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酒女孩

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
搞搞all凯/凯我
很糊√

《罗曼蒂克牢笼》HE版番外


开车,慎入。

未满14岁请不要观看。

不要举报我,蟹蟹辽。

 

 

 

《罗曼蒂克牢笼》HE版番外·车

 

王俊凯一身冷汗地从梦中惊醒。

睁眼就是房间里的黑暗,他下意识去摸了摸身边的人,随即床头的台灯就被Karry打开了。暖黄色的光像是烧开了一个洞,心上腾地升起来一把火,又暖又心安。

“怎么了?”Karry沙哑地出声。

王俊凯喘了几口气才缓下来,听Karry又问:“做噩梦了?”

他缩回被窝里靠着Karry,脑袋蹭来蹭去,像一只受了委屈撒娇的猫。

“梦到什么了?”Karry安抚地拍着他的背,睡衣都被汗浸透了,贴在后背上,能摸到脊梁骨。

王俊凯不说话,黏黏糊糊地凑过去向他讨吻。布料摩擦的声音中掺杂了不易察觉的唇齿交缠声,胡乱拥吻了好一会儿他才算放松下来,安静地趴着。胸膛互相紧贴,心跳的振动传递给彼此。

Karry说:“睡吧。要不要关灯?”

“不要。”王俊凯张开手把他抱得更紧。“这样就好。”

 

三个月前,他们搬来了这座城市,改名换姓,悄无声息地隐匿在人群中。Karry租了房子,找了工作,每天朝九晚五地上下班,养着家里的小祖宗。

插进钥匙拧开门,那人居然没有站在门口迎接自己。他很轻松地在沙发上找到了熟睡的人,头毛炸成一窝,乖巧又安静地蜷缩着。电视里还在放搞笑综艺节目,只是音量调的很低。

Karry的眼神瞬间柔和下来,轻手轻脚地脱了鞋,走到沙发旁坐下。

这一点动静惊醒了小猫,王俊凯睡眼惺忪,含糊不清地喊了他几声,Karry撸了撸他的脑袋,“你继续睡。”王俊凯本来好像也是这么打算的,挪过来把头枕在他大腿上,又合眼了。

Karry有一下没一下地摸着他的头发,王俊凯的头发手感很好,柔软顺滑,发梢从指缝里滑过时在指腹挠一下,痒得人心头乱糟糟的。

猫都是这样,无意识的时候被摸头和下巴都会很舒服,忍不住靠过去再蹭蹭。王俊凯就是猫科动物本性,但相比之下,他更像是暂时藏起爪牙的幼虎。

王俊凯在他身上睡着时极不安分,时不时要动一动、翻个身,就像乳牙在心尖上摩擦,痛痒得酥麻,不自知的勾人。一天没看见这小家伙,Karry丝毫不掩饰自己的目光,直白的近乎灼烧地盯了他一会儿,才心不在焉地抬眼去看电视。

不经意低头,正好抓到王俊凯一只眼睛睁开一条缝偷看他。

“干嘛呢?”他失笑。

王俊凯马上闭上眼睛装死。Karry掐了掐他的耳垂,跟着要去捏他后颈,他才打个滚翻起身来,整个人坐在Karry大腿上。

“不是困吗,怎么又起来了。”

王俊凯笑嘻嘻地露出虎牙,他平常这么一笑格外清爽无邪,可联系此情此景和他手上正在做的动作,就格外像个小流氓。

“你回来就不困了。”

说着,手就从他西装外套里滑进去,隔着衬衫在他腰腹上作乱。Karry眼皮一跳,还没把眼前的奶糖剥开糖纸,手机就很不合时宜地响了起来。气氛骤然僵下来,他难得地有些手忙脚乱,掏出来一接,领导喊他回去加班。

他稍一皱眉,说“知道了”就挂了。这边刚挂完,王俊凯正气鼓鼓地瞪着他。

他深吸了一口气,强压下体内的燥热。“乖,我回去一趟,你自己解决晚饭,行吗?”

