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酒女孩

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
搞搞all凯/凯我
很糊√

#王俊凯##K凯# 《罗曼蒂克牢笼》11

《罗曼蒂克牢笼》11

【王俊凯×Karry】

前文:01 10

*虽然我说过很多次了,但是因为我求生欲望真的很强烈,所以还是再重复一下比较好。OOC,人设问题所以情节可能不是很真善美,不喜欢的话左上角。

 

Karry的身形僵在原地,黑眸像是凝固了一般,紧盯着从阴暗处缓缓走出的王俊凯。

王俊凯的手在身侧握得紧紧的,瞳孔微微颤抖,却又咬紧了牙不泄露出一毫。他低下眼睛,挣扎半晌,才憋出一句:“哥——”

这是他头一次没有那么坚定、干脆地喊他。

Karry似乎是就在等他这一声,撑起身子站了起来,腿已经麻了,风一吹,背上的冷汗又闷又凉。

他淡淡地叹口气,用袖子去抹脸上被喷溅到的血迹,被雨衣糊开,越擦越脏,他自己却没有意识到,手藏在袖子下不易察觉地发抖。那把刀本来还握在他手里,Karry的手掌有些僵硬,这一抖险些让刀落到地上,他干脆甩手将刀抛开,发出一声清脆的“哐当”声。

他语气很浅,挑眉抬眼间毫无温度。“你都看到了。”

王俊凯张了张嘴,似乎是想说什么,眼睛却像是不受控制一样,死死地看着他,无法移开。

他的肩膀在抖。Karry脚步微移,试探地想靠近他,但王俊凯的视线恰好越过他落在身后的碎尸上。这一眼彻底压垮了他,王俊凯忍不住扶着墙干呕起来。

Karry的动作就堪堪僵在空中,在这一刻之前,他脑子里快速过了一遍王俊凯可能会有的所有反应,只是没想到,会是如此……直接的反应。

尽管清楚这只是生理反应,他还是忍不住感到有些受伤。他下意识移动脚步挡住尸块,却也只能如此,像块木头一样杵在原地,看起来像是无动于衷。王俊凯好不容易止住了胃里的翻滚,他没想到自己这么多年下来,承受能力居然还是这么点。

重点并不在于尸体有多支离破碎,而在于……使尸体变成这样子的那个人。

他干呕完直接一屁股坐在地上,抬起头看着Karry,刘海挡住他的眼睛,看不清这目光里暗含的复杂情绪。Karry一时间失去了直视王俊凯的勇气,只得冷冷望着地上,任由这个自己最熟悉的人上上下下、像初次见面一样地打量自己。

王俊凯的眼神如同有实质,仿佛几团柔软而发凉的阴云在身上若有若无的擦过,弄的人泛起一阵鸡皮疙瘩。最终,这团云在Karry的脸上,打了好几个转。

巷子里很安静,也使得压迫感徒增。王俊凯看了他好久,久到他都熟悉了那股血腥味,可Karry始终没有回看他,神情冷漠得坦然,更没有要解释什么的意思。

他是个杀手,这是他的工作,无论在谁面前杀人,他都可以杀得坦坦荡荡。唯独,当他意识到被王俊凯看到了这种丑陋的画面,他忍不住颤栗起来——就像被扒光衣服公开处刑。他不想被王俊凯看到自己的恶,甚至因此厌恶自己。

他想象了王俊凯可能会说的所有开场白,愤怒的、冷漠的、讽刺的、锐利的……但没想到,他很平静地问:“你其实……一直都是这样吗?”

那是一种近乎审视的眼神,独属于狙击手的。王俊凯眼中的黑色盘旋不去,掺杂着一些纯粹的疑惑和茫然,但更多的是……一种近似于“失望”的东西。

他用了疑问的语调,又好像自己早知答案一样。

王俊凯这句话下面隐含的问题,实在太多了。

他早就跟出来了。就站在远处,极度冷漠地看完了全过程。其实说不上冷漠,他只是不知道该……作何反应,身体都像被冻僵了一样。过程中他一直看到Karry的脸和手,脑中有个声音在回响:

