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酒女孩

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
搞搞all凯/凯我
很糊√

#K凯#《罗曼蒂克牢笼》BE版番外

《罗曼蒂克牢笼》BE版番外·小凯


*OOC 请勿上升真人

 前文指路


何谓地狱。

 

死后会下地狱,是Karry在生前在就早已有所觉悟的事。

他被使者领着,从第一层开始一路往下走。他用手碰了碰胸口的血,枪伤还留着,只是没有任何痛感了。他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不是只剩个灵魂,四肢还算有实感,但仍有什么东西轻飘飘的。

好像是心脏。他把手放在胸口探了探,已经感觉不到跳动了。

地狱每一层都有不同的刑罚,惨叫声不绝于耳,他想,如果这里有空气,吸起来一定都是血腥味。

他是个杀手,自然也不惧怕残忍场面,但此时还是忍不住别过了脸。

使者轻轻一笑:“死后下地狱的,都是生前造孽,死后不知悔改者。有些固执已深入骨髓,哪怕受尽千般万般的皮肉之苦也难以拔除,恐怕要到奈何桥上才能够化解了。”

Karry不怕疼,他淡淡地问:“我该去哪一层?”

使者的笑意虚无缥缈,似近似远。

“别急。还有一段路呢。”

Karry一路看过去,他总算明白什么叫“看着都疼”。王俊凯以后下来了,不知道扛不扛得住。他的小孩儿,即使疼也向来咬着牙不说,其实是最怕疼的。

想到那人,他几心口的地方几乎又跳了一下,说不上是欢愉还是痛苦。

走到第十八层,他以为就是最后的归宿了,前面已无路。

谁知使者却道:“前面十八层的人只不过受些皮肉之苦,而你要去的,是第十九层。”

他让开身子,做了个邀请的手势。随着他的动作,原本已经到了尽头的楼梯又往下延伸了一段,通向更深的地方。

 

Karry一言不发,顺着楼梯往下走。他自以为已经没什么可怕,也做好了看到任何场面的准备,却没有想到第十九层有的,只是无尽的黑暗。

他在黑暗中走了一会儿,不得不停下脚步,眼睛也微微睁大。

他看到一个很熟悉的人,坐在那里,一边拍门一边喊,哥。

哥。

一直喊一直喊。

是年幼的王俊凯。

他跟记忆中一样,脸上还带着婴儿肥,眼睛也是纯粹的,身体幼小纤细,简直弱不禁风。

就是这样一个小孩子,正大哭着,无助地拍着门。

“哥,救我出去,哥……”

他来来回回重复的就是这么几句话,哇啦哇啦地哭得停不下来,打着哭嗝,嗓子都有些哑了,还是没有停下来。

门被拍得哐哐响,Karry只看得到门这一头,而那一头的人是不是“自己”,却无从得知。

为什么没有人给他开门。为什么没有人去救他。怎么能放任他一个人待在这么黑的地方——

他最怕黑了。

他下意识向那里走进一步,嗓音微涩地喊道:“小凯……”

那个人没有听到。

他又走了几步,转而变成奔跑,一直喊他,可无论怎么跑,自己和王俊凯之间的距离也没有变短,王俊凯也没有听到他的呼唤。他只能眼睁睁看着他越来越绝望,对着门外说:“哥,这里好黑。你什么时候来?”

不会有人来了。

一个轻飘飘的声音在他身后说:“是啊,不会有人去救他了。”

Karry猛地回头,使者近在咫尺,勾起嘴角,像对他下死亡判决书一样的口气。

“因为本来该去救他的人,是你。”

“可你现在正在地狱里,不是么?他……他就只能永远地陷在黑暗里。”

“不,不……”

“永远地等待你,永远地哭喊,永远地绝望下去。”