王俊凯不是三岁小孩子了,必要的时候当然可以自理。只不过现在看来,他那点孩子气又要发作了。

他不死心道:“都下班了,怎么还叫你回去?”

“我得赚钱养你啊,小祖宗。”Karry随手整了整微有些乱的衬衫和外套,低头在他额上吻了一下。极轻,但是微凉的触感就像带来了一道雷电,顺着王俊凯四肢蔓延开来。

“在家等我。”

不知道是被“养你”还是那个吻给取悦了,王俊凯虽然绷着脸,但还是点了点头。

 

Karry原是想尽早解决,好早点回家的,谁知道因为同事出了错,不得不活生生耽搁了一个多小时,开车返程上路时已经接近深夜,又好死不死地遇上堵车。

因为顺路,所以同事蹭了一下他的车,见他难得的焦躁,频频看表的样子,小心翼翼地问:“你有什么急事吗?”

Karry默了一下。“我爱人在家等我。我不回去,他恐怕不会睡。”

“啊……”同事听了这话,越发内疚。“不好意思,如果不是我,你就能早点回去了……”

“没事。”Karry的手指敲了敲方向盘,虽然说的是谅解的话语,这个小动作还是暴露了他的一点小情绪。

同事好奇地从后视镜里窥探他。Karry生得一副好皮囊,只是不爱笑,大多数时候冷冰冰的,工作也很严谨。尤其是他那双眼睛,深不见底,从人身上扫过时像是在看一件死物,与他对视容易心里发毛。虽然平时工作上常常接触,同事们却都不认为他像是有爱人的人。

也就在这种时候,他流露出了一点普通人的人情味。

 

 

车门

 

 

-附赠一个凯莉的番外

 

每次去他们家吃饭,凯莉都忍不住要熟落王俊凯一通。王俊凯评价她“满脸单身狗的愤世嫉俗”——险些被她一巴掌糊过去,可是Karry还在旁边,她不好当着人面打人家老婆,只能磨着牙在心里骂两句。

整天看着王俊凯被Karry养着的那个得意洋洋的德行,凯莉只能忍着,心里默念十遍“我是要自力更生的新时代独立女性”。

她正儿八经找了个法医事务所,开始干自己的老本行。整天跟各种各样的尸体面面相觑,跟以前在组织里好像没什么分别。最主要,以前她想睡到几点就睡到几点,想翘班就翘班,想工作就工作,现在却要忙得昏天黑地,总疑心自己的发际线退后了2mm。

所以当这位身不残志不坚的大姐宣布自己拐了个年下帅哥当对象的时候,K凯二人的表情同样的微妙。

王俊凯憋了半天:“姐,我知道你想报复社会,但也不至于……”

凯莉瞪了他一眼。

王俊凯:“……我闭嘴,我闭嘴。”

 

那是两个月前,同事送给她一张青年组棒球赛的门票,让她下班后可以去看看,放松放松。

那天她难得不加班,本来想早点回家休息,但正好入了一套小裙子还没穿出去过,于是下了班又回家认认真真打扮好出了门。工作的疲惫是不能战胜她穿小裙子出门的欲望的。

当然,如果不是同事告诉她棒球队里有小帅哥可以看,她是不会浪费时间和化妆品去看棒球的。她对体育没什么兴趣。

给她票的时候同事还说:“运气好的话,你说不定能泡一个回来呀~”

凯莉翻了个白眼:“我对还在上高中的小屁孩没兴趣,顶多观赏一下。”

 

现实啪啪打了她的脸。

她观赏完,就想拐回家了。

她看错了门票上的开场时间,提早一个小时就到了棒球场。观众席上几乎还没有什么人,但是场内已经有选手在练习。她百无聊赖,下意识开始一个个地打量那些小伙子们。

十七八岁的男孩子,浑身都洋溢着青春的朝气,在阳光下流着汗,精神满满地跑来跑去,让人怀念起自己的学生时代。凯莉虽然从小在组织长大,但学还是要上的,她高中的时候是班里最会打扮、最引人注目的酷girl,嘴巴再毒也挡不住滚滚而来的烂桃花,男孩子们前赴后继地凑上来,哪怕被她怼两句也是幸福的。

她歪着头看了一圈,最终停在场中央的一个投手身上。

他无疑是引人注目的。英俊之中还带有一点青春期的青涩,神情很专注,投出去一个球时,眼中会露出年轻人的意气风发。

 

“喂。”同伴上来撞了下邬童的肩膀,扬起下巴指了指观众席。“那个小姐姐一直盯着你看,不会是你的迷妹吧?”