他真的是我哥吗?是Karry Wang吗?那双手……明明触碰他的时候都很温柔。

怎么能……

握着刀,有条不紊地……

那一瞬间,他有一种转身逃走的冲动。拼命地跑,不必在意哪个方向,至少不能留在那里。

但是他控制不了身体……他逃不走啊,被什么东西给牵住了,往回扯,逼迫他睁大眼睛好好看清楚。

他想,他是没法逃离Karry的。从身到心。

走近时,只有一个想法:血腥气好重。

Karry身上就像披着一片猩红色的血雾,整个人都叫他看不清晰,他越看越是怀疑,越是如坠冰窟。

越看,越能感觉到心里的什么东西塌掉的声音。为什么跟他这么多年来所熟悉的Karry不一样呢,这些年来他一点一点搭起来的关于Karry的认知,一下子全都崩盘了,变成一堆他难以重新辨认的碎片。

他知道自己的哥哥并非软弱角色,一直知道。但是Karry狠戾的那一面原本就不时常显露,更何况Karry对他袒露了所有柔软,他便总是自然而然地遗忘这一点。只是没想到“这一点”,比他想象中多得多。

在他面前无限耐心、温柔的人,为什么能做到一转头就去杀人分尸呢?形象颠覆,大抵如此。被他发现之后冷静又冷漠,是因为已经暴露了没有必要继续伪装,干脆破罐子破摔了吗?

王俊凯有一种像是被耍了许多年的恼怒感,更多的是——恐惧——

他们两个都是心狠的人。但是Karry比他狠,也比他想象中的狠。他真的像是这么多年从未认识过他一样,甚至有一种想法——他会不会有一天对他也这样,毫不留情?他知道是不会的,可……

这之后,哪怕Karry恢复到跟从前一样,他仍然会觉得身旁这个人,身上长满隐形的刺。

 

王俊凯就那么站着,看着他,脑子里乱七八糟过了很多。但看着Karry从容的脸色,他突然笑了一声,像是自嘲,自言自语道:“也是。”

王俊凯道:“也是,我早该想到……从那个时候开始就埋下伏笔了。”

“你记得吗?阳光福利院那天。”

“刀是握在我手里的,但是我捅不出去……你握住了我的手,真正捅了那个人一刀的,是你。”

“从一开始,你就是这样的。”

王俊凯垂下眼睛,掩下眼中诸多思绪,他近乎粗暴地抓了抓头发,转身就走。

Karry在他身后无声叹息。他将染着血的雨衣和手套扔在原地,抬步跟了上去。

王俊凯突然止住步子,回头看着他,眉头微蹙,Karry下意识后退一步,拉开距离,正忐忑他会不会说出“别跟着我”这种话的时候,他道:“把脸擦干净再走吧。”

Karry想也没想的抬起袖子正要擦,被一包餐巾纸砸中,他默默抽出纸擦起了脸,随王俊凯走出小巷。

走到马路上时,王俊凯回头一看他,眉头皱得更紧了。“根本没擦干净啊……血都干了。”干掉的血迹最是难擦,非得用水或湿巾不可。王俊凯到路边的便利店买了湿巾,正抽出来要上手,突然想起来,将湿巾塞回Karry手里。“自己擦。”他的目光也仅是在Karry身上停了片刻之后,立马像被刺到一样地移开。

他们是走回去的,一路无话,王俊凯更是再没回过头看他一眼,Karry也不敢与他并肩。因为王俊凯的态度,他开始慌了。虽没有受到他想象中的怒火,但恰恰是这种表现,令他更加不安。从来没有遇到过。从小到大,越是小脾气,王俊凯越会闹大,这样的人真正生气的时候反而格外平静,让你觉得他已经脱离了你的掌控范围。Karry现在也是这种感觉,随时会失去他似的。

而这一路上,王俊凯却始终在沉思。他发现自己拨开表层那么多感情之后,内里居然还有一点嫉妒和吃醋——相比愤怒显得很渺小,但不可忽视。仅因为今天酒吧里Karry跟那个男人的种种接触,他自认是占有欲爆棚的人,即使只为了任务,可这种醋意与今天发生的其他事情一起冲击着他,无形中被无限放大。

难受,浑身不舒服。总结来说,就是他一边想对Karry做出各种能满足他占有欲、缓解他不安全感的举动,一边想起Karry毫不在意的表情,那口怒气压不下去,左右两难。

都是没有安全感的人。

 

