱的光线间,他看到Karry的膝盖部位有什么深色的东西糊成一团。

王俊凯手忙脚乱地从口袋里抓出打火机和烟盒,刚要把打火机递给Karry,Karry又顺走了他烟盒里一根烟点起来,黑暗中很快亮起一个小红点。Karry又转身走了回去,王俊凯忙不迭追上去:“哥,你干嘛去……要快点撤退。”

“嘘。”Karry轻轻地喝止他,“反正电也跳了,现在先不要急。”

“但是这里好黑。”王俊凯身前的手指纠在一起。

Karry走到一个消防栓旁边,将手伸进去摩挲了小半晌,摸出一个东西,绑在消防栓外壳上。他取下口中香烟,将那东西点燃。

王俊凯眉心微动,已经猜出了Karry在做什么。

“好,快走吧。”

Karry重新叼起烟,他这个转身本应该格外潇洒,却因为腿伤,整个人都堪堪踉跄了一下。王俊凯抓住他的手,想扶他下去,却被他一反手牢牢牵住。

“快点儿……”那只手在黑暗中传来炙热的温度,隐约被他摸到了新鲜的伤痕。“一会儿来不及了。”

等Karry拖着那条腿和王俊凯一起下去时,杨清已经急得快准备直接跑路了。相反是凯莉显得淡定许多,“我就说他们两个没问题。”

因为车上多一个朱言夕,所以似有似无的觉得有点挤。上车刚开出一百米左右,身后忽然传来极度震撼的一声爆炸,刚刚他们所待的那一层已经不复存在了。车上的人都面无表情,没有回头,一派缄默。如果现在是在拍电影的话,这个镜头一定十分有趣。

王俊凯从上车起就一直盯着窗外看,凯莉一边开车一边一边回头看他们:“都伤得怎么样?马上就到公司了,忍一忍啊。王凯利你这膝盖……”

Karry低头看了一眼,淡淡的:“哦,被他们推在碎玻璃渣上摔了跤,不要紧……”

他话音未落,王俊凯忽然一言不合地压过来,狠狠抓住他衣领。他这个动作震得全车的人都愣住了,凯莉惊得差点急刹车。

Karry垂眸看着他,对比之下,王俊凯的表情几乎是恶狠狠的,Karry:“怎么?”

王俊凯似乎想张嘴说点什么,但是微张着唇半晌,愣是磕磕绊绊、一个字没吐出来。

他的眼眶发红,眼球上隐约透出一层水光,湿润润的,叫人心头糊涂软作一团。

他的手还抓着Karry的领子,维持这气势汹汹的姿势半天,嗓音微微哽咽地憋出来一句:“疼吗?”就像Karry之前问他的那样。

“不。”Karry抬手,想把他的手轻轻拉下去,王俊凯不松手,将脸凑得更近,比起刚刚出场时天真得几乎令人背后发凉的样子,他现在更像是一个受了委屈的孩子。“以后不能再叫我先走……要走一起走。”

旁边的朱言夕和童嘉思扭过头假装没看见,Karry刚大杀完一场,周身血气还没有平复,他尽量心平气和一点,来对待这只生了气的小猫。“不行。”

明明话说得这么温和,口气却坚定得叫人生气。王俊凯也是还没有冷静下来的状态,容易激动:“我不管——你不能再让我一个人。”他越逼越近,几乎呈一种威胁的态度,微微颤抖的肩膀却暴露出他的不安。

气氛僵持下来时,车停了。到公司门口了,恰好打破这个僵持的局面。

先不论他们一路上被多少同事投以敬佩的目光,总之凯莉一脚踹开了boss的门,吼道:“姑奶奶我辞职!不干了!”

没有一点点防备,boss吓得手里的红酒泼了自己一身。“哎呦喂我的姑奶奶,您咋了这又是?”他接着又看到后面走来伤痕累累的几个人,瞬间明白了。还没来得及再讲话,凯莉一脚踩上他桌子前面那张待客用的椅子。她用大拇指指指身后:“这么凶险的任务,您连个外援也不给配,现在伤成这样,你说吧,咋赔。”

“哎哎哎别踩别踩,给你们加钱行吧??大小姐您就不能温柔点……”老板虽然是个干这行的,背后公司的人都叫他“老狐狸”。是个欺软怕硬的主儿,看到一姐凯莉发火就满脸赔笑,点头哈腰。

凯莉不松脚。“加钱?还得放假。我们五个,一个月都不干活儿了,养伤,工伤。”

Boss懵逼:“你们都放假了,公司咋办?”