Karry一时之间不知道重复了多少个“不”,他急于否定使者的说法,可是回过头,看到那仍然离他有一段距离的小小身影,突然意识到,确实是这样的。

想给他拥抱,想安慰他自己就在这里,想把他从黑暗里拉出去——却无能为力。

使者似乎知道他在想什么,俯下身在他耳边低声地说:“你已经给不了他拥抱,你是个死人,你也不能再回他身边,你救赎不了任何人,包括他也包括你自己。”

“不……”Karry紧紧地抱着头,眼神呆滞地望着某个方向,想把自己缩得越小越好。他没有察觉到自己在哭,他以为地狱里不会有眼泪。

他所谓的心理防线,在第十九层不堪一击。

使者轻轻地拍拍他。“这就受不了了?抬头。”

Karry心理上是拒绝的,却仍是神使鬼差地依言抬起头。原本坐在那里的幼年王俊凯已经不知所踪,取而代之的是他生前还刚刚吻过的那个成年版。

周围也由黑暗慢慢转变成了今天那个废弃大楼的场景,就像回到了那个瞬间。周围有他的尸体,也有公司众人的。看来是他自杀以后,王俊凯屠杀掉了所有的人。

此时的王俊凯,正遍体鳞伤地跪在地上,怀里抱着一把狙击枪。

Karry一眼就认出来,是那年王俊凯生日的时候他送他的那把。

王俊凯在哭。

不同于刚刚那个幼年版哭得恨不得全世界都听到的哭法,王俊凯的哭只是红着眼圈流眼泪,眼泪顺着脸颊的轮廓流到下巴汇聚在一起,滴下来。

Karry看得心头又涩又软的痛,恨不能走上前去抱住他,可是自己的尸体还明晃晃地摆在旁边。他突然明白所谓阴阳相隔,本身就是一种惩罚。

他死了,王俊凯能抱着的,只剩一把枪罢了。

那人抱着枪无声无息地哭了一会儿,Karry就安安静静地望着他,不知道这多看的几眼,是恩赐还是凌迟。

王俊凯的手指似乎在枪身上摸索着什么。片刻之后,枪响。

Karry呆立在原地。

“不要……”他喃喃了一句,想往前走,不相信眼前的场景一般,将手伸向王俊凯。

除了满地的鲜血,他看起来一点也不像死了,仿佛在安睡。

他手忙脚乱地试图去触碰王俊凯,可他的手指直接穿过了血液和身体,什么都摸不到。

“骗人的吧。”他自言自语着,“小凯,你醒醒,我在这,哥在这里……”

没有回应。

“小凯?”

没有回应。

 

哦,对了。

这里是地狱啊。

 

 

前十八层只不过是皮肉之苦,而第十九层,暴露的却是人格中最大的弱点。简单来说,即精神折磨。

你最害怕的事情,就发生在你眼前。

 

 

小江刷了公交卡,奔下楼梯时见地铁门还开着,连忙匆匆忙忙往里一挤。关上了门,她才抬头去找拉环。

车厢里人很多,但她的目光还是无意中落在一个格外出挑的身影上。那个人穿着黑色连帽卫衣,背着吉他盒,帽子似乎将他整个人都笼进了一层黑暗,他原本是个英俊明朗的青年,现今却有些意外的苍白和憔悴,身上不带一点烟火气,死气沉沉。

她一瞬间以为自己认错了,嘴巴却快了一步喊道:“王俊凯?”

她声音不大,但那人还是很快转过了头,将目光停在她身上。

他的眼睛黑沉沉的,似乎里面倒映不出任何东西,对视时,令人心头一沉。

他抿了抿唇,嗓音沙哑地开口:“小江。”

小江小心翼翼地穿过人群,在他旁边找了一个拉环拉着。“好久不见。”她朝对方露出笑容。

王俊凯轻轻弯了弯嘴角作为回应,弧度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三年前,王俊凯在一个傍晚,突然敲响了小江的家门。

她打开门,看到他也是像今天这样,背着吉他盒,站在门口。

她说不清那是一种什么样的表情,乍一看像是面无表情的冷漠,但是眼角眉梢,每一个细微的地方都透露出悲哀来。

王俊凯也是那样沙着嗓子,对她说:“我要搬走了。”

“啊?”小江一愣,确认他周围没有任何行李箱或者包。“要搬走吗?”

