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酒女孩

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
搞搞all凯/凯我
很糊√

#王俊凯##K凯# 《罗曼蒂克牢笼》

《罗曼蒂克牢笼》

【王俊凯×Karry】

OOC 请勿上升真人

 

完整前文 (稍有改动,大家可以点开回顾一下全文)

 

更新(大结局):

 

这种僵持持续了很久,一点都没有想象中渐渐软化的趋势。王俊凯的心就像陷在泥潭里,一日一日地下陷,迎向无边的黑暗中。这段时间里他瞎想了很多,甚至想好了自己跟Karry最差的结果。如果真的要分道扬镳,那就分吧,横竖Karry对他,怕也没有他对他那种意思,否则怎会这么久都毫无动静。

说得干脆,他每晚回家,总忍不住悄悄观察,害怕Karry哪天真的毫无征兆地连人带行李一道消失。

某天,王俊凯正坐在桌前昏昏欲睡地看目标资料,boss突然走出来,拍了拍手:“好了好了,都下班吧,最近大家业绩不错,请你们喝酒!”

众人一时调笑起来:“业绩都是凯哥的, 权当我们蹭他的好了。”

王俊凯无心瞄向Karry,只见他正好站起来,于一片热闹中淡淡道:“我不去了,你们好好玩。”

说罢便无视屋内奇异的寂静,默默走了出去。于是大家又不约而同地回头看王俊凯,王俊凯忍了半晌,挑眉道:“看我干嘛?走,喝酒去。”

王俊凯靠在吧台边上,无言地喝着闷酒。凯莉远远地看着他,发觉他早就不是那个自己带大的小孩儿了。那样有意无意地靠着,身材修长挺拔,带几分不自知的慵懒和诱惑,小臂虽然纤细,但隐约能看到青筋和肌肉纹理。

他们两兄弟都是肉眼可见的俊美,在他们还轮廓稚嫩的儿童时期她就已有预感。王俊凯生得乖张些,眉眼弯弯一笑,清爽无害,像个大男孩。只是最近肃杀渐多,原本温润的桃花眼添了几分锐气,他一眯眼,便是一副要杀人的狠色,偏嘴角还似有似无地翘着,叫人心里头发毛。Karry天生轮廓似豹,平时不声不响,但与他独处时,总能感到一股低气压。若说王俊凯杀人时还会露出一个狡黠的坏笑,但Karry则是真真儿的杀人不眨眼,毫无波动仿佛切菜,像是下凡屠杀的堕天使,恶也恶得高贵,从骨子里就是浑然天成的残忍。

他们俩从少年时期起就颇受女孩子青睐,喏,现在也是——每次来酒吧,总有女孩子要向他搭讪的。王俊凯对女孩子向来都算绅士,今日不知怎么的,人家笑吟吟凑上来,他只动了动眉毛看了人家一眼,便轻悠悠地收回了目光,喝了口酒,再不理会。

他的眼里没有灯,也没有谁,只有空旷的一片深邃。

姑娘等了一会儿,见他毫无反应,尴尬而去。凯莉看不下去了,从舞池里钻出来,走到他面前。

“怎么啦?最近一天天都拉着脸。”

“没事。”王俊凯继续喝酒。凯莉看得真切,他杯中物是度数高后劲大的烈酒,他脸虽还没红透,但脖子连耳根已经红成一片病态的颜色。凯莉去夺他杯子:“少喝点儿!喝得醉醺醺的,回去要被你哥嫌弃了。”

“不许提他!!”王俊凯听了这一句,竟反应极大,用力地推了凯莉一把。推完自己也愣了,又尴尬又不好意思地伸手去抢杯子。“抱歉,我不是有意的。”

凯莉冷哼:“我知道。”王俊凯现在已经半醉,行为语言不免冲动,听到Karry的名字更是像个炸了毛的小孩。她脾气暴,忍不住故意气他道:“你最近这副矫情样,是不是因为Karry Wang?”