凯莉走到门口,回头一笑。“您可以自己上呀。”

 

“他先。”王俊凯躺在医疗部的临时病床上,把凯莉往Karry那个方向推,把头偏向另一个方向。“不要管我。”他小声说。

五分钟之后,医疗部里一片清脆的叮铃桄榔,凯莉和她的助理从他们几个身上取出各种子弹和玻璃渣丢进铁盘里,然后消毒、缝合,像打补丁一样贴上胶布,结束的时候基本上都成了半个木乃伊。

“王俊凯,你为什么会来?”Karry看向他,“你感冒应该待在家的。”

离他近的助理刚刚给王俊凯塞过一根体温计,正好取出来看,禀报道:“体温正常,也许是感冒好了吧。”

凯莉嗔道:“幸好这回是来救场,下次再不打招呼出现,万一打乱了计划,有他好受的。”

Karry听着,还是看着他,保持提问的姿态。王俊凯翻了个身,干脆背对着Karry,不理人。

奇异的缄默又持续了一会儿,杨清问朱言夕:“咳,朱小姐,你接下来什么打算?”

“打算?我老板那边是回不去了,任务没完成还闹得这么大,他得把我炖了。”朱言夕闷闷不乐,可能是折腾了太久,她脸上的妆已经花得惨不忍睹。“你们这里缺人手吗?要不收留我一下?”

“这你得问那个老狐狸。”凯莉拍了拍手,处理完手上这点事,对王俊凯和Karry说:“好了,我先开车送你们两个回去吧。”

在路上也是沉默到死,Karry问他:“要吃糖吗?”王俊凯不理人。问他:“感冒怎么样了?”还是不理人。王俊凯板着脸其实还是挺有威慑力的,但Karry回想起他幼年时期做这个表情, 那个时候真的很像个小包子。这么一想,又觉得毫无威慑力。

小崽子真生气了。

忍到离小区门口还有一小段距离,Karry伸手在车门上拍了一把。“凯莉,停车。”

凯莉依言踩下刹车,从后视镜盯着他俩,嗤笑:“这么多年的交情,还闹这点脾气?”

Karry直接打开车门下车,从车外看着王俊凯:“下车。”他用半命令的口吻。不知道是耐心被磨尽了还是因为王俊凯的态度而生气了。王俊凯心里越发觉得委屈,觉得他哥可能不疼他了。但看看Karry那裹得严严实实的膝盖,再看看前面还有一段距离才能到家,他毕竟不舍得Karry再拖着这条腿走回去,于是梗着脖子,把头扭向另一个方向。

他想,只要他不下车,Karry也不会一个人走的。

结果Karry等了半晌,见人没有下车的意愿,直接车门一甩,一瘸一拐地转身便走。凯莉用手指敲了敲方向盘:“小弟,你还不下去?”

王俊凯气得咋咋呼呼:“凯莉姐再见!”这就跳下车门,三两步跟在Karry后面。

太……太丢人了。明明是他对王凯利生气,却还是不得不听他的。

看着他哥走路时的狼狈姿态,他想上去扶,又拉不下那个脸,纠纠结结地跟在后头。Karry连头都不回一下,好像他根本不存在似的。太可恶了。

快走到小区门口了,突然从马路另一端飞窜过来一个人扑向王俊凯。他还没来得及看清,身体已经先一步快于大脑,往地上一个轱辘避开。这一下牵动了不少伤口,他不免低低地“嘶”了一声。

定睛一看,居然是上次想抢劫小江的那个瘦削男人。敢情是猎物被他半路救走,今天恰好冤家路窄,来报仇了。

胸中血气还未平复,白白送上门来一个给他解闷。上次没空教训他,王俊凯正要翻身站起教他好好做人,另一人已经挡在他身前。

瘦削男气势汹汹地站起来,瞪着Karry和他身后的王俊凯。王俊凯听到Karry低声说:“退后。”是对他说的。

普通人是不会三更半夜满身是伤的回家的,今天他们两个戾气太重,使瘦削男看起来有点迟疑。Karry微微弯腰,像一只豹子一样做出准备攻击的形态,身后王俊凯忽然捏住他的肩膀,小声说:“我才不退后。”

 

回到家时,很多伤口都不得不重新收拾一遍了。王俊凯虽然还是冷着脸不说话,但无法拒绝Karry强硬地揭开他原本的绷带,重新包扎。Karry弄着弄着,抬眼看了看他这副小孩子赌气的神情,突然叹气道:“你到底明不明白。”

“……什么?”王俊凯皱眉。

“我不叫你走,难道要你跟我一起面对危险?”Karry拍了拍自己的膝盖,“你看看,今天要是让你跟我一起殿后,你估计也得这样。”

“……我又不怕。”王俊凯冷着俊脸,“但是你不能把我一个人推开,自己去面对,那样我会觉得我很没用。”

他不是怕痛或者怕受伤,但他会害怕Karry再也回不来。大楼跳电那一刻,他感觉自己被恐惧从头淋到了脚,那种感觉他这辈子都不想体验第二遍。

“你还是不明白。”Karry眼睛的形状很好看,垂着眼睛时,掩去戾气,充满包容,这也是他对王俊凯才会露出的表情。“在我心中,最坏的结果是我们俩一起死。如果有一个人能安全,那我希望是你。”低沉的嗓音微哑,将人心搅作一团乱麻,上下起伏不止。