“无聊。”邬童这么说着,眼睛却下意识往那方向瞟了一眼。别说周围没有人,就算坐满了人,也能一眼看到她。

凯莉化了很精致的妆,大波浪卷的头发也仔细打理过,撑着一把蕾丝遮阳伞,正托着腮往这边看。

与邬童的目光对上,她也不躲不闪,只是挑了挑眉毛。凯莉的眼神自带X光效果,还有一分属于大小姐的高高在上的轻蔑,总令人怀疑她是不是能看穿你的五脏六腑——据热心市民王俊凯先生反映,凯莉盯着你看,要么是在嘲笑你,要么是在盘算怎么解剖你。这个时候就得赶紧跑。

邬童对此一无所知。他愣了片刻,随即反应过来自己已经跟人对视了好几秒,略有些不自在地移开目光,重新把注意力放到手中的球上。

凯莉不懂棒球,单纯围观凑热闹,人群因为得分而欢呼的时候她也一脸事不关己,只不过比赛结束的时候,默默将目光落在了被观众欢呼着名字、被队友围着的王牌投手上。

叫邬童啊。

 

凯莉刚走出洗手间,猝不及防就跟一个刚走出男洗手间的人撞到了一起。她今天这双小皮鞋鞋跟太高了,脚这么一崴,整个人就向后摔去。撞到她的人一把拎住了她,虽然动作粗鲁了点,好歹没摔个四脚朝天。

可即使被拉住了,她也没能站稳。脚腕处传来一阵撕裂的疼,只能半蹲下身子握住自己的脚踝。她张口就想骂人,一个眼刀甩过去,却发现罪魁祸首正是今天场上那个帅哥。

“走路也不小心点?”邬童皱起眉,看向她那双小皮鞋。

对方长得再好看,她这气儿也冒上来了。“到底是谁不好好走路?撞到女孩子你怎么一句道歉也没有?”她说着就装作吃痛地去揉崴到的那个地方,对面的人果然梗了梗,吐出一句有些别扭的“抱歉”。

她找了个地方坐下来,褪下蕾丝边的白色袜子一看,脚踝接近脚背的地方已经红了一片,恐怕很快就会青了。凯莉一边想以后再也不穿这双鞋了,一边抬头又瞪了邬童一眼。

她以为自己很凶,这一眼瞪出去却是娇滴滴的,邬童移开眼睛,“要不要我送你去医院?”

他平时在棒球队那群小子那里是领头羊,拽的二五八万的,动不动神吐槽,令人望而生畏。虽然平时也有不少像小粉丝一样的女同学跟在后面,但他基本上是“不听不看不搭理”,端正自持恍若出家人,所以实际上并没什么跟女生相处的经验。

“不用。”凯莉没好气地说,“拿药酒揉一揉就行了。”

话音刚落,忽然听到外面一声闷雷,跟着就是哗啦啦的雨声。这是一阵夏天的暴雨,毫无征兆,下得格外不讲道理。

他们俩不约而同地看向凯莉那把只有遮阳功能的蕾丝伞,陷入了沉默。

什么叫倒霉?这就叫倒霉。

 

这个时候,邬童的电话响了,堪称救命稻草。

王秘书:“小童,下雨了,要不要我来接你?”

