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酒女孩

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
搞搞all凯/凯我
很糊√

#王俊凯##K凯# 《罗曼蒂克牢笼》09

罗曼蒂克牢笼09

【王俊凯×Karry】

*OOC OOC OOC 请勿上升真人

纯属脑洞 我哥本人绝对根正苗红好青年!

前文:01  08

久等了。首先说明,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

这个开头并不是事后T T


昨晚闹腾了一宿,肌肉都麻木了,睡下时觉得还好,王俊凯醒过来,正想稍微翻个身,浑身的肌肉都在叫嚣着酸痛。他忍不住嗷嗷叫了一声,于是Karry也醒了。

随之而来的是四肢感官的恢复,王俊凯意识到自己的胳膊和腿还挂在他哥身上,Karry与他面面相觑,头发乱成一窝,桃花眼眯成缝看着他,两人呼吸间充斥着被子上的洗衣液味道,熟悉又舒适。

“怎么?”听见他哥哑着嗓子如此问道。

王俊凯一点一点把自己的胳膊和腿往回抽,但是只动一动就酸痛得要死,哭丧着脸喊道:“哥。”

Karry伸手抓了抓自己的头发,把王俊凯从身上剥下来,拿起床头的手机看了一眼。Karry翻下床:“下午了。我去买菜做饭。”

他正往自己身上套衣服,王俊凯:“等你买完菜回来做,都已经是晚饭的点了。”

“所以?”Karry看着他。

“还是就地取材吧……家里应该有面条,下面条吃吧。”

Karry无声地叹了口气。“行。加几个蛋?”

王俊凯伸出剪刀手。“两个。”

Karry出去之后,先是洗手间的方向传来刷牙洗脸的水声,接着厨房那里开始乒乒乓乓。王俊凯一身补丁又肌肉酸痛,挣扎了半天才起床,一边打哈欠一边走出去。

Karry系着围裙站在灶台前,回头看了他一眼。“去把拖鞋穿上,把牙刷了脸洗了,再过来等着吃面。”

王俊凯恍若未闻,Karry又看了看他,不知道哪里升上来一股无名火,关了灶上的火,将人拽进洗手间,在牙刷上挤了一段牙膏塞进王俊凯嘴里。

“快刷。”他催道。

王俊凯哼哼唧唧地刷了牙,Karry打湿毛巾,要给他擦脸。

“唔唔唔唔!”王俊凯挣扎,指着自己脸上的纱布。“我都这样了你还要我洗脸?”

Karry把毛巾糊他脸上。“那你自己擦。”

走出洗手间,还听到王俊凯边擦脸边小声嘀咕什么“越来越凶”“一点都不温柔”。他气极反笑。

门铃响了。Karry放下手上的事去开,小江站在门外,原本准备打招呼,忽然轻轻惊呼:“你这是怎么了?”

Karry想起自己还一身补丁,惨不忍睹,只得搪塞道:“一点小意外,不要紧。”

王俊凯从洗手间走出来,果然又惹来小江的轻呼,毕竟他脸上贴了那么一块醒目的纱布,视觉上就感觉比Karry惨一点。

他还神色自若:“小江?有事吗?”

小江露出窘迫的神情。“你们家……有米吗?我家的吃完了还没买,能不能问你们借一点。”

“如果你不介意,就在我家蹭碗面吧。说起来你家的大米吃完了也有我的份。”王俊凯大大咧咧把人请了进来,Karry神色复杂,回厨房加水加面。

其实大家都是年轻人,互相之间放得开一点也无所谓,但是不知道是不是王俊凯的错觉,小江在Karry面前总是略显拘谨,格外尴尬,像是有点……怕?

不过想想也是,Karry不如他话多,容易给人沉默寡言的印象,再加上他在王俊凯旁边总是散发一种家长的气息,不说怕,首先就要让人敬他三分。

等坐下来吃面的时候,就听小江问:“你们怎么受了这么多伤?”

“出了个小车祸。”Karry神色自若,说起谎面不改色,“刮刮蹭蹭的,受了点小伤。”

“这也叫小伤……”小江微微蹙眉盯着王俊凯脸上那块纱布,王俊凯抬起头来,正好对上她的视线,嘻嘻一笑:“真的是小伤。我小时候经常打架,这点程度都习惯了。就是不知道脸上会不会留疤。”他说到最后一句时已经变成了嘟哝,“别在我这张英俊的脸上留个勋章。”

小江“噗”地一声破功了。

Karry摁住他的后脑,险些把他的脸摁进面汤里,语气却很淡定:“小时候脸上整天青一块紫一块的事情,也好意思拿出来说?”