王俊凯闷了半晌,等Karry把他刚刚打架弄崩的伤口处理好,将手一抽:“我才不要。”

今晚弄得这么狼狈,不洗澡是不行了,但贴上纱布的伤口都不能碰水。关于这事儿,他俩也不是第一次遇到,轻车熟路。Karry用保鲜膜在所有需要防水的伤口上缠了一圈,再贴上胶布——更像木乃伊了。

王俊凯以这个僵硬造型进浴室冲了个澡,Karry洗完之后,去厨房给王俊凯热了一杯牛奶,“喝完就去睡觉吧。”他把奶放在桌上,转身准备回楼上他自己的房间。

Karry了解他,王俊凯倔起来,一头牛都拉不动。陪他长大的这些日子中也难免有过几次这样的状况,但基本上只要一个晚上,他就会自动消气了,屡试不爽。

听见身后王俊凯抓起杯子咕噜咕噜几口干了,在身后揪住他的衣摆,等他转过身,又低下头露出一点别扭的表情。“一起睡。”声音很小,像是一点都不想承认自己是提出要求的那个人。

相继钻进被窝,各自翻来覆去到半夜,都没有睡着。Karry没睡着是因为王俊凯的呼吸一直急急缓缓,像是情绪很不稳定。果然,不知道过了多久,王俊凯一鼓作气似的,从被窝里钻出来,探手去开床头的灯。

同一时刻,Karry也起身,靠在床头柜上看着王俊凯。

王俊凯不敢看Karry,抱着自己的膝盖。“哥,我今天真的很害怕。”

“嗯。”

“我有点不想干了。”

“……?”

“你还记得之前那个吸毒男吗?他有个女儿。他被我们弄成像是意外死亡,那天我去参加他的葬礼,看见他女儿趴在他棺材上哭。肩膀一直在抖,但是一点声音都没有。第二天我又路过,那个女孩子还在那里哭。不知道为什么没下葬,棺材一直在那里摆着,每天那个女孩子都在那里哭。终于有一天,我没有看见她,我以为她好一点了,后来听别人说,她一直哭把眼睛哭坏了,去医院了。”

王俊凯平铺直叙,声线又浅又低。“原来失去亲人真的会很难过。我没失去过,但是今天大楼里很黑,我一个人进去找你,不知道你是不是还好好的,所以很没有底气。”

王俊凯就是那样的性格,在外人面前他可以很倔很凶,会露出狼的本性来震慑他人,但在Karry这里,他大多选择示弱。

示弱是天生狠厉的人拥有的唯一温柔了。

“我想了好久……如果可以的话,不干这个了。”王俊凯挠挠头,Karry盯着他的后脑,心猿意马地想象着他现在搁在膝盖上的小脸会有怎样闷闷不乐的表情。“也许有机会回归普通人的生活,那样的话就不用担惊受怕了。”

Karry默了一小会儿,抬手让王俊凯后脑的发丝缠绕上指尖,一个没注意,整个手掌都贴了上去。

“你不是很喜欢枪吗?”他轻轻地问。

王俊凯鼓了鼓脸颊,自然地将身体后仰,脑袋搁在Karry肩头,嘟哝:“……也没有很喜欢。”

这些,在他哥面前,都一文不值。

 

“所以呢,感冒完全好了吗?”

王俊凯迟疑地点点头。

“是不是吃消炎药了。”Karry用一种了然的目光看着他,看得他不得不诚实点头。他叹了口气,“西药的副作用太大了,以后不许。”

“我就是想去玩一下……给你个惊喜。”王俊凯捧着脸,“本来想一起回家还可以吃小面,结果都没吃成。”他是很认真地在失落。一下子想到什么,他又开心起来:“但是幸好我去了,否则你们今天很危险。所以说我也没有添乱对不对?”

Karry没法反驳他。“……嗯。小面,可以下次再吃。”

王俊凯用力地点点头,整个人滑进被窝,蜷缩成一个让他觉得更有安全感的姿势。“晚安啦哥。”

Karry的胳膊越过他,关掉床头灯。

“晚安。”

王俊凯睡着了好一会儿,Karry还是在黑暗中睁着眼睛。他偏头想看一眼小孩儿,但房间里太黑,什么都看不清。他正准备睡去,王俊凯忽然翻了个身缠上来,睡梦中手脚像八爪鱼一样贴着他。

他哑然失笑。


-TBC

我来晚啦大家有想我么qwq!!太久没更大家可以回顾一下前文再看这章,但请不要抛弃罗曼蒂克,罗曼蒂克这么糊我真的很难过……

但还是有继续追下去的人我也很开心!希望大家留个小红心,最好留个评论啥的让我快落一下mua

另外问一句题外话

大家都买一米灯牌了吗???

评论(12)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