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酒女孩

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
搞搞all凯/凯我
很糊√

#凯我# 《矛与盾 05》

《矛与盾 05》

*伪凯我向 请勿上升真人

04指路

年轻人对两个人的相处有一种很奇怪的处理方式,我不知道要怎么描述,但你如果经历过,就会明白,而且觉得这很正常。

非要形容一下的话,就是,即使两个人一起经历了什么特别的事,也不见得会变得多么亲密,依旧是一种普通的、互不干扰的模式。也许对年轻人来说,这种快餐式交集能舍去不少麻烦。

比如我和王俊凯。

而使用了这种处理方式的人究竟是他还是我,我不打算去深究。兴许是我吧。我怕麻烦,在这个已经走上社会的年龄,我也习惯了逢场作戏。虽然我并不想对他这样。你要知道,人随时有可能断开联系,真情实感和贪心都是不可取的。


当然,我看出来,他是个很……实诚的男孩子。

那仍是一个没有丝毫特别的傍晚。我对顾客的光临已经接近绝望,来不来都无所谓了。在躺椅上,盖着毯子睡觉。我怕光,毯子盖过脸,于是就露出一截脚趾来,风一吹,倒有些冷。

我一向睡得浅,有人来我就会醒,偏偏那天,睡得熟了些。

险些要以为那人入了梦来。

 

【视角转换】

我走进店里时,恰好看到门前有一块夕阳拓下的光斑,于是下意识转身望了望天边。落暮的辉芒很温柔,我隐约想起,六天前还是七天前,老板娘叫我来接她的时候,也是这个天色。

我抬脚迈进门槛。“夭枝姐——”

那个“姐”字只说出一半,就硬生生卡在了喉咙里。因为我已经看到正对着门口的躺椅上那个被哆啦A梦毯子盖着的凸起的轮廓,乍一看像一滩不明物体,仔细瞧才能发现边缘露出一小截垂下的手指,脚也半露在外。

啊,在睡觉,来的不巧了。

我把手里的东西搁到收银台上,低声地喊:“夭枝姐?”

我自己都不知道这是要叫醒她还是不叫醒她,又喊了一声,毯子下面她蠕动了一下,然后倏地掀开毯子,一脸茫然地半坐起来对上我的眼睛。

她看到我,愣了至少有五秒,惺忪的睡眼眯着。五秒之后,她凶巴巴地一把抓起毯子,重新盖住了自己。

我本来想对她微笑一下,刚勾起的弧度也僵在了嘴边。

“呃嗯……”

我不知道她这是被吵醒了生气了还是什么,正准备说点啥,听到她闷在毯子里,无奈的、带点哭笑不得的腔调:“你干嘛突然过来啊?”

“正好路过,我找你唠嗑唠嗑,还给你带了杯喝的。”

我又补了一句:“不方便吗?”

“不是……你至少打个招呼。”

我:“?”

她从毯子上面露出眼睛来,颇怨怼地瞪着我。“搁你你愿意被人看到脸没洗头没梳的邋遢样吗?”

噢对,女孩子好像都很在意自己的形象的。

“那好吧。”我笑着说。

 

她两分钟收拾了一下,然后淡定地坐在收银台边喝饮料,仿佛刚刚那个躲在毯子里炸毛的那个人是不存在的。

“找我什么事?”一缕扎不起的头发垂在前面,夭枝看着那杯饮料,自言自语似的说了句“好喝”。

我故作轻松,“就找你说说话呗。好喝啊,下次我把店名告诉你。”

“得了吧,小帅哥。”夭枝捏了一支烟在手里,扯扯嘴角瞧着我,用那种看穿人心的眼神。“你比我小六七岁呢,别装了。到底什么事儿,我听听,看能不能开导开导你。”

这样被戳破,我有些窘,调整了下坐姿。“嗯,就是……你抽吧没事,我没关系。”

打火机轻轻地“咔”了一声,她的烟着了。

 

【视角转换】

故事其实非常简单、易懂、老套,且验证了之前的种种迹象。

我庆幸于我一开始就没对王俊凯抱过什么非分之想,要是我动机不纯,现在可就尴尬了吧——

王俊凯在高中时期暗恋了一个女生,临近高考前,姑娘率先跟他表白,于是顺理成章地在一起了。本来算是一对佳人,可高考后,姑娘要出国念书,问王俊凯跟不跟她走。

王俊凯刚拿到音乐学院的录取通知书,一边是喜欢的姑娘,一边是心仪的学院,他只稍犹豫了一下,姑娘就二话不说,直接拖个行李箱,买张机票走人了。

听到这里,我忍不住笑了一下。“这姑娘,也是性情中人哈。不过人家都已经走了,你还在惦记什么?想过去找她?”

王俊凯纠结地咬了咬嘴唇,点头。“我们一直没断联系,她昨天发信息跟我说,最近会回一趟国办点手续,要不要一起走。”

我向后仰,用力吸了一口烟。

“梦想和爱情啊……”我看着天花板。“确实是很多年轻人都会烦恼的选择呢。”

他沉默,我瞅瞅他,十八岁可真有意思。看起来青春洋溢,却正面临这种决定人生道路的两难选择,也不由得烦恼。

“我的意见会影响到你的决定吗?”我叼着滤嘴,含糊地问。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可不敢担如此大任。

王俊凯还是不说话,他显然也在思考。

我从躺椅上慢悠悠地站起来,背对着他。

“那我说两句,你且听且不听。”我掐了烟,手指敲在胳膊上。

“其实人的心啊,就这么回事。实际上你已经偏向某一方的选择了,询问别人的意见,是希望得到和自己想要的相同的答案,来认可这个选择的正确。所以我对你说什么,其实都无所谓,如果天平真的是没有倾斜的,那无论哪个选择,你都还是会犹豫。”我不轻不重地叹了口气,“你是自己有主见的吧?”

王俊凯发出一声迟疑的音调,没有说话。

我拍拍他的发顶,发质很柔顺。

“选择自己做,路自己走,加油啊,小帅哥。”

 

他告辞的时候,天色已经很暗了。不知道他有没有得到想要的答案。我有些意外,他竟然将我当做个可以帮着拿主意的人。

王俊凯踩着揉碎的晕黄色路灯,肩膀弧度温柔挺拔,脸庞有一半都在极深极暗的阴影中,是典型的青春期男孩子的剪影。我看着他,想象他牵着一个女孩的手,脑海中模模糊糊勾出一个轮廓,是一段时间前那个文了别人全名后来又洗掉的女孩子。

我好像想起了她侧脸清秀的轮廓,也想起了她文的名字。

在右手前臂内侧,靠近胳膊窝的地方。

——她低头在笔记本上一笔一划地写,“王、俊、凯。”

然后眉眼温和地对我说:“请文这个吧。”

 

“夭枝姐,我走了,拜拜。”

王俊凯转身迈步那一刻,我不自觉地身体前倾,多看了一眼他的背影。路灯下,那只隐形的恶魔翅膀似乎正在迅速长大,他的衣角被风带起,渐渐淹没在夜晚中。

他像一个俊美的岁月死神,两手空空来去,可你就是觉得,他从你这儿收割掉了些什么。

 

-TBC

得下周才能回来更了,虽然你们不宠矛与盾QAQ

评论(3)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