王俊凯像一只被人提住后颈的猫,“嗷呜”了一声。

Karry接着拆他台:“你那张英俊的脸早在好几年前就被人蹂躏过了,现在留个勋章也好,叫你长点教训。”

王俊凯瞪起眼睛,脸颊鼓成包子,义正言辞地指责道:“Karry Wang你变了!你对我不好了!”

Karry还真被他噎了一下,王俊凯看着Karry的脸色,心叫完了完了,果然,片刻后,Karry略显阴沉沉地盯着他:“我就不该对你好。”

他抽回自己刚刚一直停留在王俊凯后脑上的手,继续吃面,一言不发。小江的眼皮一突一突地跳,不明白这言语过招之后怎么就突然变成了这个气氛。

她真的只是个围观群众,但她现在很有一种一巴掌拍上自己脑门使自己昏倒在地的冲动,脑子里闪过一万条弹屏:我为什么出现在这里……我为什么出现在这里……

这对兄弟,真是让她……

王俊凯吃碗面,连汤都喝完了,重重放下碗就转身回客厅。他还自认为极有骨气地一眼都不看Karry。Karry抬眸看了看他,眸色更深了。

小江继续装不存在,结果Karry那道视线居然接下来就紧接着扫到她头顶。虽然这一眼没有什么意味,但小江还是自动脑补出非常可怕的气息来。

她掐着时间点,跟Karry同时放下碗筷。“我来洗吧!!”她自告奋勇,小心翼翼地指着Karry手上的纱布。“你手不方便沾水,我蹭你们饭怪不好意思的,我来洗好了。”

她本来是指望把Karry赶到客厅去跟王俊凯待在一起,结果Karry淡淡道:“那你洗,我来把碗擦干。”

小江眉心一抽。

盥洗台前面的空间不大,他们两个并排站着微觉拥挤。小江假装自己非常认真地在洗碗,没想到还是逃不掉。Karry开口了。

这一开口就把她的魂震到九霄云外去了。

Karry眉头微蹙,声线低哑:“你喜欢小凯吗?”他问这句话时,将目光轻轻落在她脸上,非常认真的神情,手中擦碗的动作也停滞下来。

小江承认自己表情管理不好,那一刻她真是形容不出自己露出了什么样的微表情。但她没有保持这个僵尸脸太久,立马疯狂摇头。

她真是恨不得说“不喜欢不喜欢一点儿都不喜欢我哪敢喜欢他啊!!”但想想,多说多错,所以她只是坚定地摇头了之后,再坚定地跟Karry对视。

Karry看了她一会儿,似乎在判断她这个答案的真假,接着很轻很轻地叹了口气。

……叹气是什么意思??是失望吗??难道您希望听到我说喜欢他??

为了掩饰尴尬,她决定胡乱说点什么:“你们兄弟感情真好……”刚说完她就想扇自己耳光,人家刚刚在你面前闹别扭你就夸感情好??你是不是傻?

Karry笑了一声。“何以见得?”

“我看你挺关心他的感情生活……啊也不是,那啥……我没见过成年之后还会这样闹别扭的兄弟,啊哈哈,王俊凯有时候有点小孩子气哈。”

“他经常这样。”Karry习以为常的表情,“他就是小孩子气,被我宠坏了,昨天晚上睡觉还跟个八爪鱼一样贴着我不肯撒手,今天又开始说我对他不好。我还能对谁好?小白眼狼。”

江女士感觉自己被一道雷从天灵盖劈到了脚底板,她回过神来时发现自己还牢牢抓着手里的碗,暗道幸好自己没做出电视剧里把碗砸了那种俗套情节。

“你们睡在一起?”

“嗯。”

“感,感情真好哈。我老家也有个弟弟,男孩子啊,有了一点自主意识就不肯跟人挤一张床了,也不黏人,没有小时候可爱。”她发誓她真的只是在胡说八道缓解气氛,谁知道Karry听了后思考了一下,转过身来对着她:“睡一张床很奇怪吗?”