王俊凯脖子上青筋暴起,咕嘟咕嘟一口气喝完了杯子里的酒,狠狠将杯放到吧台上。“是!是又怎么样!我讨厌他,讨厌死他了!他就是个坏人!!”

凯莉想,这小子怕是全醉了,于是态度转变,口中哄道:“行行行,他坏他坏,小祖宗,我给你叫辆车送你回去吧?”

“我不要!”王俊凯一甩手,“反正……反正他也不会担心……不如在外面多玩一会儿……”

他刚刚还一直维持着,现在被凯莉这几句话激起,半醉也当全醉,撒酒疯似的混入舞池去了。凯莉拉不住他,气得跺脚,也匆匆钻进去,却没注意到身后不远处一直暗中注意着他们的boss,嘴角露出微妙的笑容。

 

“你自己能不能上去?要不要我送你?”凯莉不确定地问。

王俊凯直接打开车门下了车,眼睛勉强睁开看着她。“不用,我自己能走。拜拜,姐。”

王俊凯酒量是差,神志其实还清醒,只是身体不受控制,软得像一滩泥。七拐八拐扭回了自家,一打开门,就看到Karry在阳台上收衣服,正被动静吸引过来看着他。

王俊凯现在的样子别提多精彩。衣领上印着好几个口红印,仔细一看,似乎还是不同色号的,连脖子上都有一个。露出的皮肤都像煮熟了似的发着红,狙击手的眼睛向来清明锐利,难得朦胧一次,使得他整个人看起来都软了几分。

而Karry正从衣架上收下来的那件衣服,正是王俊凯的。最近王俊凯的衣服都是他自己洗自己收自己叠,此时他替王俊凯收衣服被本尊撞见,不免尴尬,尤其是他看到那些口红印之后,原本就冷淡的脸色更是沉了下来。

王俊凯此时才没空注意他收的是哪件衣服,直接身子一软,倒在沙发上装死。Karry静了半晌,将手中的衣服扔在一旁,轻轻喊他:“王俊凯?”

没反应。

“你醉了。”

还是没反应,看来真是鬼混过头了。

Karry看了他一会儿,见他真是睡得死死的,又伸手戳了戳他:“王俊凯,醒醒,你还洗不洗澡?”

“唔……唔嗯……”

王俊凯皱着眉哼哼了几声,不知道是答应还是不满Karry吵他睡觉。Karry冷了他这段时日,但也不忍心他就这样在沙发上躺一夜,思索片刻,去厕所洗了毛巾出来。

把那张红彤彤的小脸仔仔细细擦干净了,从眉梢擦到下颌,一点都没有遗漏。是张俊脸,他朝思暮想却又不得不忍着不看的脸。

其实他挺害怕王俊凯突然睁眼的,那样就前功尽弃了。幸好,王俊凯醉酒之后睡得死,怕是什么也不会记得。

他又去替人擦脖子。看到那个若有若无的唇印,蹙起眉头,一时间说不上是何种气急败坏的情绪,想也不想地上手,狠狠擦拭起来。

口红这东西沾上皮肤不易轻易擦掉,Karry不免手劲大了些,擦得王俊凯从睡梦中弹了一下:“疼……”说着就胡乱伸手推他。

“知道疼,还敢沾花惹草。”他恨铁不成钢,却也不擦了,随他去吧。又替人抽去皮带,脱了鞋,好好安置在沙发上,这才关灯回房。

刚躺下,忽然想起件事,又匆匆起身,从柜子里抱出一条毯子,赤着脚回到客厅。

给人盖好毯子,他忍不住多看了他一会儿。夜已深了,但住在市中心,窗外的霓虹灯还是有些隐约照亮了王俊凯的侧颜,他闭眼安睡的样子乖极了,恍惚间似乎还是个没长开的小少年,轮廓似曾相识,一如既往。

Karry静静地看了他半晌,终是低头,隐忍地在人眼尾处落下一个轻如羽毛的吻。

他亲完了人,眼眸在黑暗中不动声色地一转,匆匆回了房间,微留行走时随他而动的气流未曾平息。待他的房门“咔哒”一声细响合上后,沙发上那人才陡然睁开了灿若星辰的双眼。

 