“是的。”王俊凯垂下眼睛,“我……”

他似乎欲言又止,吸了好几口气都没说出下一句话来。

“发生什么了吗?”小江不明所以,直觉他遇到了什么严重的事情。

“我哥他……”

小江安静地等着他说。

“我哥,去世了。”

小江真实地愣住了。“啊,是因为……”

“可以不要问这个吗?”王俊凯抬起头看着她,眼圈好像红了。

小江点点头。虽然说只是邻居,平时接触也不算太多,但是一个之前还活生生地见面、交谈过的人,说没就没了,心里的滋味也不太好受。

王俊凯从口袋里拿出一把钥匙递给她。“我要搬走了,这房子不会卖,一直放在这里。能麻烦你有空的时候帮我打扫一下吗?不用太频繁,别太脏就行。”

“可以是可以,但是……你要搬到哪里去呢?”

小江看得出来,Karry这个哥哥对于王俊凯肯定是很重要的,这么亲的人一下子去世,接受不了想要出去散散心很正常。

“我也不知道。”王俊凯摁了电梯,朝她挥手。“那我走了,再见。”

之后的三年里,小江因为房子问题给他打过几个电话,通话都很简短,她也不好多问。

没想到今天会在这里遇见。

 

王俊凯看着别处,突然开口:“最近还好吗?”

“挺好的。”她举起左手,让对方看到自己无名指上的戒指,“我结婚了。”

“恭喜。”王俊凯颔首。又沉默了一会儿,他问:“你丈夫会介意你陪一个老朋友喝两杯吗?”

小江愣了一下,笑了。

 

王俊凯在舞池里,被人群撞得东倒西歪。

酒精上脑,整个人都混混沌沌,没了力气。这三年,他始终奔波着,没有停下来过。他害怕安稳的生活,因为当安定下来的时候,他就会觉得身边缺了一个人,就开始疯了似的想Karry。

他也哭过,宿醉过,可这点自欺欺人永远是那么短暂,Karry就像是皮肉上的一大片刺青,哪怕是掉色了,模糊了,也难以覆盖和洗刷,只能留在那里一日发痒。

他想他的一切。从他们相识开始,每一个细节都忍不住回忆,可是回忆到最后,眼前出现的,却是那日他死时的模样。

他开始幻听,安静的地方,喧嚣的地方,都好像有人在喊,“小凯”。无数次回过头,无数次被自己欺骗,但也重复中招,甘愿被骗。

他宁可四处漂泊,就是为了不让自己回想起“家”的感觉。

身边的人群和酒吧里的吵闹都格外的远,他在其中糊糊涂涂地转着,跳着,一回头,隔着层层人群,吧台边似乎坐着一个人,穿过灯红酒绿,将深邃的眼睛落在他身上。

就像回到了某个记忆里的瞬间。王俊凯猛地甩开旁边的人,不管不顾地冲出舞池,冲向那里。

走了两步,又硬生生顿住。

没有人在那里。

酒意又上头,腿上一软,险些摔倒在地。小江慌慌张张地扶住他,关切地问:“你怎么了?没事吧?”

王俊凯突然哭了。

他脸喝得通红,眼泪大颗大颗地掉下来,像一个被人抛弃的小孩。他抓着小江说:“我没有家了。”

小江没听懂:“什么?”

他自顾自地低下头,把话小声地淹在了眼泪里。

他说,没人带我回家了。


-END

跟大家分享一下我的朋友看了番外之后的反应

“你是什么魔鬼啊 夜间哭死”

“写得很好 我TM要爆哭了 大半夜吃刀”

(意外的一致的评价)

好8 是我的错

【真的有那么刀吗??

评论(7)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