“Emmm……倒也没有。不过你们两个都是大人了,还能说出‘你对我不好了’这种话,蛮好玩的,真的很像小孩子。”

Karry默默地想,如果你看到王俊凯杀人如麻转头就对着他泫然欲泣的反差,你会觉得更好玩。

不过,他的主要关注点在于别的地方。

他以前从未想过或者说是细想过,他跟王俊凯的相处模式真的很奇怪吗?

他们两个人的生长环境就很特殊。除了公司的同事,他们两个没有什么朋友,也没有长辈照顾,一直都是相依为命,可以说是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从来没人提醒或者指出过这有什么不对。自然,Karry也从未认为这有什么不对。

把小江送出门,他自己也在玄关处开始换鞋。王俊凯窝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电视,但眼角一直瞥着他,忍了半天没忍住,道:“你去哪?”

Karry:“出去办点事。你看家。”

“昨天晚上闹那么大,还把楼炸了,指不定现在正全城通缉我们呢。”

凯莉昨天晚上要求boss给他们放一个月假,其实也是有道理的。一来养伤确实需要时间,二来这次这个任务涉及颇多,得避一避风头。第二天就大张旗鼓的往外走,估计也就他Karry Wang敢。

“……”Karry:“我很快就回来。想不想吃点什么?路上给你带。小面?”

“今天吃过面条了,”王俊凯眼睛一亮,“带个披萨回来当晚饭吃?”

“可以。”Karry微微颔首,下颚线的轮廓格外分明,甚至从王俊凯这个角度来看,有点sexy。Karry一带上门,王俊凯瞬间把自己放倒在沙发上。

偷笑。果然还是对他好的。

 

Karry回公司了。昨天凯莉刚气势汹汹地宣布黄金组罢工,所以Boss看到他的时候,脸上的表情是赤裸裸的诧异。他摆了摆手。“昨天那个朱小姐呢?我找她有点事。”

“哦,那个同行家的啊。她说要跳槽到我们这儿来,我还在考虑,她现在在医务部呢——没地方给她住,她就在那里凑合了一晚。”

“……”Karry挑挑眉看着老板,“那你考虑得怎么样?”

“就那样呗。多个人也行,但她得推翻一切重新开始。我准备再重新训练她一段时间,看她表现再说。”Boss疑惑地扫扫他,“你问这个干什么?”

“不干什么。”Karry从腰间抽出枪给他看,“昨天借用了她的枪,我去还她。”说着,他就转身往医务部走去。

朱言夕果然在那里。她虽然也处理了伤口,但是那身惨不忍睹的衣服还没换下来,头发是乱的,妆也花了,整个人看起来凄凄惨惨。

Karry正打算开口,看她这个样子,生生把话咽了回去。

“……跟我走。”

“去哪?”
“送你去凯莉家。”

上了车,Karry把枪掏出来扔她怀里。“你的枪。”

“……谢了。”朱言夕无力地把它插进腰间,“昨天晚上要不是你,大家都得死在那里。”她这算是在解释她道谢的真正原因。

“不必说谢,大家都想活着。”Karry给凯莉打了个电话,大致意思就是请她收留朱言夕住一段时间,凯莉虽然算不上一口答应,但也没有推脱。

朱言夕又干巴巴地道了句谢,她可以说是一夜之间就面临被前公司追杀,不得不另谋差事,然后又险些没地方住的惨淡境地,昨晚宴会上那个耀眼女郎的傲气被磨得所剩无几。

Karry出手帮她,当然不会毫无目的。“你真要谢我,就帮我个忙吧。”

她吸了口气,不太意外。“你说吧,我不喜欢欠别人人情。”

Karry的手搭在方向盘上,看着前方的茫茫道路。

“你很快就会接受一段时间的训练再加入我们,在这段时间里,我希望你能帮我……”

 

把朱言夕送到凯莉家楼下,朱言夕下了车,脸伸到车窗前,“你刚刚说的事情,我会尽力而为的。”

“谢谢。”这回轮到Karry说谢谢,紧跟着他就关上了车窗,踩下了油门。

后视镜里,朱言夕站在原地,若有所思地盯着他的车屁股。

Karry收回目光,随手关掉了那吵吵嚷嚷令人心烦的电台。人在做一些单调的事情的时候总是喜欢思考人生,就Karry来说,尤其是在吃饭和开车的时候。

话说今天到底是怎么会跟王俊凯说出那句“我就不该对你好”的呢?他很认真地回忆起自己当时的想法。看见王俊凯那小崽子跟姑娘讲话讲得那么起劲还笑嘻嘻的就膈应,就忍不住想拆他的台,结果他还没怼两句,王俊凯居然说他对他不好??