翌日,王俊凯在晨光中昏昏沉沉地醒来。Karry已经出去了,他进浴室冲了个澡,正用浴巾擦着身子走出来,手机响了。

是boss。接起来,喊他快点去公司,有任务。他挂了电话扔开手机,左右看看,正好瞅见昨天Karry收进来后随手扔在沙发上的那件衣服,他拿起来随手抖了抖就穿上了,背着装在吉他盒里的枪出了门。

Karry不在公司。见他左右环顾,杨清好心提醒道:“他去出任务了。”

王俊凯眉头一挑:“他出什么任务?派对那次我不在也就罢了,现在使唤他一个黑客,拿我这个狙击手当死的么?”

王俊凯鲜少这么咄咄逼人过,杨清一时窘迫。“嗯……Boss找你呢,快进去吧。”

推开门,王俊凯不耐烦地皱眉看着办公桌后的人。“什么事?我昨天晚上喝多了,头疼。”

Boss没说话,只是盯了他一会儿,突然笑了:“小凯。”

“干嘛。”王俊凯翻了翻眼皮,一阵恶寒的同时大脑飞速运转,这个老狐狸从来不这么叫他,莫非有诈……

Boss:“其实你很想离开吧?”

王俊凯一时以为自己听错了,“什么?”

“想辞职,不想继续在这腥风血雨的一行干下去了,对不对?”

“……”王俊凯胸中一噎,神色复杂地看着他。

Boss用一副洞察一切的表情说:“不用装……我都知道。你知道,我们这一行,没有半路上岸的规矩,但是说起来,我这个人,最恨背叛——与其耍阴招鱼死网破,不如漂亮地辞职,你说对不对?”

王俊凯捻了捻指尖。“你想表达什么?直说。”

“只要你肯帮我杀一个人,我可以让你全身而退,得到自由。”

听到这里,王俊凯之前的那种感觉得到了落实。他仿佛预测到了什么,锐利地抬眼问道:“谁?”

Boss将双手撑在桌上。“Karry Wang.”

听他念出这个名字,仿佛是意料之外,又好像情理之中。王俊凯说不准是什么心情,只觉得心头像是陡然挂上一块铁,沉了一下。在那一刻,他难以露出任何微表情,只用两秒消化了这条信息,眉梢微动,平淡发问:“为何。”

“我说了,我最恨背叛。他跟你一样,也有洗手不干的想法,但是他居然妄想通过朱言夕从我这里偷出组织的资料,举报给警方。你想想,我把你们两个养到这么大,他却如此忘恩负义,这种人,我绝对不会再留他了。”Boss眯眼一笑,“怎么样?用他的命,换自由。”

王俊凯淡淡垂下眼睑,“你明知道他跟我从小一起长大,你如何确定我会对他下手?”

“哈哈,瞧瞧他最近对你的态度,你们有什么矛盾?是不是因为上次我让他做的那个任务——你看他,心狠手辣,哪怕我现在跟他说要他杀了你换自由,他想必也不会拒绝。正是因为你们从小一起长大,他对你毫无防备,我才会把这事儿交给你。”boss边说边从椅子上走下来,走到他身边,哄诱般靠近他:“……如何?考虑一下?”

王俊凯眸子黑沉沉的,看不清喜怒哀乐,等了半晌,他突然一笑,咧嘴露出虎牙,微微阴森,像是阴晴不定的撒旦,谁都忍不住心生畏惧。

“考虑什么?择日不如撞日,就今天好了。”

Boss大概也没料到他如此干脆,愣了后笑道:“好。动手的地方我都给你挑好了,别让我失望,嗯?”

 

地方选在一处废弃大楼。Karry到的时候,王俊凯靠着墙,正在抽烟。他脚边扔着狙击枪,还有一圈烟头,想是等了有一会儿了。

Karry垂眼看着别处,等了一会儿不见王俊凯开口,只能干巴巴地发问:“突然叫我出来做什么?”