“行,你来吧。”他挂了电话,对凯莉说:“我送你回家吧。”

她崴了脚又没有伞,这是最好的选择。邬童把她扶到了场馆外面,准备在屋檐下等王秘书,却撞上了棒球队的其他成员。

男孩子们不约而同地开始起哄,刚刚那个跟邬童指着凯莉的队员不要命地凑过来,贼兮兮地说了一句:“邬童,看不出来啊,你这么速度。”

邬童嫌弃道:“去去去,少瞎说,我只是不小心让人家把脚崴了。”

“啧,那你不得以身相许?”

邬童一个字就打发了。“滚。”

队员笑嘻嘻地跑开了,几个男孩子直接冒着大雨往外冲,还不忘回头喊一句:“邬童,你可别让人家小姐姐淋着了!”

邬童面上控制不住的微微生热,眼珠都不知道往哪转。凯莉毕竟也是个成年人,对小屁孩的调侃没感觉,顶多觉得有趣,可余光瞥到小帅哥那手足无措还强装镇定的样子,不由得心里偷笑。这小孩儿往那一站就比她高大半个头,但心理实在纯情。

一辆车停在了场馆门口。王秘书撑着伞下来,邬童跟他说了下怎么回事儿,在他开始一惊一乍之前抢过伞,把凯莉扶进了车。

那一瞬间,他总有种自己是千金大小姐的司机的错觉。

他是不可能跟凯莉在后座上面面相觑的,只能坐了副驾驶座。可能是车里气氛太尴尬,一路上王秘书各种找话题,他一边嫌烦,一边忍不住侧耳听着。

“对了,王小姐你是做什么工作的?”

“法医。”

前座的两个人俱是一愣,邬童从后视镜里看向她,实在很难把她和这份职业联系在一起。凯莉美得很有攻击性,不笑的时候有点凶,配上精致可爱、充满蕾丝边的Lolita裙子,女人味里掺上一口少女的甜美,是。很难联想她穿着白大褂一脸冷漠地解剖尸体——

邬童一思考就忘了移开眼睛,凯莉一抬眼,正好在后视镜里与他对视。

他马上把头偏回去了,好像有点心虚。凯莉似笑非笑地弯起眼睛,这个年纪的男孩儿真是太好玩了——不懂任何撩妹技巧,青涩得一点点情绪都暴露在脸上,连偷看人都直勾勾的。

她要是再张嘴开开他的玩笑,不知道能不能看到他脸红呢——尽管对方是个挺拔的大男孩,但凯莉那偷小孩的邪恶念头还是默默地发芽了。

 

王秘书把凯莉送到她家小区的地下车库,还非常关切地问了句:“需不需要扶你上去啊?”

“我自己乘电梯应该没问题。”凯莉矜持地下了车,一瘸一拐地走到电梯前,状似无意地回头看向邬童,恰好邬童也在看她。

她眉梢轻轻一挑,笑了。

邬童不自在地低下头,心脏很一惊一乍地“扑通”了一声。

 

回到家,正要下车,邬童一愣。

 

后座上安静地躺着一把蕾丝遮阳伞。

 

-END

我是真的在瑟琴博主的不归路上一去不复返。大家能想象我怀里抱着俊波疯狂飙车时的内心感受吗?

童莉线我觉得还挺好吃的……漂亮姐姐轻易俘获还在读书的小帅哥,年龄差好吃。这个结尾的意思就是伞是故意落那儿的。如果你们还想看我可以再搞一点

第一次写童哥,不知道有没有OOC,大家多多包涵。

 

《罗曼蒂克牢笼》到这儿就算是彻底结束了吧……想传达的其实是类似于“宿命”的概念,对于K凯两个人来说对方是难以逃脱的宿命,爱即“牢笼”。但这种禁锢其实是他们甘之若饴的,两个人用爱紧紧套住对方,我个人觉得这个过程很有浪漫色彩。其实这个标题和人设真的很适合搞病娇,但我不擅长所以……

看文愉快,留个红心蓝手or评论吧~记得看天坑,记得买飘\柔。

还有一些脑洞没写出来,但是马上要开学了所以会变得很忙,更文肯定会比较慢了(像月出那样磨好几个月也说不定)但会一直在写的(不写我手痒),希望大家体谅下~

评论(10)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