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酒女孩

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
搞搞all凯/凯我
很糊√

#王俊凯##K凯# 《罗曼蒂克牢笼》05

《罗曼蒂克牢笼》05

前文:04

 【王俊凯×Karry】

*水仙向 请勿上升真人


-《盖世英雄》

王俊凯是被温热的毛巾那粗糙又柔软的质感糊醒的。

他极不情愿的睁开眼,隔着一层水汽,看见窗外的晨光笼罩之下,Karry微皱着眉,熟悉的带着些许无奈的表情。

“哥。”他迷迷糊糊叫了一声,就准备再度睡死过去。

没能如愿。“等一下,”Karry不依不饶地摇了摇他,从床头柜上端来一碗东西,“给你弄了点解酒的,喝掉再睡。”

看着王俊凯乖乖地咕噜咕噜喝了见底,Karry想,醉酒之后的这个毫无戒备心的奶团子,怕是给他喝毒药都会喝下去吧。这个想法只是闪过一瞬,回想起昨天晚上彻夜蹦迪的那个浪荡子,他默默把人好好放回床上盖好被子,轻手轻脚地离了房间。

王俊凯这一觉睡到下午才醒,他在被子里舒服地打了个滚,感受到胃在刻意提醒他似的,空虚地蠕动着。他朝门外喊了两声“哥”,没人应答。他撇撇嘴,Karry不在家。

手机响得突然,吓得他一个激灵,最后一点睡意也没了。手忙脚乱接起来。

“哥。”

“醒了?”不知道是不是错觉,Karry的声音好像格外冷淡。说话时那边还伴随着键盘轻微的敲击声,王俊凯突然想,他哥不会是正把手机夹在下巴和肩膀之间,勉强腾出双手在边工作边说话呢吧。那种狼狈的姿态一点都不适合Karry啊。

“啊,醒了。”王俊凯一翻身从床上跳起来。

“洗个澡换身衣服,桌上有吃的,自己热一热,来公司,有活儿。”

王俊凯听到他这几句话,第一反应居然是,Karry果然没有让他饿着肚子一个人留在家。他像个给颗糖就满足的小孩一样偷笑,老老实实答了“好”。

 

“喏。”Karry把电脑显示屏朝向他,“堵住这个人,先从他手里问出点东西来,再伪造成意外身亡。”

照片上是一个瘦削得像一根竹竿一样的男人,眼神空洞,衣着邋遢,旁边的资料显示他常年吸毒贩毒,债台高筑,是个名副其实的瘾君子。他的老婆因为受不了这种日子在几年前自杀,他女儿在市高中读书,成绩还算不错,但平常根本不与他联系。

“切。”王俊凯吊儿郎当往椅子上一坐,一双长腿架在桌子上。“还以为是什么有趣的活儿。”他瘪瘪嘴,开玩笑似的往里面Boss的办公室喊了一句:“喂,老板,是不是我个黄金狙击手不受宠了,你拿这么无聊的差事给我做啊?”

他又看了看显示屏,薪酬价格很好,毕竟中间还带审讯和伪造的成本。“要审他什么?贩毒团伙窝藏地点?”

“这不是我们要操心的事。去跟你凯莉姐说,她下一个Gucci包包有着落了。”Karry说到话尾也忍不住笑,从座椅上站起来。“客户那边时间紧,要我们今晚行动,正好先去问凯莉要点麻醉药。”

“好。”王俊凯本来已经摸了根烟,但摸摸口袋没打火机,顺手从隔壁Eva的桌子上捡了一个,和那根没点燃的烟一起匆忙塞进口袋。

 

夜色降临的时候,死神和恶魔要开始他们的狩猎了。

他们盘查了男人的生活作息,他住在这条巷子附近一个几平米的小屋子里,这条小巷的巷口是他每天进出的必经之路,周围没有监控,足够隐蔽。

黑暗浓密地包裹了整个城市,巷子里似有似无地弥漫着薄雾,离其最近的一盏路灯也几乎没有投过来多少光线。在这寂静与黑暗中,微闻轻微的、接连不断的“咔擦”声和火光。王俊凯靠在墙上,一下一下地拨弄着那个属于Eva的打火机。不知道那层薄雾只是错觉,还是他从口中吐出来的烟雾。

他就那样,淡淡地看着那个孤芳自赏的打火机,另一只手指间夹着烟,断断续续的火光打亮他的轮廓,像个不谙世事的忧郁的小王子。忽闻远处的脚步声,Karry伸手握住王俊凯的手腕,示意他停下。没有了火光,巷子里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唯有香烟的一点火光隐隐闪烁。

他点了点王俊凯的手腕示意,王俊凯不慌不忙地垂手让那根烟落在石板路上,用鞋底碾熄,从口袋里摸出沾了乙醚的手帕,两个人静静地听着脚步声渐近,潜伏着,像两头极为隐忍的猎豹。

猎物的体重比常人轻许多,从脚步上听,就是他们要找的人。

他们都在心里倒数着,3——2——1。

几乎是在男人跨入巷口范围的那一瞬间,王俊凯就闪至他背后用手帕捂住了他的口鼻,他扣住男人的身体时暴露出手臂上流畅的的肌肉线条。他试图把对方往地上压,但一个常年吸毒的人实在是太弱鸡了,比他想象中还容易的,对方就失去了意识。