王俊凯不知道是刻意还是手抖,他指间那支烟落在地上,被他一脚踩扁。他一步,一步,缓慢地靠近Karry,像是要把他的神色尽收眼底。

“出任务。”他说,“老板给了我个任务,叫我杀你。”

他的声音不起一点波澜,仿佛在陈述一件无关紧要的事,无人知道他心跳如擂鼓。Karry维持着一开始的表情,连眨眼的频率都没有改变,也没有多余停顿,似乎瞬间接受了这个信息。“好,你动手吧。”

王俊凯整张脸都变白了,脖子上的青筋暴起,他深深地看着Karry,像是要把他现在的样子刻在心里。

Karry避开他的眼神,沉默片刻,开口欲言,突然被王俊凯狠狠地抓住领子,用一个凶狠的吻堵住了将要出口的所有话。他吻得极凶,牙齿不管不顾地撕咬着Karry的唇,硬是吻出了打架的气势。等到血腥味在两人口中渐渐蔓延开,Karry才陡然惊醒似的,一把推开了他,神色又惊又怒,眉头皱着:“王俊凯,你干什么?”

他刚看清王俊凯的神色,就愣住了。王俊凯红着眼眶,倔强地瞪着他,声音却带着哭腔,让人心里软软地陷下去一块。

“可是我不想杀你,怎么办?”

“Karry Wang,你少自作聪明了,难道你以为,昨晚我真的睡得那么死,什么都不记得、都感觉不到吗?做这一行的人睡眠有多浅、有多容易醒,你不清楚?”

Karry听了这话,整个人就像是石化在了原地,半天都没做出一点反应,脸上青一阵白一阵,好不精彩。

“你……你……你昨晚……”

王俊凯破罐子破摔,一口气提在胸口下不来,干脆什么都说了。“我喜欢你,我爱你,只想要你,我……可是你现在,叫我杀了你。”他语气还撑在那里,但是脸上啪嗒啪嗒地掉眼泪,Karry对这种控诉毫无抵抗力,满心都生出愧疚感。

Karry只惊慌了片刻,但温柔已经从胸膛里满满溢出来,王俊凯长大之后很少哭,一哭就是杀手锏——他最见不得王俊凯掉眼泪。他将人捧住脸,一边擦去眼泪,一边轻柔地叼住了下唇,与刚刚那个吻截然不同的、充满安慰意味的吻。他一想到这可能是最后一个吻了,心脏就像溺了水一样地窒息,唇也难以察觉地颤着,忍不住无限加深这个吻,恨不得连魂都给王俊凯的唇吸去算了。

把人亲到啜泣声小了些,他才不太满足地分开双唇,有一下没一下地给人顺着后背。“……好了,不要哭。我们现在没时间了,他疑心重,一定不会就这么放你单枪匹马地来,我们之中不死一个,他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王俊凯闻言一呆,抓住他的手,焦急道:“我们跟他们拼了——之前那么多保镖我们都杀出去了,这次也可以的,对不对?大不了一起死了算了——”

“不行。”Karry直接打断他。“我们只有两个人,武器也不够,更何况,今天来的这群人,他们都跟我们共事过,互相都知道底,跟上次那群保镖也绝对不在一个水平。我不希望你有一点儿风险。”

 

从这里开始,两个分支各自走向BE和HE↓

 

BE走这里

 

HE走这里

 

-END

 

完结撒花~~

越到后面写起来越难,但是尽了全力,所以希望大家能喜欢。再次感谢Yssi老师一直帮我的忙~罗曼蒂克的连载比较漫长,谢谢没有抛弃我的一直看我的文的小伙伴!!下一篇文继续相约,我还会努力der!!

BE版本和HE版本我都准备了番外,BE的番外肯定还是刀子,HE就塞糖顺便开个小破车吧(想看就点个小红心小蓝手吧!!爱你们!!)

稍后会出一个置顶+索引

下一篇文想看什么?小甜饼还是上次说的双生病娇向?

 

请留个评论哦qaq

评论(15)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