虽然知道只是王俊凯近似于撒娇的气话,但Karry有一瞬间真的要气死了。他骨子里就是那种刺猬一样锐利的人,几乎是没过脑地怼回去一句“我就不该对你好”。这么一句话也就算了,回想起来,自己当时的表情也是……很可怕。

王俊凯什么时候被他这么凶过?从小惯到大,几乎有求必应的。他现在想起来也是懊恼得很。他当时低下头吃面,没看王俊凯的表情,反正他估计在心里委屈了吧。回去还得揉揉搓搓哄哄。

买披萨的时候,Karry无端端冒出一个念头。

“栽了”。真栽了。

 

一边等Karry,王俊凯一边瘫在沙发上盯着窗外的天空,脑子里像放电影一样回放昨晚的画面。

越回放越困,他迷迷糊糊地想,昨天晚上是不是在梦里特别想找个东西抱着睡,不然早上起来的时候怎么会整个人挂在哥身上呢?不过,好像经常这样,都习惯了。

他真的睡着了,修长而略显瘦削的身子在沙发上蜷成一团,像一只猫咪。他嘴角还有一小抹笑没来得及消散,说不定醒过来又像早上一样,一醒=睁眼就看到哥呢。

哥是他在这个世界上最喜欢的人啦。

 

Karry刚跨进家门,想喊王俊凯吃披萨,一抬头就看见那人正在沙发上睡的正香,不免放轻了脚步和动静。

他把披萨塞进微波炉,走到沙发边上去。王俊凯睡得好不惬意,嘴巴微张,睡颜乖巧又茫然,他睡觉的时候及其像个坠落人间的天使,殊不知其实是养精蓄锐的恶魔。

Karry盯着他犹豫了一会儿,那一会儿其实他是在想:抱还是扛?

最终他选择了前者。但是王俊凯到底是个一米八几的男孩子,有些分量,他自诩臂力不错,将人抄住肩膀和膝盖整个儿抱起来时,还是觉得有些沉。上次王俊凯喝醉酒了要他背,那个时候自己好像说背不动他来着。这么来看,既然抱得起,那估计也背得动。

他抱着人慢慢往房间走。王俊凯被那一下给颠醒了。整个人腾空悬在别人怀里时的感觉,说实话,不是太美好。但是那个人将他托得很稳,完全不会让他有即将摔下去的恐慌感。

他慢慢睁开眼睛,从下面仰视Karry的下巴。

“……哥。”

“嗯。”

王俊凯默默地想,真的一醒来就看到Karry了。

离房间只剩几步路,于是王俊凯越发快乐地在Karry臂弯里装死,绝口不提自己下地走路。Karry把他塞进被窝里,他以这样的角度看着王俊凯的时候,仿佛与平常的表情没有什么不同,又仿佛五官都变得柔和起来。他道:“继续睡吧,起来了再吃。”

王俊凯打了个哈欠,眯着眼,仍是笑眯眯地望着他。

 

他们两个本质上都挺宅的,没有工作的时候就喜欢窝在家里看看动漫打打游戏,吃着银行卡余额里的老本。在家舒舒服服地躺尸了一个月,在这期间,不知道是否是Karry的错觉,王俊凯好像……

好像黏他黏得越发紧了?

最近只要Karry往沙发上一坐,王俊凯好像不靠在Karry身上的什么地方就不舒坦一样,那颗毛茸茸的脑袋随时在他大腿或者肩膀上蹭来蹭去,每一根翘起的呆毛都透露出撒娇的意味。

某次蹭舒服了之后,王俊凯一不小心合上眼,就直接睡着了。无意识下的姿势还是蜷成一团,像一只护住自己柔软肚皮的猫。

Karry调低电视的音量,默默抬起手放在他头顶揉了两把,惹来王俊凯一声不满的轻哼。一起一伏的呼吸声浅浅地摩挲在心头,惹得人一阵焦躁。

他一点点挪动视线,最后别别扭扭地落在王俊凯那张人畜无害的小脸上,叹了口气。

这个人做什么都像是在撒娇啊。

 