Karry用手机照明,给他补了一针麻醉药,够他睡上一会儿了。站起身来时,王俊凯拍拍身上的尘土,刘海有些乱了,朝他露出一个笑容,竟然有些说不出的干净。他们两个出任务,向来都是有默契地行动,王俊凯从很多年前开始,就无条件地把信任寄放在他这里,Karry是他背后的墙,是他某种程度上的条件反射。

给人套了个麻袋,凯莉就在巷子另一头开车候着。王俊凯一路把麻袋拖出去,重又点起了一支烟,Karry走在后面,风和烟雾混杂,掺着属于王俊凯的鼻息飘过来,拂在面上。

把猎物弄回公司,接下去就是凯莉的事了。他俩下车时,她皱起秀眉幽幽地掩嘴打了个哈欠,抱怨道:“最烦连夜审讯,不让我睡美容觉。”

王俊凯本来正要下车,忽然把身体探到驾驶座前面,凑近凯莉的脸。他挨得太近了,几乎把眼睛贴到凯莉脸上,凯莉惴惴地瞪着他,过了一会儿,王俊凯突然下结论道:“姐,你真的有细纹了欸。”

“王俊凯老娘cnm!”凯莉一巴掌就呼过去,王俊凯嘻嘻哈哈地躲开跳下车,拉着Karry跑了。

公司离家不远,他们得散步回去了。说是散步,这大半夜黑灯瞎火,没有人没有车,王俊凯忍不住回想起自己的小黑屋经历,看看旁边的Karry,默默甩掉了那些联想。

他懒洋洋地抱着Karry的外套,“好——无聊的任务。回去给我做夜宵吃吧,哥。”

Karry点点头,不动声色地看了一眼他的短袖T恤。“不冷吗?冷的话把外套穿上。”

“不冷。”王俊凯伸了个懒腰。“我年轻。”他嘻嘻地朝Karry露出虎牙,却无端端有种挑衅的意味。明明只比他小几岁而已。Karry看着他,语气里有些责备和无奈,目光却尽是柔和。“你都被我宠坏了。”

“因为我只有哥你一个人啊——”他转身面向Karry,倒退着走,“对了哥,今天那个吸毒男的女儿,也是只有他一个家人了吧?”

“嗯,好像是。”

“她现在一个家人都不剩了。那个男的,又吸毒,又欠债,还逼死了他老婆,死有余辜。……他女儿还会为他难过吗?”

Karry默了小半晌。
“……会的。”他道。

“为什么?”王俊凯用那双黑亮的眼睛注视着他,微微不解。

Karry无声地吸了一口气。

“在我们看来,他确实很坏,但是家人这种关系,很特殊——小凯,我们杀过这么多人,我们也是坏人,也许比他还坏。可在这个世界上,我们只有彼此,所以客观上的好人或是坏人其实都无所谓,作为唯一的家人,没办法把失去对方当成一件小事。”

王俊凯骤然弯起笑眼,蹦蹦跳跳地上去,勾住Karry的脖子。

“所以说,我不会失去哥的,对吗?”

 

说话间,他们转过好几个路口,即将走进小区。在离小区不远处空旷的马路下,正好看到一对男女推推搡搡。

王俊凯又笑了,“你看,当好人的机会来了。”

似乎是那个女子想要摆脱男人的纠缠,却被男人抓住了一只手,挣脱不得。王俊凯远远地一看,“啊……那姑娘是不是住我们家楼上那个?电梯遇到过,你记得吗?”

Karry眯着眼看了看,点点头。因为是邻居,所以他上下那几层的人为保万无一失都调查了下身份,这个姑娘好像姓江,也就二十几岁,自己租的房子,在附近一家公司做会计,收入不高,平时生活平平淡淡,偶尔电梯里遇到也是很拘谨的样子。

她此刻眼泪汪汪地想要甩开男人,但很显然的,她的力气太小了,也不敢喊救命的样子。而她对面,是一个同今天的目标一样瘦削的男人,不过他看起来并不羸弱,腰间口袋那里还有东西在反射路灯的光,看起来像是刀。

啊,最近好像确实听说有一些抢劫的开始流窜在这附近,一言不合就捅人,姑娘可能是因为什么原因晚归了,又是独身一人,所以才陷入了这样的境地。

她和男人此刻好像都注意到了那边站着的他们两人,姑娘急切地投过来一个求助的眼神。

王俊凯拿肩膀顶了顶Karry,“要不要见义勇为?”

Karry:“随你。”

 

王俊凯勾起一个笑,把怀中Karry的外套一个甩手拎在肩上,大步朝那个方向走去。Karry看着他意气风发的背影,晚风拂面,他突然想,在那个姑娘眼里,王俊凯此刻是不是很像一个英俊不羁的盖世英雄。

 

-TBC

这一章主要是为下文做铺垫,希望大噶不要觉得我在suo废话。谢谢大家一直等我,请多为这篇文的走向提意见吧~

真的不给个小红心或者评论来鼓励我吗QAQ

评论(5)

热度(43)