到家后仍然死寂。王俊凯洗了澡之后直接回房睡觉了,门不轻不响的一关,比语言上的拒绝更扎人。

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梦其实很模糊,在梦里也没什么特别的感觉,就像经历普通的日常一样。他醒来之后大半都忘了,只记得王俊凯跟往常一样在他怀里蹭啊蹭的,自己搂着他。很亲密。

但是对比现实来看,这个梦只能带来更多的空虚罢了,像是在嘲讽他。

Karry下了楼,王俊凯居然已经出门了,平常被子都是一顿乱堆,等着他叠,今天却已主动叠好了。厨房没有用过,想来王俊凯也不会自己做早饭,应该是饿着肚子走的。

手机振了一下,是昨晚自己把任务完成的照片发给boss之后,已经打到了自己账户里的酬金。数字很庞大,却沉甸甸的。人在这种时候,总是会想:要是当初……对,要是当初他不做这个任务就好了,现在得不偿失了。

到公司之后,王俊凯也不在。

杨清嗑着一捧瓜子,随口道:“Karry,你们闹矛盾了吗?王俊凯脸色臭得要死,眼睛下面老大两个眼袋呢,接了任务就走了。”

Karry不动声色,坐在自己的办公桌前开始工作。这副脸色落在杨清眼里,她心想,果然哥哥跟弟弟就是不一样,弟弟那心乱如麻都写在脸上了,哥哥呢,跟个没事儿人一样。

 

王俊凯一夜没睡。

在床上抱着被子,回放了一个晚上他跟Karry的事情,事无巨细。中间有几次昏昏欲睡,一翻身却发现床宽敞得不习惯,又生出几丝怅然。

要是现在在Karry怀里就好了。他胡思乱想。

回过神来的时候,天都亮了。他靠着床头柜上呆坐了几个小时,刷牙的时候一照镜子才发现自己一脸披麻戴孝般的无神。

还是糟心。所以他决定找点事情转移注意力,于是一大早去了公司,想找事情做。

他一进门就气势汹汹地说:“今天所有狙击手都可以放假,活儿都给我。”

杨清:“大哥,你已经缺钱到要从我们身上抢活儿干了?”

“老子乐意。”王俊凯一挥手,走了。

王俊凯失败了。

明明是为了转移注意力才出来干活的,但是当他上了楼顶架起狙击枪瞄准人心脏的时候,心里涌满了Karry。就算他逼迫自己再专心都没有用。

他一直很迷恋开枪时的滋味。血液隐隐发燥、燃烧,偏生要极度冷静,免得手抖失误,两种感觉互相制衡,矛盾又刺激,类似于冰火两重天。很短暂,但令人上瘾。可现如今,那种燥热似乎有了压制之态,他整个人都心烦意乱如无头苍蝇,无法干脆利落地扣下扳机,像是跟这把枪较劲似的,消磨尽了耐心。

“我靠。”他骂了一句,自暴自弃般地一屁股坐在地上。仰着头喘了几口气,他抹抹额头上的汗,重新蹲回狙击枪前,凑向瞄准镜。

“我就不信了,”他嘟哝着将手摸向扳机,“Karry Wang……”他重新调整状态,瞄了很久,几乎能想象出心脏在猎物胸膛里快乐跳动的节奏,说扣就扣,黄金心脏狙击手手上顷刻又多一条亡魂。

他舒了口气。果然舒服一点了。

要是因为Karry Wang而连开枪都做不到的话,那可就太窝囊了啊。王俊凯想,去他妈的王凯利吧,要个哥哥不如杀人。

从今天起,他就要做天天按时上班打卡的敬业好青年了。

以前的工资好像都存在Karry那里,如果以后要分开的话,讨回来也不合适,还是自己先攒点养老钱吧。

如果要分开的话……?