野了一个月,王俊凯扛着枪回去上工了,有不少活儿屯着给黄金组做。一个月没见过血,他微觉手痒,内心开始怀念那种酣畅淋漓的感觉。

但转而又有些纠结。他以前从来不是那种追求平稳的人,反而格外热爱刺激和冒险,这一行,入了就是一辈子的事,手上沾这那么多人命的人,永远不能全身而退。现在辞职去追求安全、平凡的生活,怎么说也不现实。

可他害怕失去,他生来拥有的东西就不多,对于已经拥有的,他就格外地想紧紧抓住。

那天晚上是他头一次意识到,他是有可能失去Karry的。在此之前,Karry上主力战场的机会很少。他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在某种程度上有被害妄想症,只要关乎这个太过重要的人,他就觉得Karry随时随地会受到威胁。

甚至有一种想法,想把哥关起来,关在一座最安全的牢笼里,永远都不会离开自己。

 

Karry注意到王俊凯那幽深又炙热的眼神落在自己的肩头上,像是活生生要烧出一个洞,无声地轻笑一下,暗道不知道这个小家伙又在胡思乱想什么。

黄金组的人对待Karry的态度开始很奇怪。

从前的Karry,存在感其实并不太高。他大多跟王俊凯一起出现,在活蹦乱跳的王俊凯的映衬下,显得格外话少,仿佛一个影子。直到那天见证了他的真正实力,才隐隐有些毛骨悚然。

他一直在王俊凯身后藏着,藏得很深。

但他现在又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仍然站在王俊凯旁边,像是在看管自己家的毛,偶尔顺一顺毛,丝毫没有意识到在杨清和童嘉思的眼中,自己的形象已经快高大得跟王俊凯一样了。

 

复工第一个任务,实在不是太对王俊凯的胃口。

“我是个心脏狙击手诶,”王俊凯摔下文件,气鼓鼓地抗议,“叫我去分尸??血腥暴力,毫无美感,你这跟叫体育老师去上数学课有啥区别?而且这种工作不是比较适合凯莉姐做吗?”

王俊凯一直都是走枪这一路的远程杀手,用刀来切切砍砍的血腥活儿他几乎不做,那种视觉效果太不美好了。

“打住。”正好从医务部路过办公室的凯莉正好听到最后一句,比了个手势,鄙夷道:“大小姐我可不下场。”

“……”王俊凯气闷了一会儿,双手在胸前一抱,“我不做。我还是个孩子。”

办公室全体:“……”在场可能只有Karry Wang愿意配合他的表演。

其实对于王俊凯来说,“残忍”这个词是蛮搞笑的,所以他没有说出口。不仅是他,如果在场的听到这个词,估计都会觉得好笑。此刻坐在办公室里这几个人,什么残忍的事情没做过,王俊凯不肯做的工作跟他的常规工作比起来,顶多是血腥了一点,本质都一样:杀人。

另一个同事看了眼boss的脸色,为难地劝道:“凯兄啊,你就做吧,这次这个顾客实在不好惹,怒气滔天,一大摞现金扛过来,说越快越好,越惨越好,这得多大仇——急得就差把钱直接摔在老板脸上了。这种活儿,你也不忍心叫Eva和Lisa两个姑娘家去做吧?你是我们的顶梁柱,总要多担待点……”

王俊凯故作凶狠地瞪了那人一眼。在Karry看来就是奶凶奶凶的,并无什么威慑力甚至看起来很……嗲?

他又叹了口气。

好一个心脏狙击手。专往他心上开枪。


-TBC

凌晨三点写完的。午夜是我跟电脑一人一机的寂寞狂欢(微笑)再不更新我就是不合格的红酒女孩了qwq大家原谅我这个低产er叭。

各位有空可以催一下更,给我点动力。不知道大家看没看懂我在文中悄咪咪埋下的感情线,没错我要开始含含蓄蓄的双向暗恋了,看不懂就当我没说吧……

可能我韩剧看多了,每次我写到“哥”这个称呼的时候,脑子里都会自动浮现出韩语的“哥”的发音,我自己脑补的就是hiong这样的叫法,我莫名觉得很苏……

我真的不知道还有没有人看,但还是请大家随手点个小红心或者留一条评论吧。红酒女孩再糊也要糊得有骨气,反正比某些爬墙后还要碰瓷前蒸煮圈写手的沙雕有骨气:)碰瓷/倒贴/不要脸/模仿成性→是会遭报应的。

祝看文愉快!没事可以找我唠嗑或者催更,我很欢迎小可爱

评论(4)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