这个问题他以前从来没想过。他本来就是那种过一日是一日的人,从来不去打算未来的事情,但在以前,他是没有想过离开Karry的。现在Karry居然也是那样冰冷冷的态度,这是多年以来从未有过的,于是这个假设也不得不挤进脑袋。

有句话说,失望是日积月累的,可在他这里,根本没有日积月累,是一下子直接把分量够足的失望堆在了他身上。他不知道怎么面对Karry,各种微妙的情感和现在的尴尬气氛,他实在不知道该进该退,作何处理。

他说过想要自由,想要金盆洗手,过普通人不用打打杀杀的生活。他生性是匹野狼,金盆洗手是自由,现在干杀人的行当也未尝不自由,无论是外头无拘无束的世界,还是杀手这一行风起云涌四处撒野,他都无所谓。

归根结底,他有这样的想法大多来源于他不希望Karry再被工作中的风险波及。上次Karry所面临的那一点危险,把两个世界之间的无所谓转变成了有所谓。他这大半生都是与Karry绑在一起的,说不上谁跟着谁走,始终并肩而行。他从未尝试过没有Karry的生活,他已经心安理得地享受了Karry的照料太多年。

可是如今,居然有一个声音无比清晰地对自己说,离开他吧,也许你们并不是一路人……即使现在不分开,难道你真的能依附着他过一辈子吗?一辈子都让他给你做饭,让他照顾你,如果有一天他先离开了,你怎么办呢?离开了他,你除了杀人以外什么都不会。

王俊凯从前的心安理得,来自于他认为Karry不会离开他。可是昨晚过后,他已经被不安全感所包裹,仿佛下一秒就即将遭到抛弃——他并不独立。也是因为意识到自己的这种不独立,他才加倍害怕。

他已经在Karry那里当小孩子当了太多年,他还以为,不长大也没关系。

 

也许真的迟早要学会一个人生活吧。

王俊凯最近一反常态。Karry最开始发现的,是王俊凯不再把脏衣服像以往一样一股脑地堆进洗衣篓,而是自己放进洗衣机,再晾好。最可怕的是,他开始学自己做饭,虽然效果看起来很一般,但每次都是沉默着把自己做的东西吃完,洗了盘子再出门。而且,他再没与Karry好好说上过一句话,家里根本不存在这个人似的,仿佛过着独居生活。

Karry看来,这好像就是在告诉自己:我不需要你了。

这么讨厌他么?唉。

他每天都接各种活儿填满日程,满城奔波四处杀人,短短几周内性子阴了许多,被人血养得脸色都苍白了几分,也再不混插打科嘻嘻哈哈,没见他笑过了。杨清在公司里开玩笑,这么几个星期,估计阎王爷的账本上,王俊凯的名字后面又多了许多笔帐。

王俊凯轻飘飘地回了一句:那也要我死了,他才有机会找我算。

其实王俊凯只是累了,懒得笑,懒得说话,权靠杀人麻痹神经罢了。

某次深夜回家,正好与Karry碰上。他脸上还溅了两滴血,都干涸了,手上的血还滴滴答答往下流。Karry状似无意地回头看了一眼,见血不是从他身上流的,遂默默回头,再无反应。

王俊凯张嘴用小虎牙咬了咬食指指尖,若有所思的样子,默默脱了鞋往里走。

他当时在想,血的味道真不好闻,好想跟Karry索要一个拥抱啊。

 

其实最懵逼的人,是邻居江女士。

最开始,王俊凯找她,说要跟她学做饭。小江虽然不明就里,但还是答应下来,过程中自然察觉到王俊凯性格有变,于是稍稍问起几句。

“也没什么,”王俊凯说,“有些事,本质上不严重,拖太久了就不好收场。我烦。”

她小心翼翼地追问:“烦什么呢?”

王俊凯垂下眼睛。

“很难说。”

喜欢一个人,又不敢说,怕他没那个意思。重视他,却怕他离开。又因为这个那个的原因,心里怨他,面儿上冷落他,只不过拉不下脸,其实很想像往常一样肆无忌惮的撒娇。想看到他,但真的看到了又觉得心里烦躁,只能靠认真工作麻痹自己。

那些人命,都只不过是给他泄愤的罢了。

只不过这诸般感情,若要组织成语言,王俊凯是说不出口的。因此旁人问起,也只有“很难说”三个字一笔带过。

于是,除了他自己,包括Karry在内,全世界都觉得是王俊凯不要Karry了。

 

-TBC

这一章写的不容易……因为我自己都有点抓不住人设和逻辑了,所以写得很慌。感谢Yssi老师帮我捋了下人设,还指点种种细节,Yssi老师是天使!!

到这章为止,罗曼蒂克已经五万字啦。我写着写着突然很懵逼因为下一章基本上就能大结局了……真是没有一点点防备地就来临了。

期待的话小红心点一点或者留一条评论吧!爱你们!

评论(9)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